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把生意做到太空去,商业大佬们的这笔买卖值不值?

原标题:把生意做到太空去,商业大佬们的这笔买卖值不值?

每经编辑:梁秋月 张弩

正如1999年人们对于互联网未来商业的憧憬,对太空商业化的探索,时下也正挑逗着世界科技巨头们的神经。马斯克的SpaceX,贝佐斯的蓝色起源,还有越来越多的太空初创企业的出现……一笔笔撒向太空领域的巨额资金正催生出一门新的投资生意。

而太空探索,这个本来由国家主导带有政治色彩的领域,也正在成为私人商业领域的竞技场。

太空商业化是指区别于国家政府层面的太空探索活动,得益于技术的突飞猛进和成本的大幅下降,众多商业巨头或太空初创公司开始涌向市场并获得资本青睐,加入到对太空前沿市场价值的挖掘。

当前全球太空领域投资情况

太空商业的探索最早发迹于美国,并在一些航天技术较为发达的国家流行开来。目前国家政府大力支持投资,并向全世界招商的国家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卢森堡、阿联酋、沙特、日本等。

随着不断下降的发射成本和发射共享机制;不断微型化的电子设备(质量更小,功能更多);政府推动的资金注入太空行业的初创企业,针对太空领域的投资在近十多年里,迎来巨大发展。

从2011年开始,在太空领域投资的风险资本急剧增加。红杉资本、Bessemer、DFJ以及RRE等风投机构都已经投资太空领域。

目前押注太空项目的资金愈发活跃,据Crunchbase数据,SpaceX2018年累计获得三轮融资,累计近5亿美元,同行竞争者中,火箭实验室和Spaceflight均获得过亿美元融资,Vector也筹集了7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

卫星互联网竞赛

相比马斯克的“移民火星”计划,距离地球200到2000公里的低轨卫星更受资本青睐。与火箭发射不同,以商业目的与对地球观测为主的微小卫星,能通过为客户提供互联网服务给科技巨头带来直接的收益。

2018年全球共发射319颗微小卫星,其中商业用户占比接近一半。One Web、SpaceX、谷歌、Facebook、波音等巨头将低轨道空间看作是太空互联网的“金矿”。而SpaceX、One Web、亚马逊、Facebook都公布卫星发射计划。

介于我国疆域辽阔与地貌的复杂性,用低轨卫星通信计划解决部分区域上网问题,也成为了诸如航天科技、航天科工、信威集团、欧比特等中国公司发展卫星技术的动机。

航天科技:计划2020年建成由60颗卫星组成的“鸿雁星座通信系统”。

航天科工:提出“虹云工程”,通过发射156颗卫星,构建一个星载宽带全球移动互联网络。

中国太空商业化之路

在中国,早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即开始了国家主导的太空探索,1956年10月8日,中国第一个火箭导弹研制机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成立,钱学森任院长。直到现在,中国已经实现了载人航天飞行、高轨道卫星发射、探测器登陆月球等一系列太空探索里程碑。

在太空商业探索领域,除了之前提到的“鸿雁”计划、“鸿云”工程是由国企主导,也存在大量民企及与国企合作的民企进行太空商业化的探索。

在民营领域,从融资规模上看,被称为“中国SpaceX”的航天公司虽然难以与SpaceX相提并论,但包括蓝箭航天、零壹空间、星际荣耀、翎客航天等公司也在不断通过自己的努力为中国民营火箭正名。

民营航天公司的“飞天”之路尽管曲折,但让人看到了继续前行,追逐梦想的勇气。

太空商业投资的成败与风险评估

距离人类第一次登上月球,已经过去了60年,在此之后人类也取得了不少非凡成就,虽然太空商业化有利于太空探索的进一步发展,但太空商业化现在仍然是一项高风险的投资。

数据来源:华尔街日报、环球网、美国卫星产业协会、TechWeb、跃迁资本、摩根士丹利研报

每日经济新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