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娃哈哈宗庆后要退休了?”我们与老宗面对面聊了聊

原标题:“娃哈哈宗庆后要退休了?”我们与老宗面对面聊了聊

“我想我应该是准备退居二线了。”

刚刚过去的这个双休,网上铺天盖地盛传娃哈哈集团创始人宗庆后“要退休了”。果不其然,媒体断章取义的一句话迅速发酵,很快把这位74岁的“布鞋老总”送上了热搜。

4月19日,刚刚去清泰街杭州娃哈哈集团总部和宗庆后进行过面对面采访的记者微微一笑。果然,被老爷子说中了,“娃哈哈的发展过程中曾经深受网络伤害。现在很多自媒体根本不采访,瞎报道,胡言乱语。企业是经不起折腾的。有些谣言,企业还不一定应付得了。”

谣言止于智者。4月21日,目前已由宗庆后之女宗馥莉挂帅的娃哈哈集团公关部异常干脆,给各家主流媒体发澄清: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宗庆后目前并没有具体的退休计划,也没有要退居二线。

宗庆后说,“娃哈哈是我的整个人生,所有的梦,一切的意义、价值、标签和符号。”

老当益壮的坚守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从1987年贷款5万元筹建杭州保灵儿童营养食品厂算起,74岁的宗庆后已在饮料界打拼了32年,建立起如今年营收额超400亿元的饮料帝国。

民企传承,是“家事”更是“国事”。近年来每隔一阵子,就会有人念叨起娃哈哈的交班问题。

此度传言宗庆后重提退休的所谓“依据”之一,是有报道称,娃哈哈集团高层在近期出现了变动。

“天眼查”信息显示,跟随宗庆后20多年的张宏辉卸任杭州娃哈哈饮料有限公司总经理一职,蔡雷接任经理。黄敏珍退出董事行列。作为补充,蔡雷加入高管团队,担任杭州娃哈哈饮料有限公司经理;蒋丽洁担任董事。目前该公司的5名管理层主要成员为董事长宗庆后、董事蒋丽洁和吴建林、及监事郭虹、经理蔡雷。

对于这项人事变动,娃哈哈集团公关部回应得很清晰,“文中涉及变更的子公司仅是娃哈哈集团下属近二百家子公司之一。所谓高管团队变更,实际上只是集团下属个别子公司的成员变动,系老员工退休引起的正常人事变动,而有报道将其解读成为集团层面的高管调整行为,系解读有误。

宗馥莉女士目前在娃哈哈集团里负责品牌公关部,文中将集团下属一家子公司的人事变动带上宗馥莉女士一起解读,同样也是与事实不符。文章作者并未与我司来核实情况就刊出内容了。

4月19日,记者有机会在清泰街娃哈哈总部面对面采访了宗庆后。2月28日他在飞机上独自找座位,被网友拍了抖音上热搜。74岁的宗庆后马不停蹄地在跑市场,足迹遍布国内外。从秘书的行程安排上看,老爷子没有要休息的迹象。

在外面的机会多,被网友偶遇的机会也多。宗庆后不带助理出门,遇上有人提问,他也不惧被话题设计,一口大实话,“全部退休可能也不太现实。习惯了之后一下子什么都不做了,也会出问题。我想后面我要退居二线。让他们在前面干,我在后面看着,要是出点偏差,纠纠偏。

这话是没错的。年过七旬愈来愈慈祥的宗庆后早已不像早年报道中描绘的强势、独裁,娃哈哈保持了多年的不设副总经理的独特的扁平化结构也早已悄然变阵。

“在2017年娃哈哈30周年庆典上,我看到众多80后、90后的身影,这些我眼中的孩子已渐渐成为娃哈哈大家庭的骨干成员。这两年,我们也在尝试开展分级授权、岗位责任制和流程改造,激发每一个娃哈哈人的潜力和主人翁意识。”宗庆后亲口告诉记者,他最开始提拔了2位副总经理。2019年,娃哈哈集团现有3位副总经理,一位常务副总,一位负责技术,一位管运营。

如今的娃哈哈集团管控、扁平化管理、承包经营、全流程化管理, 春节过后一线员工返岗率高达96%,这一切,使得74岁的他可以放心地出门半个月,寻觅更大更新的市场。

宗庆后一点都不“糊涂”。2018年,浙江大学管理学院教授邬爱其带领团队造访娃哈哈时问宗庆后:您觉得娃哈哈会基业长青吗?宗的回答简明扼要:在主业上可以做到!

2018年12月,宗庆后曾经在中国企业领袖年会颁奖典礼上读过一封信——

(向上滑动启阅)

一千个人的眼中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么一千个人的眼中也会有一千个娃哈哈。

但对于我来说,娃哈哈只有一个。

它是我的整个人生,所有的梦,一切的意义、价值、标签和符号。它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证明。

我希望它成为百年企业,成为不朽的象征。这需要未来者为它注入新的生命。我所能赋予娃哈哈的,就像是李云龙为独立团所赋予的,那种叫作“灵魂”或是“精神”的东西。

早上7时上班、晚上11时下班、全年无休、每年200余天走读市场……他,是舍不得这个舞台的。

“公主”的进阶

外界的频频探底,多少与宗庆后女儿宗馥莉出任娃哈哈集团品牌公关部后,娃哈哈品牌的种种变化有关。

从2004年美国留学回来进入娃哈哈集团工作,宗馥莉就一直被外界冠为“娃哈哈公主”。早年有关父女俩个性碰撞的火爆段子传出后,外界对娃哈哈接班人的探究始终没有消停。

一个从上世纪艰苦创业走过来,一个是自小留洋接受美式教育的,娃哈哈这对父女在管理风格上的差异早年比较显著,宗庆后喜欢“高度集权”的管理模式,由他发布指令,交由下属执行;宗馥莉则更倾向制度化的管理,一旦按照制度运行的事情出现偏差,她便会直接指出下属的问题。

宗庆后很民主,很早就放手让女儿建立了自己的“领土”。2007年,宗庆后把主做食品饮料生产加工的杭州宏胜饮料公司分拆出来,交给宗馥莉单独经营。这家主营果蔬饮料、瓶装饮用纯净水、茶饮料等生产的公司,在中国共有16个生产基地,44家子公司,拥有104条国际一流的现代化饮料生产线,年生产能力达48000余万箱。每年承担了娃哈哈三分之一的产品代加工业务,营收约100亿元。

宗馥莉愿不愿意接父亲的班?父女间的默契,使得两人从来不理会外界的风言风语。

“如果我做得成功的话,我希望能够去并购娃哈哈。那就是一种拥有,不是继承。”曾经这么对媒体放话的小主在2018年主动要求接管娃哈哈集团品牌公关部。

在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娃哈哈集团的产品和品牌的管理从此进入宗馥莉时间,未来要看宗馥莉所倡导的新营销思维、新经营理念能否实践,从而为娃哈哈带来新活力。

很快,人们就从营养快线换包装、宗庆后父女微博互怼等一系列张扬风格的营销案中重新认识了娃哈哈。网友们怒赞,娃哈哈终于年轻了!

与此同时,而立之年的宗馥莉也学会用更温和的态度,审视自己家族的事业。

娃哈哈的“敌人”是谁?

宗庆后一度被认为是最了解中国消费者的企业家,他个人对市场也始终保持自信。近年来退休传言的一而再,再而三,很大程度上是人们觉得娃哈哈品牌“老”了。

宗庆后何尝没有意识到这点?碎片化、短视频流的传播方式改变,遍布大街小巷的奶茶店,以往打惯了胜仗的娃哈哈营销战术必须调整了。

改变在不经意间萌生。

位于杭州清泰街160号的娃哈哈集团总部

娃哈哈30周年庆典上,与宗庆后一起站在舞台上高唱红歌的合作伙伴中有一位来自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蚂蚁金服副总裁彭翼捷。这让外界一直耿耿“宗马之争”的人很看不懂。

娃哈哈的营销渠道的革新何至于此。今年2月19日,娃哈哈集团宣布与杭州营养快乐新零售科技有限公司合作打造线下生活馆,正式涉足新零售。这个健康生活馆内售卖娃哈哈三大主打商品——儿童智慧超人DHA藻油羊奶粉、女士阿萨伊奶粉、黑枸杞羊奶粉,分别对应儿童、女性和中老年三大人群。同时,还有其他50余款娃哈哈系列健康饮品辅以配套销售。

多渠道变革之下,娃哈哈如今的日子好吗?“2018年打翻身仗。2019年一季度的形势看,娃哈哈比去年又有所增长。我希望能恢复到2012年的销售水平。”正视娃哈哈的“敌人”,宗庆后对未来依然充满信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 来源:涌金楼
  • 监制:范波
  • 责编:潘洁
  • 编辑:陶朝坡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