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司法审判视角下的版权保护难题

原标题:司法审判视角下的版权保护难题

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姚建军。

法治周末记者 马金顺

近日,视觉中国网站因“黑洞照片”所引发的关于图片版权销售及维权问题,引起了知识产权界的广泛讨论。

国家版权局微信公众号4月12日发文称:“各图片公司要健全版权管理机制,规范版权运营,合法合理维权,不得滥用权利。国家版权局将把图片版权保护纳入即将开展的‘剑网2019’专项行动,进一步规范图片市场版权秩序。”

“视觉中国事件引发了中国图片版权领域的震撼,同时也引发了业界对版权保护问题的思考。”4月21日,在由西安市司法局主办、泰和泰(西安)律师事务所承办的“助力一带一路 建设大美西安”—2019文化金融法治(西安)高峰论坛上,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姚建军对此事评价说。

论坛现场,法治周末记者就视觉中国事件中涉及的相关版权问题以及司法实践中的难点等问题对姚建军进行了专访。

黑洞图片是否构成作品是存疑

法治周末:视觉中国事件中的黑洞图片是否属于法律意义上的作品?

姚建军:根据我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要构成作品,必须具备以下3大要件,即首先必须具有独创性、表达性和可复制性。“独”要求作品必须由作者独立完成,而非抄袭他人之作;“创”是智力劳动的成果,要求智力创造结果和已有知识相比在表现上存在差异,至于是否已有知识的再现并不重要。其次必须具有表达性,创作的智力成果除须为思想或感情之表现外并有一定的表现形式,体现了作者的个性。最后必须具有可复制性,可以以某种形式固定在一定的物质载体上加以复制,被人感知即作品必须具有独创性、表达性和可复制性。

黑洞是一个客观事实,摄影是一种表达,从这个角度来讲,黑洞符合作品的要求,但是按照著作权法,表达要投入作者的精神、情感,也就是说它有一个独创性的要求。而黑洞图片从某种意义上讲,是一种使用技术手段合成的图片,其独创性是有疑问的。

法治周末:刚才您也谈到独创性是构成作品的3要件之一,那么,如何认定作品的独创性呢?

姚建军:独创性是指作品经独立创作产生而具有的非模仿性和差异性,它是一件作品受到法律保护的实质性要件,构成了作品的内在要素。关于独创性的含义,大陆法系和英美法系有所差别,大陆法系的绝大多数国家对独创性要求既包括量的规定,也包括质的规定,即要求作品应当由作者独立创作出来,而且应当体现出作者的个性并达到一定的高度;英美法系国家则较为注重对著作权财产利益的保护,通过刺激人们对作品创作的投资促进新作品的创作和传播。著作权法所称创作是指直接产生文学、艺术和科学作品的智力活动。以美国为例,美国版权法将类似的概念称为原创性。原创性是指一项作品取得版权必须蕴含着作者相当的智力投入或者说与已存的其他作品相比较而言具有可区别的差异。美国关于作品的原创性有两个层次含义:必须是作者独立完成;该作品须具有最低程度的创造性。那么如何理解最低程度的创造性呢?用美国人的话说就是:有那么一点点就行了。我国著作权法对独创性的理解通常是:只要作品属于作者独立创作完成,不是抄袭模仿就具备独创性,但对类似于“大秦帝国”是否构成作品,其独创性的判断也是司法实践中的一个难点。

关于摄影作品独创性的认定,不仅要考量拍摄人所选取的位置角度、焦距光线选取、对象排列布局等,还要考虑该选取安排是否能够体现作者独创性的思想。从这个角度来讲,黑洞图片能否构成作品是存疑的。

不能仅以水印确定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署名

法治周末:视觉中国事件起源是北京时间4月10日晚人类历史上首张黑洞图片发布,次日上午这张照片在“视觉中国”的网站上被标注版权为自己所有,即“此图是编辑图片,如果用于商业用途,请致电或咨询客户代表。”正是这样的标注引来了网友们的质疑,那么,在司法实践中,如何认定著作权的权利人?

姚建军:伯尔尼公约规定,作者自作品完成创作之时就自动取得著作权,而无需进行登记手续。

我国著作权法同样采取了作者自动取得著作权的制度,规定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

我国法律对作者的身份采取推定原则,只要原告能够举证证明自己是权利人的初步证据,就完成了举证责任。证据包括在作品上署名、作品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

但在司法实践中,著作权归谁,并不是以当事人自行标注可修改的时间来确定归属问题,黑洞图片虽然被视觉中国标注归自己所有,但实际黑洞图片并非视觉中国创作所得,其宣称黑洞照片属于欧洲南方天文台组织,合作伙伴获得编辑类使用授权。欧洲南方天文台回应称,视觉中国的这种版权主张不合法,其从未也不能将他们的图片版权转让给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且视觉中国从未就黑洞图片联系过他们。

法治周末:在视觉中国事件中,出现不少盖有视觉中国水印的图片,那么,水印算不算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署名呢?

姚建军:按照著作权法,谁创作归谁所有;但不能仅以水印当做摄影作品的作者的署名来确定权利归属,即并不是一个谁标注就归谁的问题,不能仅以水印确定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署名。

著作权保护的对象是创新、创造性的劳动。视觉中国直接将他人的logo图案打上水印,若没有“创造性劳动”和其他证据相互印证,当然不能享有著作权。

司法实践中的认定难点

法治周末:刚才您谈到,其实作品认定中独创性的认定问题是司法实践中难点之一,那么,除此之外,司法实践中版权保护方面还存在哪些难点?

姚建军:审理案件时,法官首先要看原告的诉讼主体是否适格,比如著作权案件中,首先要确定原告是不是真正的著作权人或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其实,这也是司法实践中遇到的一个难点,即如何来认定著作权的权利人。尤其是摄影作品,之前有底片,通过底片一般都能确定著作权人,而现在是数码时代,没有底片,如何来确定著作权人呢?

另外,权利人损失的赔偿额度以及什么样的使用才算是合理使用都是司法实践中版权保护的难点所在。根据现行的著作权法,“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因此,在具体实践中,在损失无法查明的情况下,赔偿损失的具体额度多是由法官根据具体情况酌情判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