>财经>>正文

亿利洁能资产与收入不匹配、资金使用存疑 上交所事后审查连发20问

原标题:亿利洁能资产与收入不匹配、资金使用存疑 上交所事后审查连发20问

4月23日晚间,上交所对亿利洁能2018年报下发时候审核问询函,关注公司的经营情况、资产与关联收购、资金情况及相关风险、其他事项等,共20个问题涉及四大领域。从问询函的内容来看,监管重点关注亿利洁能的资产与收入的匹配问题及资金使用问题。

近年来,亿利洁能资产规模不断扩大,其中的原因包括收购关联方资产、大量融资租入等,但公司的收入增长却远远不及固定资产的增速,监管对其收购、租入的资产质量及必要性存在疑惑。另外,亿利洁能流动性紧张、融资成本不低,却让自家逾百亿现金“躺”在银行账户里不动,是否合理?这也是监管关心的问题。

资产与收入匹配存疑

截至2018年末,公司账面固定资产规模达到133.21亿元,其中,机器设备76.36 亿元,光伏资产11.41 亿元,房屋及建筑物39.55 亿元。但这逾百亿的固定资产,与其实际生产性收入之间存在差异。

2018 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73.71 亿元,其中供应链物流业务实现收入79.30 亿元,煤炭运销业务收入8.15 亿元,光伏类发电收入2.57 亿元,其他业务收入合计83.69 亿元。也就是说,扣除不占用大量固定资产的物流类业务,公司生产性收入只有固定资产的六成左右。其中,甲醇资产的产能利用率仅为23.15%。

上交所要求公司结合资产和关联收购的有关情况,补充披露公司的产品构成;说明固定资产的取得对价、投资总额、建设周期、收购对象及其关联关系;分析公司各业务板块的固定资产与产生收入的匹配情况;说明甲醇资产利用率较低的原因及合理性;自查并核实公司各固定资产的使用状态、产生的收益情况;是否存在应减值未减值等。

另外,公司近三年固定资产大幅增加,其中一个原因是融资租入固定资产不断增加,且这些融资租入的固定资产增加额远高于收入的增长。也就是说,公司融资租入的固定资产利用率似乎并不高。

截至2018年末,亿利洁能融资租入的固定资产原值达到64.20 亿元,期末余额为50.78 亿元,比2017 年末大幅增加了157.63%。数据显示,公司近三年融资租入固定资产不断增加,2018 年末较2016年末增幅近500%,公司同期营业收入的增幅仅为57.09%。而三年内固定资产增加5倍,却是在公司资金流动性偏紧、毛利率变动不大的情况下完成的。

资金压力有多大?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为104.03亿元,其中,受限货币资金为25.74亿元,募集资金专户余额为24.25亿元,自由支配货币资金54.04亿元。而公司账面付息债务合计80.33亿元,并且,公司还存在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71.08亿元,其他应付款10.57亿元,长期应付款21.80亿元。也就是说,公司的偿债压力不小。

因此,监管对公司在压力较大的情况下仍大幅租入固定资产、实际租入资产的质量及其带来的实际收益存在疑问。上交所发函要求公司补充披露融资租入固定资产的具体情况、分析公司大幅增加融资租入资产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大幅增加融资租赁规模的主要考虑和合理性、充分提示可能对公司经营和流动性等方面带来的风险等。

此外,亿利洁能在此期间还频繁收购关联方资产。2018年,公司向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收购新杭能源75.19%股权、亿鼎生态60%股权和天津保理100%股权,合计对价为17.34亿元。而这并非公司第一次向控股股东收购资产,过去十年,购买的资产包括化工、煤炭、光伏、乙二醇、医药等,这是公司固定资产激增的主要原因之一。

而收购的这些资产大部分为周期性行业,收购后仍需上市公司投入大量营运资金和建设资金。上交所要求上市公司补充披露收购资产的支付情况、业绩表现、是否符合预期;公司在流动性明显压力较大的情况下,大额支付现金收购控股股东资产的合理性;频繁收购控股股东资产的主要原因。

资金使用情况存疑

上交所还注意到,亿利洁能的资金利用率不高。2018年,亿利洁能确认利息收入1.25亿元,而这与公司104.03亿元期末账面货币资金对应的话,收益率只有1.2%,比银行半年定期存款利率1.3%还低。但公司负担的融资成本并不低:2018年,公司确认财务费用8.02亿元,其中,利息支出4.73亿元,承兑汇票贴息2.29亿元,未确认的融资费用2.14亿元。

存在大额债务且负担高额融资成本的同时,却保有巨额货币现金,这是否合理?上交所要求公司结合年度日均货币资金使用情况,说明公司利息收入与货币资金规模的匹配性和合理性;公司货币资金的存放情况和利率水平,并明确是否存在在大股东及其关联方旗下控制的机构存放资金的情况。

如前述所说,公司虽账上现金逾百亿,但可支配货币现金只有54亿元。而公司账面付息债务达80亿元,此外还有逾70亿元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待付,截至2018年末,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为52%,比2017年高。按此计算,公司可能存在难以按期偿还债务的风险。上交所要求公司充分提示相关风险。

而在这种情况下,公司2018年支付了融资租赁款17.19亿元,明显比2017年高;预付煤炭资源款3亿元、预付工程款和设备款4.87亿元。上交所要求公司说明这些款项形成的原因,是否存在关联交易,并说明在流动性压力大的情况下进行大额现金收购和融资租赁、大额预付的合理性。

另外,亿利洁能的毛利率却低于同行可比上市公司君正集团、新疆天业。其PVC资产的毛利仅为3.56%,即使将公司内部相互抵消的影响扣除,公司毛利也仍然较低,而公司一直宣称自己有循环经济优势却并不显著。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收入一半左右来自贸易类的物流业务,该业务毛利水平仅为1.45%,公司在资金紧张的情况下仍大幅开展此类业务,这是否合理?上交所要求上市公司补充披露该业务最近五年的收入占比和毛利情况,重点开展该项业务的主要考虑和合理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