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密密麻麻、重重叠叠!钱塘江畔出现“共享汽车坟场”,侵占农用地

原标题:密密麻麻、重重叠叠!钱塘江畔出现“共享汽车坟场”,侵占农用地

每经记者:张潇尹 王帆 每经编辑:徐斐 王嘉琦

图片来源:东方IC

上面这张照片,位于南京某处。多个品牌的共享单车因在市区内违规停放而被收缴运送至此地,形成了一座触目惊心的“共享单车坟场”。在全国,这样的“坟场”还有很多。各种颜色的单车堆在一起,像是美丽的花田,也是对盲目扩张的讽刺。

共享单车的烧钱大战已经偃旗息鼓,但资本的逻辑似乎没有变,近日,在杭州钱塘江边出现了多处“共享汽车坟场”。

图片来源:东方IC

“共享汽车坟场”再次暴露了这一行业的窘境,毕竟2018年的倒闭潮,就已经让共享汽车行业元气大伤。

看到这里,市场不禁想问:共享汽车究竟是烧钱的机器,还是赚钱的希望?

共享汽车坟场侵占农用地?

2013年,共享汽车“冒了个头”,开始等待自己的黄金时代。但五六年过去了,它还在等待。

眼看着共享经济潮起潮落,共享汽车领域却始终不温不火。

如果说它发展慢,但从蓬勃发展到行业大洗牌,只用了两年时间,一度诞生了数百家共享车企。

可若要说它发展快,截至2018年底,共享汽车的用户规模还在千万级别徘徊,而同期共享单车的用户数已达到2.35亿。

4月初,一段杭州共享汽车“坟场”的视频火了起来,再次让这一行业的窘境暴露无遗。毕竟2018年的倒闭潮,就已经让共享汽车行业元气大伤。

图片来源:东方IC

一块近20亩的土地,相当于30多个篮球场,数千辆破旧的共享汽车,刚发新芽的青草……几个原本不相干的意象,拼凑出一幅复杂又“讽刺”的画面:一边是新生,一边是遗忘。

杭州市西湖区双浦镇上的共享汽车“坟场”火了以后,外张村这块被人遗忘的田地也不再无人问津。

图片来源:东方IC

摄像机、无人机出现了,一张张触目惊心的照片被传出;吊车、货车也出现了,因为这些共享汽车要被运走了。

去哪里?去桐庐。

4月7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双浦镇外张村,这是个不大的村庄,只有600多户家庭,耕地总面积不过1500余亩。刚到村口,记者就遇到了村里驶出的货车。

随后记者来到了共享汽车“坟场”所在地,远远地可以看到,几辆吊车、货车停在里面,而数位工人正在紧张地作业。

离得近了,记者才被眼前的景象震惊:数千辆共享汽车躺在这里,与杂草相伴,甚至一眼望不到边。有的共享汽车身上沾了不少泥点。

一位在旁边农田劳作的村民告诉记者,这里的共享汽车已经停放了一年多,现在开始搬迁了。

一位货车司机向记者表示,这里的搬运工作已经进行了三四天,预计还要继续十来天。“这里开始(搬运)的第一天我就过来了,这一块(共享汽车)多得很,这些车也不全是报废没用的,也有还能用的。”

至于车的流向,该司机表示这些共享汽车只是换了个地方放,“这些车不是要拉去卖了,是这里不让放了,他们公司要(把车)搬到桐庐的一个山沟里”。

其向记者展示的地图也证实了这一点,这些被运走的共享汽车将在桐庐县塘源村“卸货”。公开资料显示,塘源村与外张村人口数量差不多,耕地总面积有2000余亩。

随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了某电动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这些被“遗忘”的共享汽车,正是由该公司负责运营。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潇尹 摄

该公司品牌部门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在双浦镇的停车场属于暂时停放性质,“那边主要是2013年投放的车辆,比较老化。我们需要更新换代,所以现在那边的车辆已经交给第三方了,具体由他们来处理。”

那么,货车司机口中的“车辆全部搬到桐庐”的操作,也是由第三方执行吗?

对此,该负责人表示并不清楚,“如果是搬到桐庐去,那可能是我们公司在桐庐的业务发展需要”。

不过,上述司机向记者透露,“(桐庐)那边卸货的地方太小了,放不下,所以公司已经开始控制搬运货车的数量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了共享汽车停放区域的值班室,发现值班室门口贴着一张“车辆移库发运计划表”。

车辆移库发运计划表(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潇尹 摄)

表格显示,4月3日是移库发运的第一天,当天移库发运的数量为118辆;4月4日移库发运的车辆数最多,达到193辆;4月5日和6日移库发运的车辆数分别为123辆和97辆。

而上海文飞永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高飞向记者分析,这家电动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将塘源村土地作为停车场,不排除依旧侵占农用地的可能。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

根据高飞的说法,农用地并不符合企业建停车场用地的要求。根据相关规定,单独新建公共停车场用地规划性质为社会停车场用地。此外,在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城市总体规划前提下,机关事业单位、各类企业利用自有建设用地增建公共停车场可不改变现有用地性质及规划用地性质。

曾经不缺钱的行业 如今退押金都难

你们自己公司不严格管理车辆,导致我用车不便,现在我要退押金,怎么就这么困难?

不久前,小李发了这样一条微博,微博底下不少网友表示有相似经历。其中有一位用户称,自己去年9月申请退款,但押金至今没有到账。

对于这些用户来说,合情合理的退押金变成了一段“征途”;而对共享汽车平台来说,陷入退不出押金的窘迫境地,或许也是他们不曾想到的。

因为此前,这是一个不缺钱的行业。

根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数据,2017年共享汽车共获得融资764.59亿元。而来自易观的分析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分时租赁企业累计融资金额前三名分别是PonyCar小马用车、TOGO途歌和GoFun出行。其中,PonyCar小马用车在2017年完成三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达到4.5亿元。

紧接着的共享汽车“倒闭潮”,让所谓的“共享汽车风口”一下子变得不可捉摸。

在2018年资本“寒冬”的情况下,PonyCar全年并无新增融资;而早已完成B2轮融资、总融资金额达千万美元级的TOGO途歌陷入押金难退、无车可用的困局里;今年3月底,杭州钱塘江边共享汽车“坟场”被曝光……

市场对这个行业的讨论愈发激烈了:共享汽车,会与共享单车的结局一样吗?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向记者分析称,随着国家“互联网+”发展战略实行,在绿色经济倡导下,共享汽车在城市缓解交通拥堵、减少碳排放上有着重要意义。因此,政策利好是此前资本市场在汽车共享领域持续升温的一大因素。

在共享汽车市场红火的背后,也需要认识到,目前该市场缺乏行业规范,法规条例上的跟进也稍显不足,尤其是在共享汽车占用公共资源、停车问题以及安全规定等方面,仍需完善,“共享汽车还需要接受长时间的市场考验”。

对于过去一年共享汽车行业略显惨淡的景象,PonyCar的创始人陈智超曾坦言,2018年是汽车分时租赁的分水岭,“很多企业没有扛过这个冷周期,在寒冬来临时就倒下了”。

目前来看,共享汽车行业的一大难题是如何实现盈利。

在陈智超看来,独立的互联网创业公司做toC端自营的分时租赁已经遇到了模式和盈利瓶颈。

事实上,当前大部分共享汽车平台的收入来自用户的车辆使用费,而车辆的维修、养护、停车费以及地勤人员的运维费用,则主要由企业承担。

陈礼腾指出,共享汽车作为重资产、重运营、重营销的产业,要求有雄厚的资本、先进的技术和管理能力。他认为,共享汽车资产之重,主要支出还是在于汽车的成本。“现有的共享汽车平台多是B2C的运营模式,汽车均为重新采购而非闲置的车辆。加上其他运营成本以及维护成本,还要面临竞争对手,导致共享汽车平台迟迟难以盈利。共享汽车要想盈利,需要考虑尽可能扩大用户规模。”

不过,陈智超认为,少量存活下来的企业将在2019年迎来更大的发展,越来越多电动车品牌的量产会带来平台拥抱上游汽车整车厂的好机会。

巨大流量资源: 全国2.5亿个驾驶员,只有1.8亿台车

共享汽车模式得以生存的背后,是中国庞大的“有证无车”人群。

普华永道2017年数据显示,全国有2.5亿人拥有驾照,但汽车保有量只有1.8亿,全国范围内有几千万持证无车人员都将是汽车分时租赁的潜在消费者。

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7年11月到2018年11月,我国共享汽车行业用户规模从389万人稳定增长至952.4万人,同比增长了144.83%。共享汽车用户快速增长,但这也没有完全扩张至整个“有证无车”人群。

如此庞大的用户以及潜在用户,都让共享汽车集聚了大量的流量资源。

如何将这些流量资源变现?这将是目前主要依靠向用户收取租赁费的共享汽车行业,丰富收入结构的重要命题。

事实上,不少传统车企已经开始在借助共享汽车的铺设,为新进入市场的车型进行体验式营销。

汽车行业专家颜景辉对记者分析称:“共享汽车从供给端来说,也是汽车厂商营销的一种方式。共享汽车的使用相当于试驾和体验营销,类似于以前‘以租代售’的营销方式。”

通过共享汽车,汽车厂商还能获取大量消费者数据,进行消费者画像,以便今后进行精准营销以及其他创新服务或产品。

除汽车厂商外,也有共享汽车平台开始探索流量变现的方式。

未来,共享汽车如何把握住这个巨大的流量入口,改变目前单一的收入结构,尚需行业探索和验证。

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表示:“共享汽车是一个未来很重要的出行方式,但企业和消费者都不知道未来这个模式会走到多远多深,这需要一些观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