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正文

在当今的斯洛伐克和古巴,仍然流行冷战风味的饮料

原标题:在当今的斯洛伐克和古巴,仍然流行冷战风味的饮料

1941年,珍珠港事件后,美国加入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任可口可乐公司总裁罗伯特·伍德拉夫发出一条指示,“公司将不惜亏本,争取让每一位士兵在任何地方都能花5分钱买到一瓶可口可乐”,可口可乐就这样随着美国大兵一同奔赴世界各地。

当时尚属同一阵营的苏联元帅朱可夫十分喜爱可口可乐,但是这种战时友谊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战争结束,美苏两国的较量日益升级。为注意影响,可口可乐公司为朱可夫特别定制了一款不含焦糖的透明可口可口,装在透明玻璃瓶中,瓶盖上还有红星——使其看起来好像伏特加。

随着北约和华约的成立,西方资本主义和东方社会主义两大阵营开始了除直接武力冲突外的全面对峙,这种嘶嘶作响并且冒泡的资本主义象征的东西,自然也是一种文化渗透。直到1997年,英国《经济学人》一篇报道还声称“这种拥有世界市场的嘶嘶起泡的饮料,加上它的资本主义性质,的确是于国于民极为有利的”。

为了让普通民众也能享受碳酸汽水的清凉,并且能抵制西方阵营的价值输出,研发出一款拥有社会主义血统的碳酸饮料便被提上日程。1959年,捷克斯洛伐克化学家Zdeněk Blažek受 Galena公司委托,研发一种含有咖啡因的糖浆可乐,并使之可以代替“西方帝国主义的可口可乐”。Zdeněk Blažek和他的团队,使用本国现有的原料,研发出一种混合了水果和草本植物萃取物的叫做Kofo的糖浆,用其生产出来的汽水就叫做口福乐(Kofola)。

和可口可乐由药水到饮料的意外转变相似,已经公布的一些历史文献记载表明,Blažek和他的团队在使用咖啡残渣做实验时意外得到这种配方,所以现在的口福乐里含有较高的咖啡因。但是真相究竟如何,至今仍是个谜。和可口可乐一样,口福乐的配方也是保密的。

这款可乐一经上市,就凭借实惠的价格和社会主义血统而大受欢迎。在苏联模式影响下的计划经济体制时期,口福乐的畅销是必然的。因为西方阵营的商品比如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都必须从叫做Tuzex的国营商店里购买,购买时需要票证和外汇券之类的东西,所以这些东西都是所谓的“俏货”,用今天年轻人的话说,算是“轻奢品”,甚至那些和外国人约会的女孩会被贬称为“Tuzex女孩”。因此,进行票证交易的黑市就出现了,在1970和1980年代,当你走在布拉迪斯拉发的某个街角,就会有人走过来,对你耳语:“嘿!哥们儿,买票证吗?”

一张面值10克朗的Tuzex购物券,类似于我国计划经济时期的外汇券。图片来源:hiveminer。

但口福乐并不是美国可乐在铁幕后的唯一替代品。 在东德,消费者可以选择Vita Cola、Quick Cola等至少14种品牌。 波兰人民共和国也有自己的民族品牌,Polo Cockta,至于苏联则喝着一种叫做贝加尔湖的饮料。 南斯拉夫的Cockta现在仍然可以买到焦糖和玫瑰果味。这些品牌大都诞生于1950至1960年代,有不少到现在仍然存在。

民主德国时期的三款可乐。图片来源:DDR Museum。

在经历东欧剧变之后,当年不易买到的“轻奢品”美国货瞬间变得唾手可得,人们纷纷奔向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的货架,代表了往日物资短缺、民生不振的口福乐一时乏人问津,销售下降。但是这种冷落只是暂时的,2002年,经由一位希腊侨民收购重组后,口福乐重新焕发生机。现在,口福乐已经是中欧最大的饮料生产商,并且牢牢地把握本国市场,在斯洛伐克占有率为32%,稍逊于排名第一的可口可乐,其占有率为35%,排在第三的百事占有率为16%。

口福乐与时俱进,制作了许多颇有创意的广告以迎合年轻人群体。这个广告故事讲的是男朋友用口福乐,挽留住要乘火车离开的女朋友。图片来源:YouTube截图。

现在这种饮料在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发的酒吧和饭店均有出售,公司也主动出击,迎合年轻人的口味,制作出各种时尚创意的广告,把汽水和他们日常生活的爱情、旅行联系到一起,在社交网站上拥有大量粉丝。

有趣的是,本身作为山寨可乐的口福乐变得流行以后,自己又被当地人山寨,比如一家名叫Lokálka的生产商向游客保证,自己才是原汁原味的口福乐,地地道道的老字号。一位叫Linda Metesová的导游说,许多外国游客到此之前连口福乐都没听说过,更不用说山寨的Lokálka。在初次体验它猛烈的口感之后,都惊讶于这只是不含酒精的饮料。

源于草本植物的味道是口福乐在国家转型,市场开放后能够继续成功的关键。 许多其他冷战时期的仿制品与被模仿品功能和口味过于接近,因此无法与正品竞争。但是,短暂的狂欢化作长久的迷惑与彷徨,往日被当成是高档货的东西迅速大众化以后,民众也会在心里嘀咕: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 “我的妈妈和她的同事在20世纪80年代设法买了一瓶昂贵的芬达,”Metesová回忆道。 “但是在分享之后,他们发现它的味道与捷克斯洛伐克出售的碳酸饮料一样令人失望。”另一方面,口福乐和其他可乐饮料相比,明显不那么甜,在搭配不同甜度的甜点时会有更好的体验。

不同于外来者猎奇的文化观察,本地人并不认为口福乐是可口可乐或者百事可乐的仿制品。虽然它的味道让人回想起捷克和斯洛伐克历史的艰难时期,但口福乐现在的知名度却深深植根于往昔两国人民共同奋斗的社会主义事业的岁月点滴之中。 当你向中年以上的布拉迪斯拉发人询问口福乐时,他们快乐的童年记忆就凸显出来了。 “我记得爸爸带我去酒吧,和其他孩子一起喝口福乐,我们感觉自己也是个大人一样”。一位当地长大的主厨马丁回忆道。正如南斯拉夫联盟解体后,斯洛文尼亚的Cockta可乐就曾用过“你永远难忘的第一瓶可乐”(You never forget the first one.)的广告语,也是主打怀旧牌。

今天,口福乐独特的啤酒加咖啡口味,让它在捷克和斯洛伐克两国仍然是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的强劲对手,而且针对它的需求也已经越出国界,出口到昔日的敌对阵营——西欧国家。在英国生活的捷克和斯洛伐克人,仍然时时怀念这种味道,据Anish Shah介绍,他是当地一家食品和饮料供应商Halusky的主管负责人,“在2004年,我们刚加入欧盟的时候,销售量相当少,现在,我们每月大概卖出3000公升。

尽管口福乐自我标榜的一大卖点是它比其他主流饮料更健康(它的含糖量差不多比其他碳酸饮料低30%,而且完全不含磷酸),但是在东欧剧变后,两国各自独立,对外开放市场的情况下,口福乐的流行,更多源于两国人民对社会主义时代的强烈怀旧情怀和他们对老牌子的忠诚感。现在,口福乐也推出多种新的风味汽水,比如柠檬、香草和西瓜味。

西瓜味的可乐,似乎更符合夏天的情境。图片来源:Instagram。

在位于美洲的古巴,也有一种社会主义可乐,名叫土可乐(TuKola,西班牙语,意为你的可乐),在用朗姆酒勾兑后,就是著名的鸡尾酒——自由古巴。

编译参考:

http://www.bbc.com/travel/story/20190329-the-cold-war-era-drink-that-rivals-cola?fbclid=IwAR1zKKQWm1UuKkyimF57wx_IQRxQcCsBLu-fCSmsEAFc0uTFUMeh9LjL3ss

https://news.expats.cz/czech-food-drink/kofola-the-czech-coca-cola/

https://www.rbth.com/history/329354-white-coke-zhukov-favorite-drink

http://www.sloveniatimes.com/is-cockta-really-our-coca-cola

作者 何安安 实习生 王塞北

编辑 张进 校对 薛京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