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学校男童之死:央视连续两天揭学生被打家长被洗脑内幕

原标题:国学学校男童之死:央视连续两天揭学生被打家长被洗脑内幕

来源:上游新闻

2018年12月,吉林省四平市玉琨国学实验学校(以下称玉琨学校)三年级学生睿睿(化名),在校就读期间突然生病,数日后在就医途中不幸去世。睿睿父母事后发现该校存在诸多问题,怀疑睿睿死因另有隐情。

4月23日和24日,央视社会与法频道直播节目《热线12》,先后以《学校创始人称:你家杀业太重,我已超度五天》、《“国学”变洗脑,只招外省学生?》为题,聚焦玉琨学校涉嫌的宣传封建文化、借培训给家长洗脑等诸多问题,再次将这所位于吉林四平市伊通县偏僻农村的国学学校,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4月24日,记者从睿睿父母处了解到,他们向当地教育部门追问调查结果时,出现了县市两级教育局说法打架的情况——此前,伊通县教育局称该校并不存在“家长们反映的那些主要问题”,调查情况已汇报给上级;但四平市教育局却对此表示“没看到”、“不知道”。

▲央视《热线12》关于《国学学校九岁男童之死调查》

9岁男童死亡,两级教育部门说法“打架”

2018年12月,玉琨学校三年级学生睿睿在校生病,当月11日凌晨在治疗途中死亡。睿睿父母除认为学校校医涉嫌非法行医、延误孩子治疗外,还怀疑睿睿生前受到了虐待。

睿睿父亲周建奎称,2018年12月5日,周建奎在与睿睿班主任通话中,被告知孩子已经发烧一周了。同时,校医闫振丽告诉他,睿睿只是因积食引起的发烧,已经对睿睿进行治疗,每天只让他喝半碗粥,喂了“小食粉”。

伊通县教育局职教科秦科长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针对睿睿死亡事件有关部门对玉琨学校进行了多次调查,家长们反映的主要问题都不涉及。根据伊通县教育局提供的《调查情况》显示,保健老师闫振丽对孩子进行了刮痧拔罐物理降温,“学生生病期间,学生自己要求喝粥,不是家长说的每天半碗,而是每顿有粥和面食。”关于闫振丽的身份,《调查情况》称,闫振丽只是学校的保健老师,负责学生健康档案管理。中药粉的问题不存在,学校会提供一些药食同源的营养粉,不涉及违法问题。

4月23日,央视《热线12》报道中,睿睿室友则证明:“老师曾称睿睿是积食,不让他吃饭。”

对于伊通县教育局提供的这份《调查情况》,周建奎提出质疑,“大部分都是胡编”。他告诉记者,4月23日上午,他向伊通县教育局追问调查进展。该局职教科秦科长表示,没有新的调查结果,调查情况此前已经上报。他随后找到伊通县教育局的上级——四平市教育局,该局办公室杨主任却表示没有看到相关的调查情况,对于周建奎的种种疑问,只是回应:“不知道。”

▲央视《热线12》关注玉琨学校创办人王竑锜。

教育局接受央视采访:只是宣传中医文化,不能作为违法依据

睿睿父亲周建奎表示,2018年12月2日,校医发现睿睿身体不适后,曾给他吃过“小食粉”。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从2015年开始,校医诊脉后根据病情配置药粉,这在玉琨学校并非秘密,大部分家长手中都有“小食粉”。同时,该校还出版了一系列非正规宣传中医的书籍。

除了让学生们服用"小食粉"外,该校还让学生之间互相诊脉,并为对方配制”小食粉“治病。原玉琨学校学生小磊(化名)表示:“不生病的时候也让我们吃,老师说没有生不生病的概念,只不过是身上有病还没有发出来。”

▲玉琨学校学生相互诊脉,互开“小食粉”。

由伊通县教育局出具的《调查情况》指出,周建奎提出的中药粉问题不存在。学校会提供一些药食同源的营养粉,如枸杞、山药、银耳等,对孩子进行调理,“由家长自行准备,不涉及违法问题。”

央视《热线12》报道中,伊通县卫生局卫生监督所李科长认为,这些无法构成该校违法的依据。“小食粉”属于中医国学,就是发扬中医文化,“小食粉”降温属于食药同源,超市里都有售卖。

至于宣传“小食粉”的书籍,李科长称:“书我们看了,没有用,不作为依据,只能说明学校在宣传这些东西,但是不能说明学校让学生实践。”

▲央视对玉琨学校乱相进行连续报道,家长称家长培训班就是洗脑。

学生向央视投诉:老师经常体罚学生,最长3天不让吃饭

央视《热线12》曝光玉琨学校相关问题后,更多家长向央视爆料:多名儿童疑似遭到体罚,多名孩子至今仍有心理阴影,不敢独自入睡。

此前的报道显示,2018年5月,7岁男童小浩然被家长送到该校读书。2019年1月,学校突然打电话给小浩然奶奶,说因为孩子不听话,让她把孩子带回去。小浩然奶奶说:“回去的时候,小浩然走路姿势不太对劲,还吵着腿疼,嘴角都是上火结的痂。”第二天,奶奶带小浩然去看病才发现,他的腿红肿严重,不能回弯。多次跟孩子沟通后才知道,小浩然因调皮被老师惩罚做了一个多小时的蹲起,膝盖劳损后也没有被重视,才越来越严重。小浩然现在病情已经好多了,但是经常在晚上睡觉时候说:“奶奶,我害怕。”

在央视《热线12》报道中,原玉琨学校学生小磊表示,学校多名老师经常对学生进行体罚,“老师就直接把学生拽过去,一直打,从右脸到左脸打出一条疤来,又青又紫的。”小磊表示,“当时我们经常罚饭(不让吃饭),最长是三天不让吃饭,只能喝水。”

对于家长们反映的体罚学生的情况,伊通县教育局秦科长此前接受采访时曾予以否认,“学校没有体罚学生的情况,可能是有一些惩罚,但也是很高雅的。比如说从练气功的角度,让学生站桩。学生双腿弓着,双手向前伸出,类似与扎马步的动作,这是一种锻炼方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