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的就剩硬实力——致褪去资本光环的游戏行业

原标题:拼的就剩硬实力——致褪去资本光环的游戏行业

从什么时候开始,“游戏”概念在资本市场变得不吃香了?

资本是最粗暴的,但也是最敏锐的。2018年,天神娱乐亏损75.22亿元,掌趣科技亏损31.68亿元,奥飞娱乐亏损16.13亿,三家游戏公司亏损金额合计123.03亿元,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在2018年中,净利润超过10亿元的游戏公司一共为八家,而这八家公司的年度净利加起来90亿元都不到。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choice

进入2019年后,“游戏”概念的走低似乎也没有得到太大的改善。2018年12月与2019年1月份,元力股份以1.1亿和2.2亿卖掉了创娱网络和冰鸟游戏两家公司,而这两家公司2018年的营收分别为1.16亿和7.39亿,一共作价3.3亿出售的这个价格多少让人心觉低估。

从2012年手游兴起到现在,游戏行业在资本市场经历了疯狂也走过了低潮,不少市盈率曾高达百倍,年内涨幅逾300%的游戏公司如今却面临估值洼地。我们不禁想问,“游戏”概念在资本市场已经不吃香了吗?如何看待游戏资本的变迁?遭遇过红利触顶、行规趋严的游戏业,又该如何重新启动?

一、曾经走过的那些辉煌,2013年十大牛股中“手游概念”占位3席!

资本市场开始对手游行业抛出橄榄枝,最早追溯到2012年、2013年左右,游戏产业急速发展的势头点燃了资本的炒作之风,而游戏概念股也自然成为了股市爆炒的对象。

2013年即便在上证综指下跌6.75%的情况下,网络游戏概念股(算术平均)仍逆势上扬,全年上涨63.1%。对此唐骏曾发表过评论:“这次的手游概念已经不是简单的被炒作了,它是泡沫,一个巨大的泡沫,更是疯狂地在裸奔。”彼时资本市场对游戏概念股的狂热程度可见一斑。

那么具体来看,2013年游戏公司的股价到底有多疯狂呢?根据同花顺财经统计,2013年的十大牛股中就有3家公司与游戏业务有关联,分别是掌趣科技,中青宝和华谊兄弟。其中掌趣科技凭借420%的年内涨幅稳居冠军之位,中青宝和华谊兄弟的年内涨幅分别为334%和332%,名列第六和第七。

数据来源:同花顺财经

以“妖股”中青宝为例,其股价从2012年12月7日最低价每股8.40元,一路高歌至2013年9月6日最高点90.48元,在短短9个月内股价实现近10倍的增长,当天中青宝的市盈率高达318倍。

这样一只短时间暴涨逾10倍的大牛股,正是因为傍上了“手游”概念而遭到热炒,2013年8月斥资4.4亿收购苏摩科技和美峰数码各自51%的股权,股价扶摇直上,甚至在2013年十大牛股中占有一席之地。

二、2013-2015年,“游戏并购”井喷式增长,高溢价收购屡见不鲜

当时很多人已经开始意识到,“游戏概念”是个好东西,于是收购、并购、投资游戏公司,加码游戏业务等情况不断上演。同时传统行业龙头如果想要转型,通过并购游戏公司来粉饰业绩,在当时也是个相当划算的做法。

因此从2013年起,游戏公司就成了资本市场上备受瞩目的热门资产之一,大好的前景引得无数热钱纷纷涌入游戏概念股中疯狂炒作。而随着游戏投资并购狂潮的风起云涌,交易金额动辄上千万甚至上亿元。

据《2015国内游戏行业融资报告》显示,在2013年到2015年三年时间里,游戏并购呈现井喷式增长,2013年游戏行业涉及的并购交易金额为188亿元,2014年为253亿元,至2015年该数字更是高达615亿元,远远超过前两年之和。

主营为汽车零部件制造生产的世纪华通,在2014年收购天游软件、七酷网络之后,股价一路连拉14个涨停板。

主营为影视娱乐的华谊兄弟,斥资19亿元认购英雄互娱20%的股份,溢价795倍震惊了整个市场。连深证交易所都发去了一封问询函,要求华谊兄弟就估值过高的问题作出解释。

可以说从那个时候开始,游戏公司圈下了大量热钱,而从事钢铁、煤炭、纺织、建筑等传统行业的公司则不断通过并购涉足手游、页游领域,高溢价收购事件屡见不鲜。

三、2016-2018年,行业出现拐点,游戏相关市值出现跳水

2015年的“游戏热”助力网络游戏概念股板块市值节节高升,从2013年的4279亿元飙升至13945亿元。那么13945亿元是一个什么概念?截至2015年12月31日,贵州茅台市值约为2740亿元,同年网络游戏概念股板块市值约等于5个茅台!

但是进入到2016年后,“游戏”概念开始出现下滑,一路直线下挫,到2018年市值狂泻至6174亿,较2015年最高点蒸发近7771亿元。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choice

板块市值大幅跳水的背后,恰恰反映出游戏公司在近三年中的举步维艰。

2016年9月,“史上最严”重组新规落地,游戏、VR、影视、互联网金融等轻资产类并购监管审核趋严,直接给投资并购市场泼了一盆凉水。

广证恒生曾于2018年1月10日发布游戏行业专题报告称,在2015年到2017年三年间,共有72家A股上市参与155个游戏并购事件。2017年全年交易数量仅为39起,同比减少36.07%,涉及重大资产重组的单笔交易金额由43.24亿元下降至19.60亿元。游戏类资产估值水平持续走低,2015/2016/2017年游戏标的平均动态PE分别为14.30/11.70/9.60。

除了2016年国家高压监管致游戏公司在并购市场遇冷,游戏类资产估值持续下滑以外,2018年版号停发的消息对于游戏行业而言又是一拳重击。据中国证券报统计,2018年前三季度国内上市的51家游戏公司中,共有21家公司出现净利润下滑,占比42%。有31家公司营收下滑超过1亿元,有4家公司下滑突破10亿元。

与此同时,诸如腾讯网易这类龙头企业的日子也并不好过。以腾讯为例,其股价于2018年10月26日创下新低,收盘价报每股260港元,较同年2月初475.72港元的高点直线下滑,全年跌幅达35%。而网易2018年全年跌幅达34%,市值蒸发逾150亿美元。种种迹象似乎都在表明,在那段时间内,游戏行业一步步陷入凛冬之中,却毫无招架之力。

四、“游戏”概念走低的背后:大盘、政策、增长乏力成三大要素

如今,网络游戏概念股逆市大涨的盛况早已不复存在,各类融资并购案件也多见于头部企业之间,中小企业若想拿到融资越发困难。那么游戏行业恰逢资本凛冬的背后,到底有哪些因素在推波助澜呢?手游那点事认为主要取决于资本大盘的走低、游戏行业政策的加紧、以及游戏业务增长放缓、公司经营不如预期等。

首先从股票市场表现而言,在杠杆资金大量流入与央行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等多重刺激下,中国A股终于在2014年7月启动了牛市行情,上证综指于2015年6月12日一度站上5178点高位。但在随后的6月19日,沪指遭遇了逾300点的断崖式下跌,千股封停的惨状至今仍令人胆战心惊。随着这一轮杠杆牛市的破灭,A股市场便步入了漫长的熊市当中。据彭博数据显示,A股2018年全年市值蒸发近2.4万亿美元,而中国股市也赢得了“熊冠全球”的称号。大盘走势萎靡不振之下,网络游戏板块的市值也随之大跌,投资者情绪已呈一定的悲观状态。

除了股票市场回天乏力之外,国家部门从2016年开始对游戏行业采取了一系列整治措施。诚然,游戏市场在2013年到2015年均录得高速增长,但这般野蛮生长的背后也积聚了许多行业乱象。2016年开始,相关部门对游戏行业的监管越趋严格。

除了股票市场萎靡不振与行业监管趋严以外,游戏行业发展增速大不如前与部分游戏公司本身经营不善这两点也是游戏公司遭遇资本寒冬的重要原因。

据伽马数据发布的《2018年游戏产业报告》显示,从2011年至2014年,中国游戏市场的实际销售收入增速一直维持在30%以上,呈现出稳定且高速增长的状态;2015年至2017年期间,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增速便降至25%以下,到了2018年更是只有个位数的增长率。伴随着游戏行业格局已定,人口红利消失殆尽,游戏概念股的圈钱光环也逐步褪去。

游戏行业发展趋缓已是不争的事实,而游戏公司本身经营状况不理想也是令投资者望而却步的原因所在。许多溢价几十倍收购回来游戏公司,却屡屡上演业绩承诺不达标的闹剧。

以天舟文化为例,其于2013年宣布以21倍溢价收购神奇时代业绩承诺并未达标,最终导致了高达10.36亿元的商誉减值,母公司在2018年面临严重亏损。在并表利润不及预期与商誉减值的双重风险下,寄希望于依靠游戏公司粉饰业绩的传统行业上市企业已逐渐回归理性。

五、爆发—沉淀—价值回归,2019年游戏业如何整装再出发?

回顾2013年到2018年,游戏行业这六年,见证过资本市场上的那些疯狂且辉煌的过去,也经历了“去泡沫”的冷静时期。2013年游戏行业野蛮生长,吸引了一波热钱入市炒作后,确实得到了不少投资者的目光。但随着行业发展逐渐规范,监管措施逐步落地,游戏公司盲目并购的乱象已大大减少,资本泡沫也渐渐挤出,股价与市盈率也恢复到正常甚至偏低的水平。

在经历过这么多年的激烈竞争与腥风血雨之后,游戏行业中的幸存者已凭借实力与产品站稳了脚跟,不少游戏公司顶住了巨大的压力,交出了一份份令人惊喜的2018年财报。

过去我们共同走过了“爆发—沉淀—逐渐回归价值”的过程。如今沪指攀上3200点,股市情绪逐步升温,再加上版号恢复发放等利好因素加持,相信在过去几年中饱受资本寒冬与高压监管的游戏行业,能够迎来更坚固、更温暖、更真实的春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