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以色列名剧首演版,时隔20年终于来华了!

原标题:这部以色列名剧首演版,时隔20年终于来华了!

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臻

前不久,随着电视剧《都挺好》的热播,剧中 “苏大强”的扮演者倪大红成了最近最炙手可热的人物。7月,在北京保利剧院首演,由倪大红主演的以色列剧作家汉诺赫·列文编剧的名作《安魂曲》中文版,在预售期便抢购一空。

其实原版以色列卡梅尔剧团作品《安魂曲》一直都被业界称之为戏剧大师列文的绝唱,曾于2004、2006、2012年三度来华,让许多北京戏剧观众念念不忘,但1999年首演时的《安魂曲》究竟是什么样的?二十年来始终是一个迷。

5月3日-5日将在上海美琪剧院上演五场《安魂曲》的演出,相信这个谜底也将随之揭晓。

首登上海舞台,剧团坚持使用1999版演员

说起《安魂曲》与中国观众的渊源,还要追溯到2004年10月,改编自三部契诃夫小说片段的《安魂曲》,应中国国家话剧院邀请,参加以“永远的契柯夫”为主题的国际戏剧节。

两年后的2006年,在首都剧场落成50周年之际,《安魂曲》作为唯一外邀剧目来京,再度引发中国戏剧界的轰动。《安魂曲》最近一次造访中国,时值是“中以建交20周年”的2012年,以色列卡梅尔剧院带着《安魂曲》到北京国家大剧院演出,足以看出这部作品对于以色列人心目中的绝对分量。

这一次《安魂曲》被邀请到本届上海静安现代戏剧谷,据“静安戏剧谷”相关负责人介绍,虽然该剧引进成本极高,但为了保证最佳的演出质量,剧团则坚持使用1999年的首演阵容,如今当年的演员在年龄上都相对增长了20岁,剧团演员平均年龄已在55岁以上,其中最年长的演员已有85岁,在需要家属随行照顾的情况下,无疑在巡演团队人数上也是非常庞大。

作为曾经在当年就远赴以色列观看过这部佳作的上海文广演艺集团副总裁喻荣军曾在“2019上海静安现代戏剧谷”开幕式上表示,“有的戏可能一辈子只能看到这么一次。”从当年看完《安魂曲》的那一刻起,把《安魂曲》带来上海便成了喻荣军的夙愿。终于在2019年他的愿望即将实现。

关于《安魂曲》

《安魂曲》于1999年3月19日在特拉维夫的卡梅尔剧场首演,彼时导演列文罹患骨癌,饱受病痛折磨,这也是他生前最后一次完整的创作,《安魂曲》首演的几个月后,列文辞世。

文本方面,《安魂曲》由《洛希尔的提琴》、《苦恼》、《在峡谷里》这三部契诃夫小说片断改编。但列文隐去了原本剧中的人物前史和身份,只保留了例如“老人、老妇、车夫、母亲”这样最简单的角色身份。

在列文举重若轻的导演风格下,安魂曲讲述了三个关于死亡的故事:

“做棺材板的老人一生都在斤斤计较生意的亏损,时常对老伴拳脚相加,从没有过一丝的温存,老伴去世,老人孑然一身,最终也撒手人寰;

不到一岁的婴儿,被人用开水浇死,年轻的母亲一生中第一次拥有的选择权,是否要为孩子的逝去而悲泣;

车夫的儿子刚刚离世,来来往往的客人却没有一个人能听他安安静静地诉说孩子的死因。

列文

另外,《安魂曲》全剧舞台呈现非常简朴。

此次卡梅尔剧团的艺术总监Omri Nitzan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曾介绍,《安魂曲》的舞台布景是受到了意大利画家朱塞佩·佩利扎·达·沃尔皮多(Giuseppe Pellizza da Volpedo, 1868-1907)名为《春牧歌》(Spring Idyll)的画作影响。

亚洲的木偶戏也给了列文很多灵感,他想把整座舞台变成一场旅程。“月亮、飞鸟等都是演员站在舞台上手举道具来示意,房子和树则由演员装扮而成,拉车的马也是演员举着“马头”系着“马尾巴”跑来跑去。轻松而生活化的表达,让本该悲伤的终局变得易于接受。”他表示。

延伸

2017年11月,列文剧作集《安魂曲:汉诺赫·列文戏剧精选集》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在当年的新书分享会上,新京报也曾对当时参加该活动的嘉宾濮存昕、过士行、李静、黄纪苏、孙兆勇等人进行过采访,借此《安魂曲》即将上演之际,我们也回顾一下他们每个人对于《安魂曲》这部作品切身的一些感受:

濮存昕:

“我真的承认,《安魂曲》是我看到的最好的戏剧。当大幕拉开,我们就变成了孩子,我们看到可以推动的房子,看到舞台上的马车,那一切把我们变成了孩子。我们仿佛看到了以前人类的戏剧的样子——那个大幕就那么拉上,天黑了,拉开,天就亮了。《安魂曲》是我们每个人的灵魂,在戏剧中的一个回归。我的梦想,希望将来可能会去演列文的戏。”

过士行:

“当初看列文戏的时候,一个著名导演跟我说,这个戏没什么新的手段,好多手段别人都用过了。但是我看完戏以后,觉得这个戏跟手段无关,我觉得它跟良心有关。列文是以色列的良心,所以我看他的戏,最大的感动就是流泪,你憋了很久的泪水就出来了,不由自主。在我们的文学里经常回避(苦难和死亡),可是列文的戏不是这样,《安魂曲》看完以后,我觉得在上帝的目光看不到的地方,列文在注视他。”

李静:

“看了《安魂曲》三遍,里面有一段戏,讲的是一位母亲排队去领一把糖果,‘要是我哭出来,这世界就会轻松些。’实际上,我觉得列文捕捉到了一种非常伟大的力量,这个力量可以说是一种属于每个人内心深处的原形力量。我们每个人都有,但是他帮我们发现了那个地方,所以他会击中每个人最柔软的那一部分。”

黄纪苏:

“我们以往对以色列的了解,都是一些报纸新闻上说哪爆炸了,哪劫持了,哪发生战争了。但是我们总觉得,好像只看见了他们的大炮,但是没有看到内心。如果要了解一个民族,你可以看它的毛发、衣服和帽子,但是你要看它的内心的时候,还真得有一把刀子,给这个民族开膛破肚,所以这样的戏剧有点像鲁迅的作品,它就是开膛破肚的东西。”

本文为文艺sao客(ID:so_art)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