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虫草第一股”陨落?去年净利暴跌78% 转型卖白酒一年亏6500万

原标题:“虫草第一股”陨落?去年净利暴跌78% 转型卖白酒一年亏6500万

重金砸广告行不通了?

曾经盛极一时的虫草巨头青海春天面临尴尬境况:虫草、广告、投资三大板块收入全线下滑,而进入白酒板块不到1年,该业务也亏损6500万。

近日,青海春天发布2018年年报。年报显示,公司去年实现营业收入3.33亿元,同比下降 29.31%,实现归母净利润6844.69万元,同比下降77.96%。

青海春天表示,由于冬虫夏草引发的媒体争议对消费市场所造成的影响尚未完全消除,以及受高端消费品市场持续疲软等因素的影响。时间财经注意到,导致公司利润下滑的重要原因还有,负责凉露酒销售的青海春天子公司西藏听花酒业,去年一年亏损了6546.34万元,仅实现营收2519.62万元。

青海春天曾经主营业务是销售冬虫夏草产品,红极一时的“含着吃的冬虫夏草——极草”就是该公司的产品。由于2016年“极草”产品违规停售,青海春天开始谋求转型,通过“卖授权”方式将极草推向海外,并于2018年收购西藏听花酒业,转战白酒市场。

公开资料显示,公司全称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A股上市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为张雪峰。与青海春天的高调宣传不同,张雪峰为人比较低调,几乎从未接受过媒体专访,而他背后还有一位更为神秘的女富豪——肖融,她才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时间财经表示,如今知名的白酒品牌往往离不开品牌背后的白酒文化,因此越来越多的白酒企业,都开始打造自身的白酒文化。凉露酒定位‘吃辣喝的酒’,市场上有不少人认为是一个伪命题,是在通过非常规的思维方式来博取眼球。

极草营销模式落幕

曾经靠“含着吃的冬虫夏草”广告词火遍大江南北的“极草”,在“极草”最火爆的2013至2014年间,青海春天每年的销售费用均超过4.3亿元。依靠青海得天独厚的虫草优势,青海春天曾一度赚得盆满钵满。但好景不长,几年便悄然落幕。

2016年2月4日,原国家食药总局在其官网发布了《关于冬虫夏草类产品的消费提示》,该提示称:冬虫夏草属中药材,不属于药食两用物质。而根据2016年CFDA所做的一次抽检发现,冬虫夏草及其制品中,重金属砷的含量超标4至10倍。

受该通知的影响,2016年3月29日,青海春天披露,公司明星产品“极草”作为“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以及冬虫夏草用于保健品的试点工作均已被叫停,将停止“极草”冬虫夏草纯粉片相关产品的生产经营。

自从该公司主要产品“极草”被相关部门叫停后,青海春天主营极草业务也沦为“卖授权”。

2016年4月,其子公司春天药用将冬虫夏草纯粉片相关技术、专利进行境外授权,分别授权给极草春天(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吉瑞堂(澳门)贸易有限公司、天元年根(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海南正品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青海春天公告显示,春天药用对上述4家相关授权共涉及春天药用冬虫夏草纯粉片52项相关技术、专利,共涉及期末账面资产中的1.85亿元。

青海春天在年报中表示,通过对自身经营战略的调整,公司主业逐步突出,明确了以大健康、快消品为主的两大产业。

公司砸重金投放广告的“极草模式”,很快又运用到白酒行业。2018年3月7日,青海春天董事会审议通过了以3385万元收购西藏听花酒业的方案。青海春天通过在《舌尖上的中国3》播出的CCTV1和CCTV9频道上同步投放广告,凉露酒开始为市场知悉。此后,凉露酒的广告也频繁的出现在各大网络平台以及线下广告牌中。

年报显示,青海春天2018年的销售费用为9290.79万元,同比增长近8倍。另据Wind数据,在青海春天的销售费用中,公司用于广告宣传推广的费用达到了6777.21万元,而这一费用在上一年仅为4.17万元。

重金营销的“极草模式”似乎并未给凉露酒营收带来太大改观。去年一年,西藏听花酒业的亏损超过6000万元。

而近日发布的业绩报告中,2019年第一季度,青海春天的归母净利润再度下滑81.90%,而公司的销售费用仍在继续增加,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239.82%,原因是酒项目销售渠道的建设投入。

朱丹蓬对时间财经表示,“从凉露酒来看,其品牌推广的模式与江小白相似,主要是依靠营销、通过广告砸出知名度。无论从消费场景、品牌卖点还是消费者定位来看,我认为这个品牌并不具备可以持续发展的核心竞争力。”

白酒行业专家孙延元认为,随着消费者愈发理性和成熟,从前通过重金投广告提升白酒销量的时代已经过去。未来要打造新的白酒品牌,不能再像从前一样只依赖广告投放,还要保证产品质量,同时给出准确的产品定位,只有各方面因素联动起来,才能成功。

神秘女富豪

作为一资本运作的高手,2015年,张雪峰利用资产购买、资产重组等方式带领青海春天成功借壳登陆A股,成为首家冬虫夏草概念股的上市公司。

据投资者报报道,张雪峰将冬虫夏草业务做到极致,创造了继“脑白金”之后市场的又一传奇,自2013年起,“冬虫夏草,现在含着吃”的广告从央视到省一级电视台循环播放,机场等高档场所也经常能看到青海春天冬虫夏草纯粉片的宣传。

毋庸置疑,媒体把目光聚焦在了张雪峰身上,但是却忽视了一位更为神秘的人物——肖融,肖融目前担任西藏正库投资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担任青海春天董事,时间财经通过查阅青海春天年报发现,肖融是公司实际控制人。

青海春天目前市值为43.27亿元,按目前市值测算,肖融所持股份就有16亿元。另外,天眼查还显示,肖融的所有公司有30家,拥有实际控制权的有27家之多。

公开履历显示,2004年8月至2013年10月先后担任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现为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董事。

2010年至2015年担任上海春天滋补养生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2011年10月至2015年7月担任北京极草贸易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经理。

2011年4月至2015年7月担任成都极草贸易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2012年6月至2015年12月担任深圳极草贸易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

2014年1月至2015年7月担任成都极草药房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2011年12月至今担任西藏极草药用资源有限公司董事;2013年4月至今担任西藏正库投资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2015年5月至今担任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这位神秘的女富豪,基本上在媒体上没有出现过,但通过对比张雪峰履历可以看到,两人年龄大体相当,工作履历也大体相同。

2014年12月19日,钱江晚报曾发布一篇名为《虫草第一股操盘手张雪峰夫妇身价或暴涨至百亿》文章提到,西藏荣恩将成为贤成的控股股东,肖融将成为贤成矿业的实际控制人。按目前公司的市值,青海春天借壳上市后,张雪峰肖融夫妇身价将达到近100亿市值左右。

然而很快否认在这一说法,2014年12月19日晚间*ST贤成发布澄清公告,经公司核实,张雪峰与肖融不是夫妻关系,不是一致行动人。(北京时间财经 李洪力)

重金砸广告行不通了?

曾经盛极一时的虫草巨头青海春天面临尴尬境况:虫草、广告、投资三大板块收入全线下滑,而进入白酒板块不到1年,该业务也亏损6500万。

近日,青海春天发布2018年年报。年报显示,公司去年实现营业收入3.33亿元,同比下降 29.31%,实现归母净利润6844.69万元,同比下降77.96%。

青海春天表示,由于冬虫夏草引发的媒体争议对消费市场所造成的影响尚未完全消除,以及受高端消费品市场持续疲软等因素的影响。时间财经注意到,导致公司利润下滑的重要原因还有,负责凉露酒销售的青海春天子公司西藏听花酒业,去年一年亏损了6546.34万元,仅实现营收2519.62万元。

青海春天曾经主营业务是销售冬虫夏草产品,红极一时的“含着吃的冬虫夏草——极草”就是该公司的产品。由于2016年“极草”产品违规停售,青海春天开始谋求转型,通过“卖授权”方式将极草推向海外,并于2018年收购西藏听花酒业,转战白酒市场。

公开资料显示,公司全称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A股上市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为张雪峰。与青海春天的高调宣传不同,张雪峰为人比较低调,几乎从未接受过媒体专访,而他背后还有一位更为神秘的女富豪——肖融,她才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时间财经表示,如今知名的白酒品牌往往离不开品牌背后的白酒文化,因此越来越多的白酒企业,都开始打造自身的白酒文化。凉露酒定位‘吃辣喝的酒’,市场上有不少人认为是一个伪命题,是在通过非常规的思维方式来博取眼球。

极草营销模式落幕

曾经靠“含着吃的冬虫夏草”广告词火遍大江南北的“极草”,在“极草”最火爆的2013至2014年间,青海春天每年的销售费用均超过4.3亿元。依靠青海得天独厚的虫草优势,青海春天曾一度赚得盆满钵满。但好景不长,几年便悄然落幕。

2016年2月4日,原国家食药总局在其官网发布了《关于冬虫夏草类产品的消费提示》,该提示称:冬虫夏草属中药材,不属于药食两用物质。而根据2016年CFDA所做的一次抽检发现,冬虫夏草及其制品中,重金属砷的含量超标4至10倍。

受该通知的影响,2016年3月29日,青海春天披露,公司明星产品“极草”作为“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以及冬虫夏草用于保健品的试点工作均已被叫停,将停止“极草”冬虫夏草纯粉片相关产品的生产经营。

自从该公司主要产品“极草”被相关部门叫停后,青海春天主营极草业务也沦为“卖授权”。

2016年4月,其子公司春天药用将冬虫夏草纯粉片相关技术、专利进行境外授权,分别授权给极草春天(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吉瑞堂(澳门)贸易有限公司、天元年根(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海南正品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青海春天公告显示,春天药用对上述4家相关授权共涉及春天药用冬虫夏草纯粉片52项相关技术、专利,共涉及期末账面资产中的1.85亿元。

青海春天在年报中表示,通过对自身经营战略的调整,公司主业逐步突出,明确了以大健康、快消品为主的两大产业。

公司砸重金投放广告的“极草模式”,很快又运用到白酒行业。2018年3月7日,青海春天董事会审议通过了以3385万元收购西藏听花酒业的方案。青海春天通过在《舌尖上的中国3》播出的CCTV1和CCTV9频道上同步投放广告,凉露酒开始为市场知悉。此后,凉露酒的广告也频繁的出现在各大网络平台以及线下广告牌中。

年报显示,青海春天2018年的销售费用为9290.79万元,同比增长近8倍。另据Wind数据,在青海春天的销售费用中,公司用于广告宣传推广的费用达到了6777.21万元,而这一费用在上一年仅为4.17万元。

重金营销的“极草模式”似乎并未给凉露酒营收带来太大改观。去年一年,西藏听花酒业的亏损超过6000万元。

而近日发布的业绩报告中,2019年第一季度,青海春天的归母净利润再度下滑81.90%,而公司的销售费用仍在继续增加,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239.82%,原因是酒项目销售渠道的建设投入。

朱丹蓬对时间财经表示,“从凉露酒来看,其品牌推广的模式与江小白相似,主要是依靠营销、通过广告砸出知名度。无论从消费场景、品牌卖点还是消费者定位来看,我认为这个品牌并不具备可以持续发展的核心竞争力。”

白酒行业专家孙延元认为,随着消费者愈发理性和成熟,从前通过重金投广告提升白酒销量的时代已经过去。未来要打造新的白酒品牌,不能再像从前一样只依赖广告投放,还要保证产品质量,同时给出准确的产品定位,只有各方面因素联动起来,才能成功。

神秘女富豪

作为一资本运作的高手,2015年,张雪峰利用资产购买、资产重组等方式带领青海春天成功借壳登陆A股,成为首家冬虫夏草概念股的上市公司。

据投资者报报道,张雪峰将冬虫夏草业务做到极致,创造了继“脑白金”之后市场的又一传奇,自2013年起,“冬虫夏草,现在含着吃”的广告从央视到省一级电视台循环播放,机场等高档场所也经常能看到青海春天冬虫夏草纯粉片的宣传。

毋庸置疑,媒体把目光聚焦在了张雪峰身上,但是却忽视了一位更为神秘的人物——肖融,肖融目前担任西藏正库投资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担任青海春天董事,时间财经通过查阅青海春天年报发现,肖融是公司实际控制人。

青海春天目前市值为43.27亿元,按目前市值测算,肖融所持股份就有16亿元。另外,天眼查还显示,肖融的所有公司有30家,拥有实际控制权的有27家之多。

公开履历显示,2004年8月至2013年10月先后担任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现为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董事。

2010年至2015年担任上海春天滋补养生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2011年10月至2015年7月担任北京极草贸易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经理。

2011年4月至2015年7月担任成都极草贸易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2012年6月至2015年12月担任深圳极草贸易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

2014年1月至2015年7月担任成都极草药房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2011年12月至今担任西藏极草药用资源有限公司董事;2013年4月至今担任西藏正库投资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2015年5月至今担任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这位神秘的女富豪,基本上在媒体上没有出现过,但通过对比张雪峰履历可以看到,两人年龄大体相当,工作履历也大体相同。

2014年12月19日,钱江晚报曾发布一篇名为《虫草第一股操盘手张雪峰夫妇身价或暴涨至百亿》文章提到,西藏荣恩将成为贤成的控股股东,肖融将成为贤成矿业的实际控制人。按目前公司的市值,青海春天借壳上市后,张雪峰肖融夫妇身价将达到近100亿市值左右。

然而很快否认在这一说法,2014年12月19日晚间*ST贤成发布澄清公告,经公司核实,张雪峰与肖融不是夫妻关系,不是一致行动人。(北京时间财经 李洪力)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