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务>>正文

《参考消息》刊发:一带一路双城记

原标题:《参考消息》刊发:一带一路双城记

三位“巴铁”的天津情缘

“我了解中国就是从天津开始的,天津是我对中国的第一印象。”正在天津大学攻读土木工程博士学位的巴基斯坦留学生穆阿兹·阿万用流利的汉语对参考消息说道。

穆阿兹:天津选择了我

2011年穆阿兹来到天津,读了一年中文预科后,便去南京读本科。虽然只有短短一年,但穆阿兹却和天津结下了不解之缘。“我觉得是天津选择了我,去南京时我很舍不得天津”,穆阿兹这样形容自己和天津的缘分。

本科毕业后,穆阿兹选择在天津大学深造。他说,由于中巴经济走廊,巴基斯坦和中国之间交往越来越密切,到中国留学的巴基斯坦学生大约有2.2万人,“本科,读研和读博的人都有,还有很多人在天津做生意。也有巴基斯坦医生在天津的医院工作”。

穆阿兹说,天津是一座很大的港口城市,巴基斯坦人到天津做生意能有很多机会。现在中巴经济走廊的一些项目,很多机械设备都是从天津港运到巴基斯坦的。

“历史上,天津是中国的纺织生产基地。巴基斯坦的棉花非常有优势。天津可以和巴基斯坦在纺织业进行更深层次的交流,帮助巴基斯坦发展纺织工业。”穆阿兹说。

泽米尔:中国是我们榜样

穆阿兹的父亲泽米尔·阿万是中国改革开放后最早一批到中国留学的巴基斯坦人。泽米尔亲眼见证了中国从改革开放之初的贫穷落后发展到现在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对中国翻天覆地的巨变更为感慨。

曾担任过巴基斯坦驻华大使馆科技参赞的泽米尔说,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巴基斯坦经济发展很快,但是后来因卷入阿富汗战争并且饱受恐怖主义侵袭,经济发展受到极大影响,投入到教育和科技领域的资金越来越少,最终导致了巴基斯坦的落后。他说:“中国的和平发展和改革开放是我们一个很好的榜样。”

穆阿兹和父亲的观点相似。他说:“中国值得巴基斯坦学习的地方有很多。中国的发展得益于国内的政治稳定与和平环境。巴基斯坦也应该把经济发展放在第一位。”

谈到自己的未来,穆阿兹告诉记者,等到博士毕业,他希望找一份经常往返于巴基斯坦和中国之间的工作,“因为我离不开巴基斯坦,也离不开中国”。

天津工业大学计算机学院的老师为巴基斯坦留学生讲解围棋。(资料图片)

穆罕默德·雅欣:为中巴经济走廊作贡献

巴基斯坦人穆罕默德·雅欣就是这样一位常年往来于两国之间的商人。从1986年读大学到1994年注册自己的公司,如今他已经在天津生活和工作了33年。雅欣开了一家进出口贸易公司,主要从巴基斯坦进口香米、芒果、芝麻等农副产品到中国,再把中国的蔬菜、水果和一些机械设备出口到巴基斯坦。公司每年进出口额可以达到1000多万美元。

根据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天津市分会的数据,2017年天津与巴基斯坦的进出口贸易额约为25亿元。当年5月,时任巴基斯坦旁遮普省首席部长夏巴兹·谢里夫率政府代表团到天津,推介旁遮普省的投资商机,希望与天津深化在职业教育、产业园区、纺织工业等领域的合作,共同为中巴经济走廊的建设贡献力量。

穆罕默德也参加了那次推介会。他希望类似的推介会可以多举办几次,让两国商人和企业多了解对方,从而找到适合的领域进行投资。

上个月,雅欣专门到巴基斯坦瓜达尔自由区,与负责运营瓜达尔港的中国海外港口控股有限公司洽谈投资建厂事宜。

“上世纪80年代,中国政府实行了很多促进经济发展的政策。那时候我一直在天津,看着天津的改革与发展,内心有很大的触动。现在的巴基斯坦应该向中国学习,尽快出台和落实促进经济发展的政策,”穆罕默德告诉记者,“天津的营商环境非常好,外国在天津投资的待遇也很好。我希望巴基斯坦的大城市都向天津学习,通过中巴经济走廊帮助巴基斯坦实现发展。”

天津教师倾情“支教”拉合尔

“我们回国处理工作时,他们总在微信上问我们,过得怎么样?什么时候回去?就好像害怕我们不回去了一样。”巴基斯坦拉合尔市的师生对中国教师的信任,让来自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的赵巍十分欣慰。

2018年3月,由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等三所天津高校同巴基斯坦旁遮普省在拉合尔共建的旁遮普天津技术大学(PTUT)正式开学,目前已进入第三个学期。该校运行伊始,赵巍便同另外9名中国教师一道前往拉合尔执教,并担任该校工程学院院长。

克服“不同国情”

说起这一年多的教学经历,赵巍感慨万分:“在去年的第二次招生中,我们明显感到学校受到更多当地学生的欢迎,生源素质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她说,在中巴30多位教师的共同努力下,这所旨在为巴基斯坦培养应用型人才的高校逐渐树立起良好的口碑,赢得了当地人的认可。

成果喜人,过程却着实不易。在异国他乡办学,推行中国的职业教育模式,这对10位中国教师而言是不小的挑战。

“我们首先明确了教学目标,就是要培养应用型人才,以此为指导,引入现在比较流行的成果导向教育(OBE)理念,设定了培养方案,突出我们的特长和特色——动手动脑、全面发展,也就是重视实践。”赵巍说。

虽然目标明确,但在课程设置的过程中,这位女教师还是感受到了两个国家在教育上的“不同国情”:国内的金工实习一般集中在一段时间内进行,但是在巴基斯坦,这些实训被打散,分散在各周中。赵巍和中国同事们认为这样的方式不利于学生实践训练。

面对这样的“冲突”,赵巍选择了坚持:“我们将PTUT作为试点,坚持推行我们的实训方案,学生和教师一时之间感受到了些许挑战,不过现在,当地的教师已经逐步适应了我们中方的节奏。”

2018年3月,旁遮普天津技术大学举行开学典礼。(资料图片)

培训本地教师

课程设置不是唯一的难题,在教学过程中,赵巍发现,与相关课程所需要的知识和技能相比,学校招聘的当地教师自身也存在实践不足的问题,无法达到课程衔接的要求。因此,她和其他中国教师在平时的教学计划之外,还需要对本地教师进行培训,并为他们撰写英文教材,使之适应课程要求。

为了进一步带动当地教师,赵巍还会在英语授课时请他们在课堂上为学生们进行翻译,帮助学生更好适应课程的同时,也让当地教师深入了解她的教学方法。

“巴基斯坦的教师们都很能干,也十分好学。”赵巍说,“我们在给当地教师上编程课时,他们可以说是‘两眼发光’,很愿意同我们合作,现在也已掌握了我们的教学理念。”

赵巍在自己所擅长的领域尽全力帮助巴基斯坦的师生。她说,就技术人才而言,巴基斯坦大学培养的大都是精于理论的工程师,因为这些大学由于设备有限、师资力量不足,学生的实践远远不够。

“我们所培养的‘技工’则恰恰能够弥补这个不足。”赵巍认为,巴基斯坦的发展需要工业,而工业的发展则需要更多的职业技术培训。“这也让我们更加重视对当地教师的培训,为他们今后来中国学习打下基础。”她说。

结下深厚情谊

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基层践行者,赵巍在这一年多的驻巴工作经历中切实体会到这个倡议的重要意义。“我在巴基斯坦发现,当地很多人还比较贫穷,孩子无法接受教育。孩子是国家的希望,他们需要教育,我希望可以通过文化技术来改变他们的生活。”赵巍感慨,这段时间她真切地体会到了“人类命运共同体”沉甸甸的意义。

一年来,尽管拉合尔的生活环境和饮食习惯一度让赵巍感到不适应,尽管拉合尔爆发的示威活动一度让她对安全问题感到担忧,但她和其他中国教师都与这些孩子们结下了深厚的师生情谊。他们都难以忘记这段在异国他乡的特殊的“支教”经历,对于“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民相亲在于心相通”这句话也有了更深切的领悟。

巴基斯坦喜迎“鲁班工坊”

大约2500年前,中国春秋时期的工匠鲁班因发明各种工具闻名于世;2500年后,在拉哈尔,巴基斯坦“鲁班工坊”开始运营。

“鲁班工坊”是在中国教育部指导下,由天津市原创并率先主导推动实施的职业教育国际项目。2016年至今,天津已在亚非欧国家先后主导建立8座“鲁班工坊”。特别是2018年9月3日,在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开幕式上,中国明确提出要在非洲设立10个“鲁班工坊”,向非洲青年提供职业技能培训。这使得“鲁班工坊”成为我国在教育领域对外输出的又一张名片。

经过前期考察,2017年5月17日,旁遮普技术教育与职业培训局与天津现代职业技术学院签署了建设“鲁班工坊”的框架协议。此后,经过近一年的密切沟通,2018年4月18日,旁遮普技术教育与职业培训局从旗下400余所院校中遴选出5名巴基斯坦重点高校硕士毕业的专业教师,送到天津现代职业技术学院参加为期5周的“鲁班工坊”工程实践创新项目师资研修培训,这些教师回国后成为巴基斯坦“鲁班工坊”的首批专任教师。

2018年7月18日,巴基斯坦“鲁班工坊”在拉哈尔市揭牌运营。天津市教委副主任吕景泉表示,中国天津经过150年左右的职业教育探索,经过40多年的国际合作借鉴和学习,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教学模式、教学方案和教学装备,巴基斯坦的工业、经济振兴离不开职业教育,离不开技术培训,我们与巴基斯坦朋友共同分享中国职业教育的优秀资源和成果,也将全力支持巴基斯坦“鲁班工坊”做成品牌项目,为中巴友谊增光添彩。

巴基斯坦“鲁班工坊”位于旁遮普省技术教育与职业培训局总部院内,占地560平方米,分为职业技术培训区和专业汉语培训区。2019年1月16日,巴基斯坦“鲁班工坊”正式开学,首批25名巴基斯坦学生走进“鲁班工坊”,开始为期六个月的课程学习。课程涵盖能力源创新课程套件、电脑鼠走迷宫项目、自动化生产线和机电一体化等四个模块。

目前,巴基斯坦“鲁班工坊”已完成了第一个模块能力源创新课程套件模块的教学任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