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于敦德:创业不分早晚,“坚持”才是真知

原标题:于敦德:创业不分早晚,“坚持”才是真知

■ 于敦德,男,1981年出生于山东青岛即墨,途牛旅游网创始人。途牛旅游网于2014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于敦德认为,新青年应该是这样一类人:一方面心怀梦想,另一方面能够脚踏实地、不断学习实践。

人生的前38年里,于敦德有超过14年的时间在创业中度过,这也让他被南京市评为“创业明星”。2014年,33岁的于敦德一手创办的途牛旅游网在美国上市,他也一跃成为中国旅游圈里最年轻的上市公司创始人兼CEO。

许多人都以为,已经将途牛做到上市的于敦德,会选择功成身退,另外开辟新的创业之路,但事实上并没有。于敦德说,自己从没有过离开的想法,与其重走创业之路,不如把途牛做得更好。“对我自己来说,最重视的还是价值观。”在于敦德看来,相比公司业绩、交易量这些标准数字,从实践中不断总结、凝练出来的正确价值观才是恒久的,也是一个人最大的财富。

9年冷色系,上市“红领带”

白衬衣、黑西服,搭配红领带,2014年5月9日,于敦德以途牛旅游网创始人兼CEO的身份,携途牛众高管在美国纳斯达克敲钟上市。

2014年5月9日,于敦德携途牛众高管在美国纳斯达克敲钟上市。

衬衣、西服是于敦德一贯的穿着,但红领带却是他身上鲜有的颜色与搭配。在许多人眼里,戴着眼镜、体型偏瘦的于敦德是非常低调的一个人,“不张扬”是他身上最为显眼的标签之一。

回顾那天的穿着,于敦德说搭配红领带,只是为了图个喜庆。其实自己冷色系领带偏多一点,“上市嘛,当时觉得应该搞个红色的,喜庆一点”。但显眼的红色与张扬终究不是他的喜好。

在途牛上市之后,便很难再见到于敦德佩戴红领带这样的“张扬”打扮。大多数时候,于敦德连领带都省了。这次,在南京途牛大厦办公室接受新京报采访时,于敦德依旧保持了“衬衣+外套”的经典装扮。

之所以说“经典”,是因为早在大学期间,于敦德就已经是这种穿法。一篇回忆于敦德大学时光的文章曾这样写道:“在静谧的校园中,于敦德的身影颇具辨识度,一件衬衫,穿着皮鞋,胳膊夹着手提包,走路很快,习惯性低头······”

就是这身一成不变的职业范儿的打扮,于敦德用9年的时间,让途牛从中国南京走到了美国纳斯达克,这一上市进度在中国在线旅游企业中俨然属于佼佼者,但如同大部分创业一样,这迅猛的创业成功之路,其实并非一路畅通。

中学时代触网,见证互联网发展

2000年,于敦德从山东即墨的高中毕业,考入东南大学数学系。若干年之后,许多人都对毕业于数学专业的于敦德进入互联网行业感到费解。于敦德解释,虽然是数学专业,但所学的内容近一半课程都与软件有关,自己在大学时的方向并不是科学家,而是工程师。

除了所学专业,大学期间加入校园“先声网”,也为于敦德后来进入互联网累积了重要的技能。多年之后,当年在先声网工作的同事成为了途牛的高管和骨干。

学生时代,学习软件等与互联网有关的专业知识,对于敦德而言并非巧合。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互联网才刚开始进入中国。还在上中学的于敦德读了比尔·盖茨的《未来之路》后,生磨硬泡让父母买了一台电脑。在中国互联网技术实现宽带形式上网、走上快速发展轨道的2003年,于敦德刚好大学毕业。

毕业后的于敦德加入了致昶科技、博客中国、育儿网等多家创业公司。2004年,以技术工程师的身份在致昶科技工作了将近一年,于敦德加入博客中国担任技术总监。当时正逢全球互联网领域Web2.0迅速崛起,博客服务流量猛增,于敦德常常加班到深夜,每晚11:15前下班,才能赶上住房的末班电梯,不然就要爬14层楼梯才能到家。

一周无休、每天14个小时的工作量,并没有浇灭于敦德的工作热情,博客中国成为于敦德创办途牛之前工作时间最长的一家公司。随后的2005年,于敦德加入育儿网担任CTO,负责产品及技术,帮助育儿网成为育儿行业网站第一。

100万启动创业,7年完成转型上市

多家创业公司的经历,让于敦德看到了互联网的机会,也萌生了创业的想法。当时正处于发展上升期的在线旅游市场以及个人的旅游爱好,促使于敦德于2006年离开育儿网,用100多万元的天使投资在南京租了一间70平方米的办公室,正式创办了“途牛旅游网”。

途牛创业初期,在南京日月大厦时的办公室。

在于敦德进入在线旅游市场之初,机票、酒店这些热门领域早已被龙头企业占据。携程在2006年时已上市3年,艺龙网也已上市2年。同程网与去哪儿网也分别在2004年和2005年成立。

即使巨头林立,于敦德并不认为自己进入旅游市场的时间过晚。在他看来,当时携程、艺龙主要是在机票、酒店等领域占有优势,而在休闲旅游市场及更具发展空间的旅游打包业务领域,鲜有进入者。虽然于敦德在创办途牛时,对旅游的潜在市场早有认知,但在一开始,于敦德团队还是基于以往创业经验,谨慎选择打造一家内容型网站,以内容换流量,再以流量换广告。

内容型网站虽然有稳定的流量收入,但盈利却很慢。经过一年多的发展,眼看100多万元的启动资金即将消耗完,于敦德与团队最终决定从内容转型做旅游交易平台,真正切入解决市场用户的需求。

随着交易深入,于敦德注意到旅游线下交易对于用户来说依然存在困难和痛点,于是又从平台转型做自营。2008年底,途牛收购了一家上海的旅行社,后来慢慢拓展到全国,到2010年,途牛已从一个内容网站完全转型成为一个旅游零售商了。也是在这一年,途牛业务量快速增长,销售额高达4亿元。

这三年的转型,为途牛之后的顺利上市奠定了基础。2010年之后的3年里,途牛先后获得了C轮5000万美元、D轮6000万美元的投资。2014年途牛成功上市。如今,经过13年的发展,途牛已经在其一开始就看好的休闲旅游市场及打包订领域占据了重要地位,途牛尤其希望给用户带来“打包订,更便宜”的体验,实现更加高效的供给与需求的连接。

生死之间的“坚持”换来起死回生的投资

于敦德对于创业初期的艰辛很少提及,只是淡淡说:“关乎公司生死的,就是钱的问题。有钱就能活下来,没有钱就会有很大的压力。”

2008年启动资金即将耗完,途牛决定转型做交易平台时,全球爆发了金融危机,融资成为难题,途牛也进入生死临界点。为了融资,于敦德前前后后见了50个投资人,大部分投资人并不看好当时没有知名度的途牛。面对一次次失败,于敦德从未放弃过,一个没戏接着约见下一个。当时因为资金紧张,在外地出差时,于敦德都只住小旅馆甚至地下室。这样的坚持不懈,最终让途牛获得了起死回生的200万美元风险投资。

“所谓的坚持,是要有足够的忍耐力,不管是好还是坏,都能够承受得住。好的时候不嚣张,差的时候不失落。”

正因为“坚持”的信条,才使得于敦德在途牛上市的时候,还能足够冷静地表示,“企业上市本身只是一个程序”。也正因为坚持,今天的于敦德依然每天查看用户点评与投诉,“只有这样才能掌握一手的信息,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

每个阶段都伴随新目标

自2014年上市以来,资本市场对于途牛的盈利期待,成为压在于敦德身上的一个沉重的包袱。上市两年后的2016年,途牛全年亏损额超过20亿元。

为实现盈利,于敦德带领途牛做了各种各样的调整尝试。2019年2月发布的2018年度财报显示,途牛非美国会计准则(Non-GAAP)净利润1090万元。用不到两年的时间从上亿亏损“杀”到Non-GAAP盈利,于敦德说,这个过程非常痛苦。但摆脱亏损的包袱后,于敦德并未感到轻松,“虽然结果令人振奋,但盈利与上市一样,都是一个阶段性目标的完成。未来依然会有新的目标等着我们。”

于敦德不喜欢回顾过去,在于敦德看来,“对于过往没有什么好后悔的,要后悔等老了再说。”

2019年,途牛并未设置类似2018年盈利那样的阶段目标。于敦德认为,相比盈利目标,价值观的提升更为重要。因为,“当我们老了,琢磨人生过往时,价值观才是人这辈子最重要的心得。”

同题问答

新京报:过去一年,你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于敦德:更好地理解和践行了知行合一的价值观。在不断收敛的认知与发散的行动中,不断地鞭策和反思、反求诸己。还有就是近恶向善。在解决投诉问题时,不能怕脏乱差、不能回避,更加靠近才能更好地解决问题。

新京报:你心中“新青年”的标准是什么?

于敦德:新青年应该是这样一类人,一方面心怀梦想,另一方面能够脚踏实地不断学习实践。

新京报:未来,你对自己所处的行业有什么期待?

于敦德:通过全行业的努力,实现让旅游更简单。

新京报:未来,你对国家社会有怎样的期待?

于敦德:更多人有更多时间体验旅游带来的美好。

新京报记者 王真真 校对 李立军 图片 途牛供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