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有个人在穆勒报告中被提及150多次,特朗普不想让他去国会作证

原标题:有个人在穆勒报告中被提及150多次,特朗普不想让他去国会作证

前白宫法律顾问麦克加恩。图片来源:Flickr

记者 | 刘芳

当地时间4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明确表示,他反对现任和前任白宫助手前往国会作证。种种迹象表明,在穆勒调查报告公布以后,白宫与众议院在权力上的对峙正造成宪法危机进一步加剧。

周一,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纳德勒(Jerrold Nadler)向前白宫法律顾问麦克加恩(Donald McGahn)发出传票,命令他下个月在国会作证,并交出与特朗普联邦调查、财务状况、竞选活动和试图妨碍司法公正活动相关的记录。

纳德勒在一份声明中说:“即使是删减版的穆勒报告,也概述了特朗普总统妨碍司法公正和其他滥用权力的实质性证据。”纳德勒还称,麦克加恩是“穆勒报告中的关键证人”。

但特朗普在周二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明确表示,白宫已经就穆勒调查给予了配合,没有必要再遵从国会的要求:“(妨碍司法公正调查)没有理由再继续了,特别是在国会。那里显然都是党派之争驱使的。”

虽然特朗普称,白宫法律顾问办公室尚未就是否用行政特权阻止麦克加恩“做出最终决定”,但他说,他反对与众议院的民主党人合作,因为民主党人试图在政治上对他不利。

据统计,前白宫法律顾问麦克加恩在穆勒报告中一共被提及了150多次,几乎每三页就会出现一次。在特朗普涉嫌妨碍司法公正的报告第二部分,麦克加恩的角色显得尤其重要。

在穆勒调查的第二部分中,113-120页的内容的题目是《总统命令麦克加恩否认他曾经试图解雇特别检察官》。在这一部分内容中,麦克加恩详细描述了特朗普如何命令他解雇穆勒,之后又指示他撒谎的过程。

穆勒调查截图。

2017年5月,特朗普在电话里对麦克加恩表示:“给(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打电话,告诉他穆勒有利益冲突,不能作为特别检察官。”麦克加恩回忆,特朗普还告诉他“干完给我打电话”。

据麦克加恩的陈述,他觉得自己陷入了困境。因为他既不想遵照特朗普的指示,但又不知道下次打电话时特朗普会说什么。

2018年1月25日,《纽约时报》报道了特朗普曾在一开始就希望开除穆勒的消息。第二天,特朗普的私人律师打电话给麦克加恩的律师,希望他发表声明,否认特朗普曾要求他开除穆勒,但被麦克加恩断然拒绝。

2月6日,特朗普与麦克加恩在椭圆形办公室见面讨论《纽约时报》的报道。特朗普说:“我从来没说过‘开除’这个词,这报道看起来太糟糕了,你得澄清这个事,你是白宫法律顾问。”

麦克加恩回答说,“你说的是‘给罗德(罗森斯坦)打电话,告诉他穆勒涉及利益冲突,不能做为特别检察官。’”特朗普回答:“我从来没有这么说过。”接着特朗普质问麦克加恩他到底能不能做出声明,麦克加恩说了不。白宫记录显示,当时会议的气氛“有点紧张”。

当知道和麦克加恩的谈话不属于律师委托人保密协定的一部分时,特朗普还询问了他做笔记的事情。特朗普问道:“这些记录怎么办?你为什么要做笔记?律师不记笔记。我从来没有律师做笔记。”麦克加恩说,他记笔记是因为他是一名“真正的律师”。

据知情人士透露,麦克加恩的律师伯克(William Burck)已经开始与众院司法委员会讨论他即将作证的问题。知情人士还透露:“他并不急于作证,也不是不情愿。他收到了传票,这将迫使他出庭作证,但也可能收到特定法律原因的阻挠。他不想藐视国会,也不想藐视他作为前白宫官员的道德义务和法律义务。”

目前,白宫前人事安全主任克莱恩(Carl Kline)已经被美国众院监管委员会谴责藐视国会,原因是他未能准时就特朗普女婿库什纳等人安全许可的失误问题在国会作证。而他的缺席就是因为收到了白宫的法律信函。

《华盛顿邮报》认为,麦克加恩的公开证词可能会造成很大影响,与尼克松总统的前白宫法律顾问迪恩(John Dean)在1973年6月的证词类似。当时迪恩在参议院委员会作证并被电视直播,使白宫掩盖水门事件的行为公之于众。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