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欧盟调查德系汽车三巨头释放的信号

原标题:欧盟调查德系汽车三巨头释放的信号

姚琦

近日,欧盟委员会在官网披露,因持续怀疑并结合前期调查发现,宝马、戴姆勒和大众三家车企,涉嫌在汽、柴油乘用车排放技术的相关应用上,存在共谋而限制技术竞争行为,时间可能超过10年。

欧盟委员会声明,此次依据禁止垄断协议控制产量、市场或技术发展的欧盟条约规定而展开调查,并不与欧盟环保法律调查案件相关。重点是调查汽车业三大标杆性企业,究竟在车辆排放领域,长期以来采取了哪些阻碍创新、抑制竞争以及无视消费者、社会环境的行为。

此调查以及后续结果,无论是在执法对比、社会监督还是环保标准检视上,应很有价值。

在欧洲区域内,汽车、航空等废气排放法定标准一直都在领全球之先,因此,相应的技术发展和行业标准也貌似高高在上,往往给人一种错觉,欧洲企业既是守法楷模又是创新标兵。

但从欧委会披露的信息和已处理案件来看,十多年以来的欧洲汽车业,无论是在汽车零部件供应,还是排放技术性应用方面,主要车企之间的竞争,并非一般认为的那么激烈,相应的产品质量和价格,是否确为竞争之后的真实性价比,是否最终掠夺了不应得的消费者利益,至少已产生了另外一种结论的趋势。

欧委会发现,在以减少氮氧化物排放而采用尿素罐尺寸和添加方式、以过滤发动机直喷而带来细颗粒物排放的装置引入等代表性方面,出于自身经济利益考虑,三方车企涉嫌实施了长期“共谋”技术控制或应用拖延。虽不直接涉及价格固定或市场分割,但仍属违法。

复杂如汽车行业,一般都具有较强的技术识别壁垒,尤其在创新前沿、新颖技术方面,更非一般消费者甚至执法监管者能轻易识别的。

由此,欧洲三大涉案车企(涉及旗下五大知名品牌)正是利用技术探索,企业交流、排放创新管控等名义,以“五方联盟”长期保持沟通,最终可能走向了通过创新追求产品差异、竞争优势的反面,进而涉嫌违反欧盟竞争法律。

可见,如何防止以合作之名,行阻碍甚至控制技术创新之实,将是各国监管、行业自治挥之不去的命题。无论是横向的直接竞争企业之间,还是纵向的上下游供应链企业之间,必要的交流和沟通确是工业化时代、技术化效率的必然需要,但如何及时发现和阻止,异常于社会经济规律或侵害市场整体利益的行为,显然非简单依靠立法,倡导公平竞争就能实现的。

欧委会在本次正式立案之前,早在2016年就在调查欧洲钢铁价格垄断案件的突袭调查中,获取了与本案件相关的早期线索,借此开启非外围调查。

2017年10月,借助德国竞争执法机构(卡特尔局)开启针对有涉嫌的这些德国汽车企业开始针对性调查,逐步增大力度,并在近期正式立案,全面加速调查程序,也依法接受涉事企业的证据查询和有效抗辩等。

分析走在正式立案之前,德国《明镜》等主流媒体,消息灵通媒体的不断曝出有深度报道,所披露或推演的企业间“共谋”行为,多数线索都应合在了最终监管机关的正式文件之上。可见专业且敬业的媒体,在加快案件发现,支持监管调查,发挥社会监督方面有特殊作用。

与此同时,随着媒体爆料深度和执法机关关注的加大,内部圈子“共谋”本是最难从外围调查突破的“协议垄断”,却因核心参加成员的主动“自首”而揭开冰山内幕。除了压力,其对涉案企业的激励依据是,明确规定于欧盟竞争法中的“自首宽大”程序机制与处罚待遇。

当然,究竟是大众还是奔驰,将被视为自破“五方联盟”的头功之企,还得等欧委会后续调查进展和相关企业配合态度、价值等后续公布方知。但豪无疑问的是,正是因为调查跟进、媒体专业和依法自首机制设计,才是巨型企业也不得不低头认错的系统机制和社会共识。

此案中的德国三大车企,涉及乘用车产品不少且大量面对消费者,众所周知,中国属于大众、宝马等乘用车产品长期以来的大市场,尤其是购买进口汽车的中国消费者群体们,是否也因此已经遭受相应损失,应是一个各界值得重视的可能。

同时,按照我国反垄断法,以维护消费者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为目的,限制开发、使用新技术、新产品也是严重违法。中国竞争执法主管机构,应有足够依据,按照执法合作等程序,适时开启必要调查。

此外,因应我们国内环保意识加强,立法完善、执法力度不断增强的趋势,总体已有较大改善,但城市空气质量等与汽车尾气相关的环境指标,仍是较难啃的骨头。除去油品质量、工业废气等技术性因素以及灰尘扬沙、生活废气等不可控因素以外,是否可能存在类似本案反映出的技术性“垄断联盟”,以行业标准、技术交流之名,一起控制或至少延缓创新技术、新产品的推广,应是竞争执法监管、不同于环保执法监管所应考虑的。

汽车制造业,受惠于中国引领的纯电动创新驱动,不仅是车用能源方式变革、汽车核心零部件的更替,更意味着环保友好、排放考核方面的重大飞跃。但恰因于此,在新一轮次的汽车产业变革之中,核心零部件制造、产业相关标准制定,其中是否可能出现新一批次的“引领者”,比如,动力电池技术领先者,复合材料创新者等,是否可能采取类似的“N方圈子”商议控制、延缓技术更迭,以吃尽每一代产品的最大利益为最直接目的,延缓投放新型产品或技术而无视社会消费者整体利益,都应引起我们执法、产业和社会各界重视。

毕竟我们正在努力建设一个开放、法治和公平的国际化营商环境,鼓励创新而非垄断。

(作者单位: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