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倘若关上网售处方药的大门

原标题:倘若关上网售处方药的大门

导读

一旦《药品管理法》彻底关上网售处方药大门,未来想通过处方外流带动药品零售,挤压医院处方药销售份额,或将更为艰难

全文2851字,点击文末链接可畅读全文,也欢迎参与文末评论。

在历经多次放开和收紧后,网售处方药确定将成为“禁区”。▵ 图/财新记者 丁刚

文|财新记者 马丹萌 黄姝伦

在历经多次放开和收紧后,网售处方药或将确定成为“禁区”。《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修订草案)》(以下简称修订草案)已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审议,规范网络售药再次受到热议。修订草案提出,药品网络销售第三方平台提供者应当备案,履行资质审查、制止和报告违法行为、停止提供网络销售平台服务等义务,并明确不得通过药品网络销售第三方平台直接销售处方药。

该草案一旦通过,则意味着处方药网售平台可能面临违法。据财新记者了解,4月23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却并未就修订草案做出表决。事实上,对于《药品管理法》的修订内容,各界人士尚难完全达成共识。

此前一名接近国家药监局人士曾告诉财新记者,何为“网售处方药”行为,或许还需厘清,目前多数医药电商采取的都是线上下单、货到付款的方式,“怎么样才算完成交易?是咨询了、提交订单了就算一笔交易,还是到最后付款才算交易?目前没有明确界定。”该人士指出,目前通常将“交易”定义为要在网上完成付款,而线上下单、货到付款方式或不在此列。

网售处方药此前一直处于“灰色地带”,放开与收紧信号均反复出现。2017年11月,原食药总局发布了《网络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3个月后,其再次发布《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两份文件都明确指出“不得通过网络销售处方药和国家有专门管理要求的药品”,向个人消费者售药的网站“不得通过网络发布处方药信息”,2月的文件还提出,单体药店连非处方药也不得在网上售卖。

但在2018年4月时,“收紧”趋势即出现松动。当时,《财新周刊》发表《谁在消灭低价药?》一文,介绍上述趋势的同时,也披露有为数众多的药企为维护医院药房的高价,对互联网药品进行“维价”,要求零售商的价格必须高于医院。

此文后被纳入有关部门讨论视野,前述接近国家药监局人士在一次会议上透露,药监局等相关部门正在重新“研究网售处方药要不要放开,放开到什么程度。

国盛证券近期发布的一份研报也提示有“松动”迹象。研报指出,今年3月21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曾召集相关企业(包括药品生产经营企业、网络交易服务平台企业)、行业协会及部分省、市药监局再次进行商讨。根据当时研报的预计,“虽然网售处方药政策仍可能面临调整,但有条件放开可能性较大,落地或在上半年。

但此次修订草案再次否认这一趋势,其明确提出,不得通过药品网络销售第三方平台直接销售处方药。此外,药品网络销售第三方平台提供者应当备案,履行资质审查、制止和报告违法行为、停止提供网络销售平台服务等义务;同时将增加处罚行为,对药品网络销售第三方平台未履行资质审查、报告违法行为、停止提供网络销售平台服务等义务,以及编造、散步虚假药品安全信息等行为,均将受到处罚。

监管难题

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教授王岳曾发表论文指出,纵观美国、英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其政府对网售处方药的监管态度不一。但发达国家普遍对互联网药品经营抱有宽容的态度。

美国在2013年通过网络零售药品高达743亿美元,约占药品零售市场的30%,其中七成来自于网售处方药。即使如日本的网售药品政策相对保守,处方药互联网经营受限,政府也已建立起包括第三方药品互联网销售平台在内的网络药品发展模式,部分医药电商平台也正逐步探索推行处方药的O2O模式。

试图关闭网售处方药大门或与监管困难有关。在此之前,网络售药平台对处方的来源及真伪都难以核实,财新记者发现多个处方药网售平台虽都要求“上传处方照片”,但事实上,上传任何照片都能过审,无需处方就能买到处方药的平台大量存在。

难以撬动的医院“蛋糕”

“我们不允许网售处方药最大的障碍来自于处方不能外流。”前述接近药监局人士曾称。网售处方药依赖于处方外流,尤其需要打通医院与药品零售端的电子处方系统,这一系统如能落地,也将撬动医院药品销售的“蛋糕”。

药品销售通常有两条渠道,一条由公立医院药房垄断,另一条则为药店及其他零售渠道,其中,公立医院是药品销售的主要渠道,销售额占比超过七成,“以药养医”也成常态。

2017年,全国开始推行公立医院“药品零加成”,即取消药品进价基础上不超过15%加成作价的制度,希望能进一步降低药价。在今年4月11日由广东省药学会主办的一场研讨会上,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医疗管理处副处长张文宝指出,取消药品加成,医院的药学中心从“利润”中心变成了成本中心,带来了养设备、养人、养场地的负担。

独家|网售处方药准禁令有望松动 业界激辩 [2018-05-24]

在互联网能合法买卖处方药吗? 从2017年11月至2018年2月,三个月之间,就药品在互联网的经营和销售,原食药总局发布了两份征求意见稿。一旦落实,网售处方药的大门将被关闭(参见“网售处方药大门拟全面关闭 政策趋紧原因何在?”)。但目前两份文件的最终版本迟迟未面世,据财新记者了解,网售处方药的既定政策将作出调整。

一名接近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下称药监局)的人士透露,药监局等相关部门正在重新“研究网售处方药要不要放开,放开到什么程度。

事实上,虽然网络销售处方药并不符合国家政策,但越来越多的零售药商“触网”,上网购买处方药的患者也日渐增长,其原因除了购药更为便利外,也和一些药品价格比医院更为低廉有关。4月2日出版的《财新周刊》发表“谁在消灭低价药?”一文,介绍上述趋势的同时,也披露有为数众多的药企为维护医院药房的高价,对互联网药品进行“维价”,要求零售商的价格必须高于医院。此文也纳入有关部门讨论的视野。

暗战网售处方药 [2018-04-02]

“药品网络销售者为药品零售连锁企业的,不得通过网络销售处方药和国家有专门管理要求的药品。”“向个人消费者销售药品的网站不得通过网络发布处方药信息。”这是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下称食药总局)起草的《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第二章第八条及第十二条中的内容。

食药总局在同期发布的“关于此次《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的起草说明中”指出,2017年初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企业审批(第三方平台除外)取消,拟开展互联网售药业务的企业大幅增加,监管对象增多,监管压力较大;此外,互联网药品经营的发展越来越快,参与主体和销售模式多样,销售地域广泛,监管能力和技术手段都跟不上。对此,业界人士却各有见解。

在争议声和担忧中,民间的尝试以或明或暗的方式,如同登上过山车,已经历了数轮起落。多年下来,行业对于撬动网上售药热情不减。

网售处方药大门拟全面关闭 政策趋紧原因何在?[2018-02-10]

“药品网络销售者为药品零售连锁企业的,不得通过网络销售处方药和国家有专门管理要求的药品。”“向个人消费者销售药品的网站不得通过网络发布处方药信息。

这是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下称食药总局)起草的《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第二章第八条及第十二条中的内容。该《征求意见稿》于2月9日发布在中国政府法制信息网,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至3月12日。

一电商平台负责人对财新记者表示,这一政策是一次“倒退”。

责编|任波

我们坚持并尊重原创版权,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转载授权、投稿及爆料请联络财新健康管理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