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短剑还是重锤 ——美俄特种部队发展路径浅析

原标题:短剑还是重锤 ——美俄特种部队发展路径浅析

特种部队是现代军队中的一支重要构成力量,常采用特殊的编组、训练以及装备,执行常规部队不便或不能执行,但又具有重要价值的作战任务。美国和俄罗斯作为世界两个具有重要军事影响力的大国,其特种部队建设各有特色甚至有较大的差别。美军特种部队常被赞为“将军手中的短剑”,俄军特种部队则长期配属集团军作战,被誉为“敌后重锤”。

美俄特种部队概况

美军特种部队包括美国陆军、海军、空军、海军陆战队各军种的特种作战部队,由此构成美军高度专业化的特种作战指挥和力量体系。美国2002年出版的《国防部军事及相关术语词典》将特种部队定义为:由国防部长指定并被特别组织、训练与装备,以现役与储备役军人组成的特殊部队,主要以支援特殊行动为主。可见,特种部队被视为是常规部队的附属。

短剑还是重锤 ——美俄特种部队发展路径浅析

美军特种部队通常由各军种特战司令部指挥,特种部队最高指挥机关为特种作战司令部,下辖联合特战司令部、陆军特战司令部、海军特战司令部、空军特战司令部和海军陆战队特战司令部。其中,美军联合特战司令部是美国10个一级联合作战司令部中的职能司令部之一,下属印度洋—太平洋战区、欧洲战区、中央战区、非洲战区、北方战区、南方战区的特种部队司令部。

美军联合特战司令部是各特种部队的联合指挥机构,负责多军兵种联合作战指挥。下辖部队包括:特种部队第1特战分遣队(三角洲部队)、情报支援组、海军特战研究大队、空军第24特战中队、陆军航空队、空军第427特战中队和联合通讯单位等。

美国陆军特种部队由陆军特战司令部指挥,组成单位包括第75游骑兵团、陆军特战航空司令部、军事情报支援作战司令部、第528维持旅、甘迺迪特殊战斗中心与学校等。其中,陆军特战司令部下辖第1、第3、第5、第7和第10特战联队等部队;陆军特战航空司令部下辖第160特战航空兵团、特战航空训练营等部队;军事情报支援作战司令部下辖第4、第8军事情报支援营等部队。

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徽章

美国海军特种部队由海军特战司令部指挥,下辖海军第1、第2、第3、第4、第10、第11特战营和海军特种作战中心等部队。其中,海军特战第1、第2、第3和第11营均下辖有海豹突击队小队和海豹三栖运输艇小队。美国空军特种部队由空军特战司令部指挥,下辖第1、第24、第27、第193、第919特战联队和第352、第353特战营,以及美国空军特种作战训练中心。美国海军陆战队特种部队由海军陆战队特战司令部指挥,下辖海军陆战队特战兵团(编有3个海军陆战队特战营)、海军陆战队特战支援营和海军陆战队特战学校等部队。

综上可见,美军特种部队特点十分突出。首先是联合作战。在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的协调指挥下,各军种、各战区特种部队联合作战、优势互补;其次是轻装小规模。美军特种部队常以特战营、特战小队为作战单位,轻装作战、灵活机动;最后是分布广,各军种、各战区均有特种部队,在全球多地执行任务。

俄罗斯特种部队前身是苏军边防军区特种侦察破袭部队,始建于20世纪50年代。这些部队平时由苏军总参情报局管理,战时则配属各军区集团军。1979年,针对阿富汗战争状况,苏军成立了土库曼军区特种部队。这支部队甫一建立,便于当年8月被派往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进行敌后破坏活动。然而直至1991年末,苏军特种部队仍处于比较尴尬的位置,除了执行一些敌后打击游击队的任务,多数时候是作为战役战术集团的侦察力量使用,与西方精锐特种部队理念大相径庭。

俄罗斯SSO特种部队赴叙利亚作战

如今,经过“新面貌”军事改革之后,俄罗斯国防部特种部队大致分为两大部分:一部分是新成立SSO特种部队,另一部分是情报总局下属的Gru(格鲁乌)部队。SSO特种部队的建立表明俄军特种部队建设的重大转型,SSO部队包括1个特战司令部,2个特种任务中心和1个特战中心。特战司令部是俄军特种部队的最高指挥机构,归俄国防部直接管理,作战指挥权在总参谋部,下设特战局、海上特战局和反恐局。俄军2个特种任务中心分别是“谢涅日”特种任务中心和“扎扎博里耶”特种任务中心。俄军第322特战中心主要负责培训特种作战部队的人员。此外,俄罗斯安全局下辖有著名的阿尔法特种部队、信号旗特种部队等,但由于联邦安全局系统的特种部队专司对内反恐,类似其他国家的特警力量,故不在本文讨论之范畴。

2015年9月至2016年3月,俄军入叙利亚反恐作战。此次出兵是检验“新面貌”军改成效的大胆试水,基本实现了战略企图。俄军特种部队在叙利亚执行的特种作战颇具亮点。2015年10月,叙利亚科威瑞斯机场解放战斗中,叙政府军坦克部队遭到反政府武装反装甲火器的压制,溃不成军。俄特战分队于20天内实施3次大规模夜间敌后侦察破袭,搜索并摧毁数十套反坦克导弹,为叙军装甲部队扫清了地面障碍。

2015年2月26日,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第103号总统令,将每年的2月27日定为俄罗斯的“特种作战部队节”。此举表明俄军政高层对SSO特种作战部队发展建设高度重视,也是对特种作战力量转入“新面貌”以来实战表现的积极肯定。

训练中的美国海豹突击队

大相径庭的发展路径

优化军队规模结构是提升军事实力的头等大事。以何种思路和方式来牵引规模结构调整,是世界主要国家军队一直在探索和解决的重大问题。美国作为世界头号强国,善于根据不同时期的战略目标和作战需求,不断调整部队的规模结构。美国特种部队一直坚持走精锐化之路,俄罗斯特种部队发展则经历了从精锐轻步兵(侦察部队)向真正意义上特种部队的转型。

越南战争之后,为适应“灵活反应战略”需要,走出“大仗不敢打,小仗打不了”的窘境,美军进行了相当程度的军队规模结构调整。美国陆军开始向着灵活、联合和快速反应部队转型。陆军“五群制”师被改为机动性更强的“三旅制”师,并将陆军部队分为重装部队和轻装部队,轻装部队中建立专门的快速反应部队,同时组建了特种部队。

冷战结束至今,美军在“一体化军事战略”指导下,围绕“全球一体化作战”,着力打造一支规模更小、战备水平和现代化程度更高、执行任务能力更强的军事力量,将军队规模结构优化引向更深层次。美军陆、海、空军一般部队被适度裁减,重点发展太空、网络、特种作战等新型作战力量。

从越战结束到伊拉克战争之前,美军特种部队主要执行敌后作战、营救、破袭、侦察等作战,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爆发后,美军特种部队开始将重心向反恐战争倾斜。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美军特种作战在联合作战中的地位陡升,尤其是特种部队在战场上展现出的新战法,充分说明了在信息战下,特种部队的角色有了重大改变。

俄罗斯仿FAST Ballistc的斯巴达头盔

在反恐作战中,美军特种作战基本都是使用以A队为单位的小分队完成作战任务。一个A小队由12人组成,包括2名军官(1人负责指挥,1人辅助指挥或在必要的情况下接替指挥)、1名作战军士、1名助理作战和情报军士、2名武器军士、2名工兵、2 名医务军士、2名通信军士。2017年美军在尼日尔的反恐行动,使用的就是一个A队12名特战队员。美军对本·拉登实施斩首的“海神之矛”行动,是由两个A队组成的24名海豹突击队队员完成的。

近年来,随着美国国防战略从反恐转向大国竞争,特种部队也在从反恐作战向大国竞争的体系转型。美军提出了重构特种作战模式的4条线索,包括按照极端透明的信息分享原则重新构建特战部队、进行决策权力的去中心化以培养小团队的自我决策能力、消除各单位间的等级“天花板”以实现高效协作、总结小团队行为敏捷的秘诀以将行为模式拓展到拥有几千名成员的组织等。

美国特种作战力量从最初的精锐小股突击部队,发展到以现代特种部队为主体、以强大的支援力量为保障的特种作战体系。通过体系联动实现特战分队与其他作战部队之间的相互支援和高效协作,使特种作战部队成为整个作战体系中的关键组成部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前文提到俄罗斯特种部队源于20世纪50年代。当时,苏军各集团军建有一支120人规模的特战连,平时由总参情报局管理,战时配属各集团军。苏军特战连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特种部队,而是侦察部队,苏军及俄军的军语也将其称之为спецназ,即“特殊用途”,也就是广为军迷熟知的“斯佩茨纳兹”。一直到2009年之前,俄军都未建立真正意义上的精锐特种部队。

俄罗斯格鲁乌特种部队徽章

美俄特种部队发展的差异是由各自不同的军事指导思想和战略需求决定的。苏军极为重视核大战条件下的大兵团作战,强调陆军集团军群的大纵深推进,因此,坦克、火炮、前线航空兵等得到大力的发展。苏军的战争设想也是在核打击之后,重装机械化部队在欧洲平原上快速推进。在该军事指导思想之下,苏军特战连被视为集团军的侦察部队,执行敌后侦察、破袭等任务是正确的。而美军则在越南之后对陆军进行大幅改革,强调陆军部队的灵活、快反能力。加之二战后美国军事力量遍布全球、国家利益辐射广泛,打造能够全球作战的精锐特种部队也是美军的必选项。阿富汗战争爆发后,随着反恐战争的深入,常规部队作战愈加受到限制,精锐特种部队更加受到美军重视。

美俄特种部队日渐趋同

经过“新面貌”军改之后,俄军特种部队被称为“Силы специальных операций”,意为“特种部队”。这个军语此前在苏军和俄军军语体系中并不存在,表明俄军特种部队已摆脱早期发展模式,向西方精锐特种部队模式靠拢。同时,俄军特种部队擅长编组到重装部队作战的优势也得到保留。

按照俄军的改革构想,将在2020年前整合改编各大军区和各军种的特种部队。俄罗斯陆军在4大军区的9支特种部队会被缩编为4支特种作战旅。俄空降军第45近卫特战团,俄海军4支特战大队也会被改编。俄特战司令部所属的两个特战中心会被建设成类似美军的SMU(特殊任务单位)、Tier1(第一梯队),仿效美军三角洲部队、DEVGRU(美国海军特战开发小组,即大名鼎鼎的“海豹六队”)执行高级别的海外军事行动。

美军SMU单位是伊朗大使馆人质危机后,出现的一种全新的部队形式,他们往往被用来执行人质解救与敌后突击任务。如果俄军特种部队如期完成军改目标,届时俄军特战司令部将会演变为类似美军特种作战司令部一样的职能机构,负责特种部队的联合指挥作战。俄军特种部队也将从集团军的“重锤”演变为将军的“短剑”。

据俄媒消息称,俄国防部为了满足“新面貌”特种作战部队的需求,在国内现有制造装备无法保障训练和作战任务情况下,批准进口国外武器装备和单兵装具。例如进口了格洛克-17、格洛克-26、MP5冲锋枪、斯太尔SSG08狙击步枪、Propper Multicam风衣、ATACS作训服、Ops-Core FAST基础伞降盔等。为大幅提升队员的高精射击能力,俄军特种作战部队还采购了芬兰枪械制造商沙科公司研制的TRG-42狙击步枪,后来又采购了英国著名射击冠军马尔科姆·库帕研制的AWP狙击步枪。

伊拉克战争爆发后,美军特种部队发展重心向反恐战争倾斜

俄军特种部队也从美国Ops-Core公司采购了FAST头盔,主要为FAST Ballistic型。FAST头盔在满足基本防护要求的前提下,能够最大限度地整合各种头戴设备,如通讯耳机、电子听力保护设备、夜视设备、战术灯、摄像机、眼部保护系统、面部保护罩、三防面罩等。从2013年起,美军特种部队大量换装FAST头盔,俄军特种部队采购装备FAST头盔,表明其作战理念和样式正在向美军特种部队靠拢。

通过对长达10多年的反恐战争经验进行总结,美军认为必须增强特种—常规作战部队互相依靠的能力,从而适应并继续在未来地面作战环境中占据统治地位。对于作战部队,特种部队和常规部队单位必须实施共同训练,从而使联合作战行动中的互相支持形成机制。新加入的功能单元将管理和同步特种-常规作战部队评估、塑造、威慑和影响外国安全环境的能力,从而使特种部队与常规部队的作战框架具有更强契合度,为联合部队指挥官提供整合其力量的有效途径。

在作战理论和组织结构的互相依靠能力的推动下,作战整合意味着对军事力量和行动进行调整,形成一支能够充分发挥整体作战力量的联合部队。整合训练和行动能够提高陆军整合作战能力。在作战单元层面,整合训练可以通过本土基地训练实施,也可以在包括常规部队和特种部队在内的海外轮换作战训练中心进行。

经过长达几十年的建设,美俄特种部队似乎心照不宣地向对方靠拢,军事指导思想和作战样式日渐融合,但其背后的推动力并不相同。2008年俄格战争之后,俄军陈旧体制的弊病暴露出来,由此开始进行军事改革,使军队更加联合、灵活。同时,克里米亚危机、叙利亚战争的经验,使俄军尝到了建立精锐特种部队的甜头。反观美军,在逐渐告别反恐战争之后,重提大国对抗,这也使得美军不得不思考特种部队和常规部队的联合问题。

结 语

俄军特种部队的改革历程跌宕起伏终于成型,建立美式精锐特种部队成为其未来发展方向。而美军特种部队在经历了漫长的反恐战争之后,开始逐步思考未来战争。在今后的发展中,美俄两国特种部队将会有什么新变化,值得观察。

版权声明:本文刊于《军事文摘》杂志。作者:王晨阳。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转自《军事文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