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童书质量要对得住巨额版税

原标题:童书质量要对得住巨额版税

  在“世界读书日”到来之前,第十三届作家富豪榜的发布,提前点燃了一个与阅读相关的话题:郑渊洁发微博直指北大某教授进校园开讲座卖书,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增加了学生负担。这一话题也引出有关童书市场的一些数据,据南都大数据研究院统计,童书作家版税收入远高于其他作家的收入,比如这次公布的作家富豪榜,排在童书榜第一位的杨红樱,以5600万元的收入,遥遥领先于《三体》作者刘慈欣的1800万元,是后者的三倍之多。

数据还显示:在过去12年,童书版税总收入领先青春类图书88.5%,2017年,8本童书总版税为14400万元,比上一年增长了65.5%……无论是总收入还是增长速度,童书的“吸金”能力都令人刮目相看,这似乎验证了“女人和孩子的钱最好赚”这个说法的正确性。果真是孩子们愿意买书,作家富豪榜上榜的童书作家们的巨额版税,都是学生们心甘情愿付出的吗?这个问题,也正是郑渊洁的质疑方向。

按照郑渊洁的说法,作家进校园卖书,已经形成了一套成熟的“商业模式”。比如“书店实现童书销售有效转化的3种模式”被公开推广,“锁定名家和校园”排在第一位;有老师拿打印的书单交给学生,要求家长去指定的书店买书……网友在下的留言,更是呈现出作家进校园卖书的“千姿百态”。做法虽然花样百出,但无一不有权力的影子在驱动。

这种权力的构成不是单一的,而是由出版机构、教育主管部门、学校、老师等组成的一个链条式的“通道”。对于学生而言,上述组织、单位与个人,都能借用手中权力,为“作家进校园”卖书创造通途。郑渊洁提出批评,不是全部否定作家进校园的意义,而是想要关闭这个隐藏在幕后的权力通道,让学生自主选择与哪些作家交流、自由决定是否购买作家作品。

这些年来,童书作家借助各种渠道与推广方式,赚得了大量版税,同时也承受着来自外界的一些质疑,这些质疑除了借讲座名义强硬推销图书外,还包括对作品质量、内容价值观等方面的批评。比如有的童书作家,就被指性别观落后,一青少年刊物编辑曾撰文指出,在某位童书作家的儿童观中,“儿童是工具而非目的”。这种批评声音在公开发表后,曾引起一些议论,但这并未影响童书作家的作品持续“畅销”。

郑渊洁这次公开发难,引起外界对童书推销乱象的进一步关注,有望推动相关部门对进校园卖书行为强化监管。但与此同样重要的是,童书质量也要引起业内、评论界、家长们的重视。近十年来,有关童书的粗制滥造、内容成人化的批评经常见诸舆论,但一直到今天,这种状况仍然没能得到有效改善。童书乱象的难以遏制,是否与这块市场不够透明有关?与五花八门的推销有关?这需要人们严肃地审视,找出问题所在。

优秀的童话,故事性与文学性皆强,大人与小孩均可阅读,但中国畅销的童话书,有些只能借助一个接近于封闭的环境传播,并没法进入更多读者群的视野。无法接受大众读者的严苛要求,也使得童书作家丢失了使命感与责任心,“萝卜快了不洗泥”,流水线生产模式,作品数量可观,但质量堪忧。进校园违规卖书,这个还比较容易操作些,但想要童书质量普遍达优,甚至出现真正配得上、对得住巨额版税的经典之作,这才是最难的。 韩浩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