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史玉柱被带走传言背后:305亿大收购再起波澜,自曝遭投资人暗算

原标题:史玉柱被带走传言背后:305亿大收购再起波澜,自曝遭投资人暗算

巨人网络辟谣“董事长史玉柱被警察带走”公司已经报警

  4月24日晚,名为“土肥圆10”的东方财富网股吧用户有发帖称巨人网络董事长史玉柱于今日下午在杭州被警方带走,引发巨大关注。

当晚9点09分及10点18分,每天最多发一条微博的史玉柱连发两条微博回应,第一条称“马明哲以前给我说过,他们管理及战略都借助了外脑。年前聘请了麦肯锡对巨人网络管理及战略进行诊断。今天参加了总结会,受益非线(匪浅),巨人网络需要改进的地方还真不少”;第二条则直接表示:“为了破坏巨人网络重大资产重组项目审批,近期一直有人去证监会抹黑我,今天又公开造谣说我被杭州警方带走。为了私利做人没底线,那就不是人是畜生。”

100分钟内,第一条微博下已经有1985条回复,点赞及转发数量分别为840个与445次,成为其1383条微博中最热门的一条。

21点50分,巨人网络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1,网络传闻"巨人网络董事长史玉柱在杭州被警察带走",这为恶意、不实谣言。2,史总今天下午一直在巨人网络上海总部开会,有麦肯锡团队参会。3,公司已联系警方,将严肃追究造谣者法律责任。4,网络谣言猛于虎,没有谣言就没有伤害,请勿信谣、勿传谣。 ”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某接近史玉柱的巨人网络高管表示:“我今天下午还见到了史总,他下午都在上海,哪去杭州。公司已经报警,警方后续在处理这个谣言。”

305亿大收购再起波澜

史玉柱的一句“为了破坏巨人网络重大资产重组项目审批”,让人再度想起了被称之为“蛇吞象”式的305亿大收购。

2018年11月6日,巨人网络宣布重启305亿元重大收购案。它的目标是棋牌游戏公司playtika,净资产是巨人网络的5倍左右。如果收购成功,巨人网络的净资产将从91.73亿元暴涨到超过400亿元。这将成为A股最大的游戏收购案。

根据巨人网络公布的交易草案,巨人网络以发行股份方式购买资产,不作配套募资,发行对象为重庆拨萃、上海准基、泛海投资、上海鸿长、上海瓴逸、上海瓴熠、重庆杰资、弘毅创领、宏景国盛、昆明金润。此外,还增加了四年103亿元的业绩对赌。

早在2016年,史玉柱就曾尝试进行对playtika的收购,但在收购谈判中,财团二股东改了主意。有报道称,对方打算把playtika装进自己的香港上市公司,而不再让给巨人网络。这个小算盘,成为史玉柱在未来三年的梦魇。

随着国内对游戏行业政策日趋收紧,巨人网络的日子也一天比一天不好过。巨人网络的股价从2016年定下收购方案时的32.45元,已经下跌到截至4月25日收盘的19.84元。

公司公布的2018年度业绩快报显示,2018年,巨人网络实现营收37.79亿元,同比增长30.03%,但净利润从同期的12.90亿元下降至12.01亿元,同比下降6.87%。

playtika在海外的优秀表现,成为巨人网络应对国内市场萎缩的一大支柱。不过,自从2016年以来,playtika带给史玉柱和巨人网络的就是无休止的烦恼。

2018年9月,史玉柱曾发微博称:“最近遭受人身安全威胁、网络谣言攻击等。公司已报案。”并在微博发布后的第二天,宣布撤回收购方案。但短短一个月后,史玉柱跟出资人握手言和,重新启动了收购。

有人将这一风波背后的主使者指向了宁波富豪郁国祥。据大摩财经称,接近郁国祥的人表示:他曾对外放风说,巨人网络收购playtika的交易要黄了,playtika要改到香港上市。这背后的小动作让史玉柱非常不满。

而在2018年11月重启收购以来,巨人网络的重大资产重组也并非一帆风顺。

2019年1月8日,巨人网络为重大资产重组聘请的评估机构北京中企华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接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中企华在执行广东广州日报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收购上海香榭丽广告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股权项目业务中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证监会对中企华立案调查,目前尚未最终结案。根据相关规定,证监会于2019年1月25日出具了《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申请中止审查通知书》,中止审查巨人网络的重大资产重组申请文件。

此后,巨人网络认为,这一事件并不影响评估方的证券从业资格,申请向证监会恢复审查。

在此次史玉柱遭遇被抓传言之前,2019年4月2日,证监会对行政许可下达了二次审查意见反馈,要求巨人网络解释playtika旗下游戏排名流水异于同行业可比棋牌类游戏的具体原因及合理性,相关游戏平台具有永续生命周期的合理性,以及一旦游戏生命周期衰退,对标的资产收益法预测及持续盈利能力的影响等。

用脑白金折磨中国人十几年

作为中国当代最具传奇色彩的商人之一,史玉柱卓绝的商业才能与跌宕的人生经历始终为人们津津乐道。

出生于1962年的他,1980年以全县第一、数学接近满分的成绩考入浙江大学。1989年1月毕业于深圳大学研究生院后,他带着借来的4000元钱下海创业,研发出的桌面中文电脑软件“m-6401”首次在电脑中实现打字机的功能,解决了当时电脑必须配中文打字机的困局,4个月后营收便达到100万元。

后来,史玉柱又推出享誉国内的巨人汉卡。1991年,史玉柱成立巨人公司,1993年,销售额已高达3.6亿元,成为中国第二大民营高科技企业,29岁的史玉柱亦成为国人榜样、时代标兵。

此后,史玉柱开始带领巨人集团在保健品、服装、软件等30多个领域开疆扩土,并于1994年开始建造巨人大厦,且楼层越来越高。过于乐观的预期背后,是难以承受的巨额成本,内部抽调、外部拆借等多种方式均未能挽救此次危机,虽未进入破产程序,当时的巨人集团已经名存实亡。1996年,巨人大厦停工,史玉柱逐渐消失在公众视野。

之后五年间,背着“中国首负”称号的史玉柱的首要任务是如何偿还2.5亿元的债务,他选择的方式是保健品。1998年起,经过一系列调查走访与精雕细琢,折磨中国人民十几年的“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问世,2000年销售额即高达13亿元,成为国内保健品龙头,史玉柱也在当年秋天还清了全部债务,重新崛起。2001年,他又推出了同样“洗脑”的黄金搭档,将自己的成功不断复制。

2004年,史玉柱成立上海征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并担任董事长,2005年11月15日,《征途》正式开启内测。史玉柱用2万人的业内最大团队将《征途》的宣传广告贴满了1800个二三线城市的网吧,到2007年时已经成为全球第3款同时在线人数超过100万的中文网络游戏,月销售收入突破1.6亿元,之后又通过推出《征途2》、《巫师之怒》等网游获得了不菲的利润,成为中国最赚钱的游戏公司老板。

2007年,更名巨人网络的上海征途在纽交所上市,市值一度超过500亿元人民币。但随后巨人网络股价日渐低迷,多次跌破发行价。2013年4月,史玉柱辞去巨人网络CEO职位。3个月后,在美上市6年的巨人网络宣布退市,完成退市交割时估值约200亿元人民币。

2015年11月10日,巨人网络以130.91亿元价格借壳世纪游轮完成A股上市,巅峰时市值曾高达1500亿元人民币。但自2017年起,巨人网络再没推出可与《征途》相媲美的游戏,股价从74元跌至19元,营收及净利润也呈下降趋势,风光不再。

或许是受此影响,史玉柱再次试图进入新的领域,自2016年起便试图收购海外棋牌游戏公司playtika,并在合作方反水后于2018年底再次重启,收购规模高达305亿元。

p2p投三雷俩

如果说脑白金是史玉柱给中国人留下的最深刻印象,那么互联网金融领域的投资就成了史玉柱的滑铁卢。

2003年,史玉柱将脑白金和黄金搭档的知识产权及其营销网络75%的股权作价12.4亿元人民币出售,其中现金6.36亿人民币,史玉柱开始尝试投资。他以极低的价格购买了华夏银行与民生银行股票,3年间3亿元的成本便翻了数十倍至130亿元,甚至一度价值数千亿元。

这让史玉柱被外界视为投资奇才,甚至为其如法炮制了股神巴菲特的“午餐拍卖”,拍卖价格超过百万,但此后,史玉柱的投资成绩单似乎越来越不尽人意。

2012年12月,刚刚创立团贷网的唐军以213万元的价格拍下了史玉柱的“天价午餐”,三小时的谈话过后,唐军创办的团贷网拿到了史玉柱的投资,唐军本人也从史玉柱处获得不少资本市场领域的资源、指导与启发——2011年拍下史玉柱午餐的上海商人袁地保也向团贷网投资2000万,2015年起,团贷网分别通过借壳登陆新三板及A股市场,在资本运作方面手法日趋成熟。唐军曾在公开场合多次表示,这次见面是团贷网发展的分水岭。

经过史玉柱的引荐,唐军认识了分众传媒创始人江南春,并邀请其成为团贷网首席品牌营销顾问。唐军本人也有样学样,将团贷网团队从12年的20人极速扩张至15年的600人,团贷网规模迅速发展,并逐渐成为业内头部平台之一。

不料,数年后,意外降临。

2019年3月28日上午,东莞市公安局突然发布一则《情况通报》称,3月27日,唐军与团贷网联合创始人张林已经主动向东莞市公安局投案,目前警方已对团贷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并依法对二者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如若史玉柱被带走调查的传闻是真,或许是与团贷网的案件有关。

3月29日起,东莞市公安局连发多条公告通报团贷网一案进展,称公安部门已初步查明,团贷网设计虚假理财产品,通过线上、线下推广,向不特定投资人销售,大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犯罪;唐军、张林等人在案发前多次转移、隐匿团贷网平台资金,截至4月19日,已累计追缴、冻结唐某、张某转移、隐匿的资金人民币8.81亿元、港币2.12万元、美元5万元;截至4月2日,东莞市公安局累计冻结账户数2825个、冻结银行资金31.1亿元,查封涉案房产35套、飞机1架,扣押涉案车辆40辆。

根据官网,截至2019年2月28日,团贷网累计撮合融资总额1307.7亿元,借贷总余额145亿元,利息余额13.28亿元;当前借款人数37万人,当前出借人数22万人。2019年2月运营报告显示,至少有10名投资人单月投资额在300万元以上;网贷之家数据显示,团贷网投资规模最大的投资人,投资金额1178.2万元,排名第十的投资人投资金额为403.33万元。

2017年,史玉柱还曾卷入曾经的光伏大佬彭小峰的二次创业项目绿能宝的逾期事件。2015年初上线的绿能宝,自称“由二家国务院国资委监管的中央级企业携手彭小峰、许家印、史玉柱、陈义红、郑跃文、蔡朝晖、王张兴等商界公司大佬联合打造”,并于2016年登陆纳斯达克,股票代码SPI。

2017年4月,绿能宝出现兑付危机,大量投资人赴史玉柱微博维权,5月8日,史玉柱发布回应称:“几年前几位长江同学找我说,同班的彭小峰重新创业,大家一起支持他创业。我就答应了并认购一些其SPI公司的可转换债券,后转换成普通债券。也就是说我公司与SPI的唯一关系是SPI欠我们一笔钱。”

5月16日,史玉柱再次发布微博表示:“为啥有一批人在我微博里闹着要我替SPI还债?”并强调股东没有替公司还债的义务,且“我们从未做过股东”,“仅仅是个债权人而已”。他强调:“我从未参加过SPI股东会、董事会、管理经营会,也未参加过SPI、绿能宝的公开和内部任何活动,更没站过台,也没公开说过相关SPI和绿能宝的一句话。我们与SPI没一分钱往来,从未去过其经营场所,未登陆过其网站,不认识其经营层的人。”

2017年9月,巨人网络宣布通过二级全资子公司上海巨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 “巨加网络”),以8.19亿元成本控股深圳互金平台投哪网运营主体深圳旺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 “旺金金融”)。2018年末,巨人网络发布公告称将巨加网络51%的股权转让,但巨人网络全资子公司仍持有旺金金融第一大股东巨加网络49%的股份,而接盘方母公司信远控股创始人林荣强与史玉柱交往甚密,或有代持嫌疑。

公开信息显示,投哪网成立于2013年,截至2019年3月底,借贷余额50.70亿元,出借人数8.21万人,借款人数12.45万人。巨人网络2018年半年报显示,投哪网2018年上半年收入6.38亿元,占总营收的31.91%,成为公司第二大收入来源。2018年业绩快报显示,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 37.80万元,同比增长 30.03%,主要原因是公司 2017 年 12 月收购深圳旺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将其纳入合并范围。

此外,区块链的风口史玉柱也没有错过。2017年12月,国内三大虚拟货币交易所之一的OKEx所属OK集团发布公告称获数千万美元投资,投资方包括史玉柱创立的巨人网络集团、王亚伟创立的千合资本、艺龙旅行网创始人唐越、美图董事长蔡文胜创立的隆领资本,早期投资方策源创投进行了跟投。

2017年9月,监管部门发布ICO禁令,2018年3月,巨人网络公告称以2850万美元转让所持有的14%OKC股权,但工商信息中仍能查到巨人网络的该部分持股,另外OK集团旗下公司OKC Holdings Corporation 13%的股份亦归史玉柱女儿史静所有。

被查是传言,但P2P频繁暴雷、区块链热度过去、游戏公司收购频繁遭遇风波之后,史玉柱或许需要重新思考下一步的方向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