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一念在故乡 一念在笔端

原标题:一念在故乡 一念在笔端

工作之余,达娃向两个女儿教授西藏乐器“扎念”的弹奏技巧。

今年3月,达娃通过30多年里积极搜(收)集、认真研究和精心汇编的《珀东班钦·乔列南杰著作全集》(全100卷)成功出版上市。

达娃整理的“波绒甲谐”手稿。

达娃先后参与了400多本古藏文编辑工作,图为编辑的部分书籍。

达娃同中国佛学院毕业的晋美江白一起探讨《珀东班钦·乔列南杰著作全集》。

2014年11月,达娃在甘肃夏河县调研。本报记者 格桑伦珠 裴聪 翻拍

达娃在研究西藏相关古籍文献。

达娃之女次仁曲珍展示荣获的各种奖状。 (本版图片均由本报记者 格桑伦珠 裴聪 摄)

2019年3月 ,由达娃搜(收)集、整理和汇编的价格为6500元一套、西藏藏文古籍出版社出版的《珀东班钦·乔列南杰著作全集》(全100卷)成功面世。抚摸着一本本带着油墨香味的书籍,达娃心里感到十分欣慰,倾注30多年的心血研究终于可以和更多的人分享。

今年56岁的达娃,出生于日喀则市聂拉木县波绒乡久多村。“波绒”在藏语意为“坚山沟”。“我的家乡有上下两个牧场,那里水草丰美、牛羊成群、人杰地灵;人们能歌善舞、勤劳朴实、和睦相处。”现在,达娃和家人长期居住在拉萨的老城区,但一提起自己的家乡,达娃总是充满了无限的热爱和眷恋,这也是他为什么要30多年坚持搜(收)集、整理和研究《珀东班钦·乔列南杰著作全集》的重要原因。

儿时的达娃在波绒乡的小学有过短暂的读书时光。作为家中的老大,他不得不待在家中帮父母放牧、分担家务和照顾家中8个弟弟妹妹。10多岁的时候,达娃跟随师父学习,当了一名兽医,就在那时,他学习了基础的藏文文字,一有空就拿起藏文版《西藏日报》学习,藏文水平有了显著提高。

直到今天,达娃还清楚地记得,那是1980年的一天,父亲作为生产队队长到聂拉木县城开会,知道儿子喜欢读书,就买了一本西藏民间故事《鸡猴故事》作为礼物送给达娃。拿到礼物的达娃十分高兴,当天就读了好几遍。“《鸡猴故事》讲述的是鸡和猴争夺地盘的故事,故事情节动人、民间谚语幽默风趣、藏文词汇量丰富,就像一块蛋糕一样,对小孩子来说特别有吸引力。”就是从这本书开始,达娃对阅读充满了兴趣,成为了读书爱好者。

放牧的时候,达娃也会带上一本书,由于经常看得入神,有时候忘记吆喝牛羊,直到它们跑到很远的地方才发现;有时候忘记看脚下的路况,经常被石头绊倒,疼得嗷嗷叫才回过神来。《格萨尔故事》是达娃特别钟爱的一本书,通过反复阅读,他将其中的故事情节深谙于心。在走南闯北的过程中,一听见民间艺人在说唱格萨尔,他都会驻足凝听,如痴如醉。作为一名兽医,达娃经常要走村入户、翻山越岭为农牧民服务,他总是会随身携带一本《格萨尔故事》,一有空就认真地阅读。同行的小伙伴知道他会讲很多格萨尔的故事,等工作结束后,都缠着他讲给大家听,在昏暗的油灯下,一讲就是一个通宵。

上世纪80年代,年轻勤奋的达娃经过乡里推荐,到县城学习了1年多驾驶,考取了驾驶证,了解和掌握了汽车的基本常识和维修技术。过了两年,他贷款7000元买了一辆二手的解放牌货车,在县里跑起了运输,经常往返于日喀则和拉萨。每到一个地方,卸完货后,其他司机都去喝甜茶或者躺在车里休息,而达娃则喜欢一个人悄悄地跑到新华书店里看书或者买上几本书。关于历史、民俗和传说等方面的书籍是达娃最喜欢看的内容,也就在那个阶段,他开始尝试写作。

一次在新华书店翻阅书籍时,达娃偶然看到《藏族历史年鉴》书中的一段话,“家乡的白玛曲林寺创始人珀东班钦是一名大学者和诗人,著有100多本书籍,口才出众的他在辩论会中还打败了其他两名大学者。”这本1982年出版的书至今还完整地摆放在达娃家的书架上。就在那一瞬间,达娃对家乡这个大人物的崇拜油然而生。

珀东班钦到底是怎么成为一名大学者的,他的著作有哪些?一连串问号出现在达娃的脑中。带着一颗好奇心,达娃走进白玛曲林寺了解珀东班钦以及他的著作。他发现,寺庙藏有的书籍数量没有记载的那么多,而且其中还有损害和遗失的地方。这让达娃感到些许遗憾:要是这些书籍能收集完整该多好。一个梦想埋下一颗种子。从此,达娃开始在西藏社科院、西藏大学、西藏图书馆和寺庙等收集相关的资料,拜访相关的学者,和大学生交流,开启了自己的研究之路。2005年,达娃还进入了百慈藏文研究室工作,和工作室其他工作人员一起研究该项工作。

为了做好这一项研究工作,达娃可谓是呕心沥血。因为前期经费不足,他只能租住最便宜的旅店,后来才在老城区的一个大院里租了一套便宜的房子和家人居住;一听说哪里有相关的文献资料,他就风尘仆仆赶往哪里,也因此吃了不少闭门羹;由于长期伏案工作,达娃患上了高度近视,头发熬得花白……好在《珀东班钦·乔列南杰著作全集》的顺利出版,圆了达娃多年的梦想。

除了喜欢读书、写作,文质彬彬的达娃还能歌善舞,弹得一手好“扎念”,也深深热爱着家乡的文化艺术。

据《西藏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图典》中记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旦嘎甲谐”艺术最初由聂拉木县白玛曲林寺的僧人创作,后来传到了萨迦县旦嘎乡。“甲谐”最初流传在寺庙里,主要在宗教节日期间进行,之后传到民间和当地传统歌舞融为一体,成为当地特有的一种民间艺术,随后代代相传沿袭至今。

“甲谐”在波绒乡也有着悠久的历史。"波绒甲谐"包含出征前的仪式和凯旋而归的庆祝仪式。上世纪90年代,乡里会跳的人很少了,面临消失的窘境。”为了让这一古老的文化再现光芒,达娃多次拜访唯一会跳“甲谐”的班觉老人,将舞蹈的历史、流程、唱词等一一用笔记录下来,整理成册。在县乡文化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出资2万元制作了服装、道具,开办了培训班,组织40多个农牧民参与其中,使得这一传统文化得到了及时的保护。

闲暇之余,达娃总会向自己的两个孩子讲述家乡的故事:青青的草场、欢腾的河水、智慧的大学者、豪迈的“甲谐”表演……他希望孩子们也像自己一样,热爱美丽的故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