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正在阅读: 买不起抗癌药的“功勋工人”是个例吗?

原标题:正在阅读: 买不起抗癌药的“功勋工人”是个例吗?

  作者:斯 远

据媒体报道,曾参与我国十次原子弹试验的老工人原公浦,目前陷入了困境。从2011年底确证罹患前列腺癌晚期到现在,7年时间,他受困于贫穷、病痛和昂贵的抗癌药,呼告无门,走投无路。一度曾停药,也曾参与一种抗前列腺癌药物的临床试验。而目前,控制癌症的药还没有着落,眼睛又出现黄斑病变。他说,“多活一天算一天”。

一个原子弹试验的亲历者、参与者,一个将人生最美好35年都奉献在戈壁滩上的“功勋工人”,一个已经85岁的支边老人,晚景居然如此凄凉,不得已常年奔波在求助路上却无枝可依,让人叹息。

从常理讲,老人从甘肃退休,既为靠近女儿,也为了回到故土,这才在上海定居下来。然而,以甘肃的退休工资,在上海恐怕只能维持一个较低的水准。事实上,社区里的很多老人就认为他吹牛,不相信像他这样一个原子弹“功勋工人”会住在破旧小区。

住的地方差一点也没啥,退休金少也可以度日,但当一场大病袭来,原公浦却再也撑不住了。前列腺癌手术后,因为药物的抗药性,他不断换药,而不菲的药价,让他根本无法招架。即便能够报销一些,但因为夫妇俩都没有上海医保,只是从2004年开始以支内退休人员身份享受上海医疗帮困补助,报销比例远低于正规医保。

各种困难叠加一起,这个人生中间35年被拿走的老人,到老了,再也没有力气改变自己的命运了。

民政部门说,政策不能专门为原公浦突破,“这个口子不能开”;原单位说,这样的工人很多,目前只能给一点慰问金,“每年最高补助一万块钱”。这些说法或许都有依据,都是合乎政策的,然而,老人的病和药究竟怎么办,却需要一个明确的解决方案,答案不能总是在风中飘荡。这也是此事迅速引发舆论关注的关键所在,我们不能无视一个“功勋老人”奔走在无结果的求助路上。

为什么大病医保还没有覆盖像原公浦这样处于困境中的退休人员?抗癌药的价格如何才能真正降下来?如何加快国产抗癌创新药与原研药、仿制药的竞争?还有,对于这样一个曾经为国家做出巨大贡献的老人,我们究竟有没有办法帮助他摆脱眼下的困境?

我们也承认,老人的情况可能有些特殊,异地养老也却是带来了医保报销上的难题。但这些问题并非完全不可理解,在戈壁滩生活了一辈子,回到上海,也是人情之常,应该检讨的倒是当下的报销制度,理应为这些漂移半生的老人多一些善意。

从1959年只身前往戈壁滩,到1994年退休,说走就走,一待就是一辈子,干就要干好,原公浦的人生经历,是一代人舍家报国的真实写照。那一代人的个体记忆,也见证着这个国家的记忆。他们的晚景,不应该如此凄凉,应该体现更多的制度温情与政策善意。

老人说,“造了一辈子原子弹,没想到老了是这样的下场。”这样的话语让人难受,也对这个社会提出了质问。

何况,老人的遭遇也并非只是个例,而是带有一定的普遍性。即便撇开原公浦的特殊身份,也该切实关注养老问题。中国已经进入老年社会,如何从制度层面防范老人“因病致贫”,是必须面对的重大课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