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能见度|道教村 脱贫路上的“新符号”

原标题:能见度|道教村 脱贫路上的“新符号”

从临汾机场出来,驱车两个多小时,到达秦晋交接的山西省大宁县。一眼望去,连绵不断的大山显得有些秃,裸露的石头块像一道道贫瘠的伤疤,似乎在提醒着记者——这里是国家级贫困县。国家卫生健康委选派到该县道教村的扶贫干部李孟涛,常在微信朋友圈展示扶贫生活。张罗便民爱心超市、烧柴煮饭、捉鼠除虫,他在村里忙得不亦乐乎。这个第一书记,怎么这么接地气?近日,记者跟随李孟涛的脚步,探访发生在这个千年古村落的扶贫故事。

李孟涛入户走访道教村89岁的老人,嘱咐她注意身体。

新来了知识分子书记

“于记者你辛苦了,这一路不好走吧?”李孟涛从县城接上记者,继续驱车走一段山路。途中,不时看到有碎石散落在路中央。听李孟涛介绍,这条路是进城唯一一条公路,一下雨下雪就比较危险。

半小时后,终于到达道教村。“快看,那是县里给我们村招商引资建的花卉园区!还有那儿,是我们村集体合作社的农家乐。”李孟涛自豪地介绍。

李孟涛口中的“我们村”,原名房家湾,因帝尧后裔房姓最早定居而得名,已有一千多年历史。北魏年间,道教创立人张天师的后人传道路过此地中暑,得村民所救,便在此地搭设“义棚”、提供“义粥”,同时祈祷传道。临别时,张天师为感谢村民,赐“道教”二字,取“教化有道,道在教化”之意,村名遂改为道教村,沿用至今。

道教村背靠丘陵,面迎青山。现有372户927人,建档立卡贫困户94户263人,原贫困发生率为28.4%,人多地少、无主导优势产业支撑是前期致贫最主要原因,部分贫困户兼有因病、因残致贫。

“李书记,您回来啦!”“李书记,我家刚蒸了大包子,给您送两个过去。”“李书记,樱桃林该打药了,咱们村集体买的打药机啥时候能到位啊?”刚进村,李孟涛就被乡亲们包围了,谁都要跟他唠几句家常。

李孟涛住在村委会一间窑洞里,门外面摆着液化气灶,窗外灶台上还经常有村民悄悄送来热腾腾的饭菜。“刚来那会儿不是这样,可没少吃苦头。”自2015年7月以来,原国家卫生计生委开始派出第一书记常驻道教村,每届任期两年。2017年8月,李孟涛作为第二任第一书记来到道教村。

刚来时,有一天晚上,李孟涛睡梦中发现被窝里钻进了一只老鼠;300多户人家,他初来乍到喊不上名字,方言一句也听不懂;还曾因有段时间工作多常熬夜,发生了内耳眩晕,在窑洞里躺了一天才被送去医院诊治,至今仍有耳鸣的后遗症。

面对陌生的工作环境,李孟涛从头开始。他拿着上任第一书记留下的村户方位图,挨家挨户走访,深入田间地头,一个月下来,总算把全村情况摸清了。

如今的道教村,老百姓腰包鼓了,脸上笑容多了。村民房七恩高兴地对记者说:“这都是中央派来的第一书记给我们带来的好生活!”

在道教村扶贫车间,李孟涛正在与90后返乡青年创业团队商量,计划开发蒲公英茶饮。

村里的90后创业团队

志玲和胜军是一对90后年轻夫妇,如今他们在村里有一个响亮的名号——90后返乡创业青年。

早在两年前,志玲夫妇在山西省临汾市打零工,每月除去房租、日常花销,基本存不下什么钱。临汾城中村改造后,志玲夫妇需要另谋去处。“之前就听说,老家村里来了第一书记,给村里人摸索出不少路子。”

志玲说,他们夫妻两人当时半信半疑,商量着“先回来看看”,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原来,一回村,李孟涛就找到他们,让夫妻俩和另外两位年轻党员一起组建90后返乡青年创业团队,并争取到国家卫生健康委扶贫资金20余万元,建设了道教村集体合作社农产品加工扶贫车间。

“李书记带着我们几个人上北京、跑太原、奔临汾,找品种、定规则、做包装,当时就有了创业的感觉!”创业团队里另一位成员晓龙告诉记者,在前期对大宁县以及周边优质小杂粮、瓜果等进行市场调研和摸底基础上,通过规范种植、统一收购、集中包装营销等方式,开发了小杂粮、黄小米、甜瓜、苹果、面粉6个品种产品。

“我们还注册了商标,当时想了好几个名字在党员生活会上讨论,最终大家一致赞同‘卫道缘品’这个名字,象征着道教村和国家卫生健康委之间扶贫帮扶的缘分。”晓龙说。

“去年8月,车间还申请了国家卫生健康委‘健康暖心’扶贫资金,置办一系列粗粮加工设备。这下子,做出来的产品就更有品质了。”此时的志玲已经怀有8个多月身孕,她说:“扶贫车间和宝宝一起长大,生活的希望就像一颗种子正在发芽。”

功夫不负有心人。扶贫车间通过线上电商与线下订单采购相结合,产品上线不到两个月,已累计实现销售和订单总额近11万元,全年实现销售额100余万元。

“第一书记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背后有着强大的组织,有着丰富的资源。”李孟涛对记者说。今年4月召开的国家卫生健康委定点扶贫工作推进会介绍,国家卫生健康委委属管单位、医院工会将节假日职工福利额度的30%~50%用于统一采购定点县农特产品,2018年以来直接采购定点扶贫县农特产品超过1000万元,带动销售贫困地区农特产品2000多万元。

合作社让日子有奔头

要说扶贫车间是一帮年轻人牵头在“折腾”,那么村集体股份经济合作社则让整个道教村的村民变成了可以分红的“股民”。

道教村现有耕地面积不到1000亩,绝大多数为坡地旱地,平均每人分不到一亩地。多年来,村民们沿袭着传统的“单打一”耕作方式,“年年种棒子,年年老样子”。一年四季面朝黄土背朝天,一滴汗水摔八瓣的辛勤劳作,依然摆脱不了靠天吃饭的现状,难以脱贫致富。

“以前,水果的价钱客商说了算,价格低,效益差。去年,我们村的水果注册了商标,有了新品牌、开通了电商平台,村民有了定价权,日子越来越有奔头!”村民曹双兰说。

自从去年加入村股份经济合作社,曹双兰家种了3亩大棚甜瓜,引进了湖北农科院的“大帝王”“雪域春光”等优良品种。经过夫妻二人精心管理,甜瓜坐果率高,产量高,每斤卖到5元左右,亩均收入在1.9万元左右。除了城里的市民前来采摘以外,甜瓜通过村级电子商务平台销售到北京、上海、广东、云南等地,预计仅这一项收入就在5万元以上。

在道教村,像曹双兰这样的村民已经全部加入道教村集体股份经济合作社,接入规范统一的村级电子商务平台,并与大宁县快递物流公司集中议价。

“抱团取暖,合力增效,我们村以合作社为龙头,带动瓜农今年年亩均增收1万元以上。”村支部书记房廷重说。据介绍,道教村建立的村集体股份经济合作社,让村民以耕地、林地等资产折股量化,自愿入社,合股联营,组织村民承接工程,带动村民增收。2018年,道教村按照大宁县深化村改革“一县一策”试点,通过公开议标由村集体股份经济合作社组织村民承接了小型水利、村道路、整村提升等工程,户均劳务增收4000余元,村集体收入20余万元。

年轻人愿意回乡发展

“网上总在流传一个段子,每个人都想找一个钱多、事儿少、离家近的工作。其实我感觉现在自己确实找到了。”今年刚刚30岁出头的房建杰对记者说。

房建杰原先在省城打工,妻子生了二宝后,生活开支加大,夫妻俩听说老家发生了新变化,就合计着回乡谋生计。如今,两口子都在村里的花卉园区工作,一个人的工资足以承担整个家的日常开支,一年下来攒下了不少钱。

因为工作出色,房建杰已经晋升为车间主管,还时常被公司外派参加花卉培育技术培训。“如今的日子是老婆孩子热炕头,既有钱挣,还能学到新技术,真是应了这句话——幸福像花儿一样。”房建杰笑着对记者说。

“他们这些年轻人愿意回来把家安下,说明咱们村又有希望了。”正在花卉园区工作的冯大姐告诉记者,与房建杰不同,像她一样50岁以上的妇女算是园区的临时工,按件算钱,平均每天都能挣到100元,眼疾手快的则能赚到150元。

道教村针对50岁及以上的农村妇女专门成立了劳动生产队,冯大姐担任妇女劳动队队长。平时,只要花卉园区有任务,她就在微信群里吆喝几声,马上就有人把活儿领走了。“像我们这个岁数,出去打工也不现实,在这里环境又好还不累。”

大宁现代农业花卉双创示范园区是道教村“村企互动”的一大亮点。李孟涛介绍,村里各级扶贫切块资金、党费扶持壮大村集体经济资金等共计56.76万元,以入资或委托经营方式投入到花卉公司,村集体获得资产性收益分红4.5万元,24户46名贫困人口在花卉园区就业,全村形成了“人人有事干,个个想脱贫,家家奔小康”的创业创新氛围。

在李孟涛的第一书记扶贫日记中,记者看到他摘抄了习总书记关于扶贫的一段论述:“扶贫不是慈善救济,而是要引导和支持所有有劳动力的人,依靠自己的双手开创美好的明天。”

卫生室“复活”了

对道教村村医房建红来说,他不仅开创了自己的美好明天,更开创了整个道教村基层医疗卫生的美好明天。

李孟涛刚被派到村里的第一天,房建红得知是医疗系统“下来”的干部,马上把他请到家里来“倒苦水”。家中三代皆为村医,房建红从未上过专门学校,只在县医院接受过短期培训。“主要是承担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的相关工作,看病很少,偶尔为村民打针输液。”房建红说,“之前收入微薄,实在难以支撑一家6口的开支,为了贴补家用种着3亩大棚,村卫生室只能是兼顾。”

“你还想当村医吗?”李孟涛径直问了房建红这样一个问题。一听这话,房建红当场就急了。“怎么不想!我们家祖上三代都是‘赤脚医生’。”

有了这句话,李孟涛心里踏实了。于是,他多次赴太原与省市多家三级医院沟通。最终,房建红赴太原市中医院进行了为期半年的一对一中医技术培训,掌握了拔罐、按摩等村民急需、简便易廉的中医适宜技术。

道教村里老年人居多,加上受自然条件和生活习惯等因素的影响,腰腿疼痛成为困扰村里老人已久的问题。房建红进修回村后,一下子成了村里老人眼里的“大红人”,村卫生室也一天天地热闹起来。

“在这里干了一年多,我最有成就感的就是把村医给留下来了。”李孟涛说,不管是拔罐、针灸,还是按摩,只需要8元,村医就提供上门服务。记者到道教村采访的那天,正好村卫生室新配备的拔罐床、电磁治疗仪等中医理疗设备到位,只见房建红忙前忙后,嘴角一直挂着笑容。

“记得我来的第一天,村医把我叫去吃饭时垂头丧气。现在他每天容光焕发的,干劲十足。”李孟涛感慨道,“不仅村医的收入高了,给村民做入户随访的积极性也高了。”

而这仅仅是道教村老百姓“看得上病,看得起病,看得好病”的一隅。“我这膝关节病是老毛病了,以前连200米都走不了,走一步都钻心地疼。几年前,我去临汾市的大医院看过,医生说需要置换膝关节,得花10万钱,当时就把我吓回来了。”村民房文贵说,“今年,这病看好了,自己只花了3500元。”

说起治病这事,房文贵忍不住啧啧称奇:“看病哪里能花这么少的钱?一开始我不相信,李书记就仔细地给我讲解咱们国家健康扶贫的好政策,联系医院、跑报销,不然我现在还在家里躺着。”

据了解,大宁县建档立卡贫困户住院费用经城乡医保、大病保险及各类补充医疗保险报销后,贫困户患者自付比例严格控制在10%以内。截至2018年10月,全县贫困户共受益1714人次。

与此同时,2018年国家卫生健康委为4个定点县各安排300万元用于脱贫攻坚工作,2019年起每县每年支持资金增加到800万元。挂职干部积极协调争取,共落实捐赠款物价值5000多万元。

红马甲“亮剑”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背后有国家这棵大树,李孟涛丝毫不敢忘记第一书记是“带着中央的指示来的”。他深知,精准扶贫必须加强基层党组织的建设。

道教村有33名党员,其中流动党员12名。李孟涛组织村党支部每月开展一次主题党日活动,大都安排在晚上8时召开。

“李书记,我没有文化,什么也不会记。”村里党员看着面前的《党员组织生活纪实手册》犯了难。这是刚开始进行基层党支部建设时发生的一幕。

面对村里党员文化水平不高、党员意识不强的现状,李孟涛煞费苦心。每次组织生活会,他都提前制作PPT和微视频教育片。渐渐地,党员们喜闻乐见,形成了“开会愿来、来了爱听、听了会记、记了还能充分参与讨论”的良好氛围。

而在北京,国家卫生健康委组织委机关司局和直属联系单位党组织联合组成23个党建帮扶团队,一对一结对帮扶定点扶贫县23个深度贫困村,道教村便是其中之一。

谈到党建扶贫,李孟涛把记者领到村里宽阔的大广场。2018年6月,国家卫生健康委为道教村提供党建经费支持,确定了党建文化活动广场建设项目。如今,这里不仅有长廊、椅子,还有理发室、浴室、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党员远程教育电子屏。天气暖和了,村里妇女们傍晚会来到这里跳广场舞,周末还放映电影。

现在广场什么都有了,乡亲们也愿意聚在这里,村子里立马就有了人气。”李孟涛说,村民再小的事也是大事,建这个广场不仅是为了乡亲们生活更便利,更是凝聚人心,让乡亲们知道“党的心里有他们”。

“多亏了委里的党建扶贫,我们的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马上就开张了。”李孟涛介绍,国家卫生健康委以党建促扶贫,积极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帮扶。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帮助和社会企业支持下,75岁以上的老人在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吃一顿午饭只需要1元。

不仅如此,道教村村两委班子成员还经常前往北京、太原等地参加由国家卫生健康委组织的专题培训。“帮钱帮物,不如帮助建个好支部。”李孟涛说,脱贫攻坚是场硬仗,党建扶贫把夯实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同脱贫攻坚工作有效结合起来,为道教村打造了一支带不走的工作队。

如今在道教村,党员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李孟涛还专门给党员们定制了红马甲。年前的一场大雪,就是由“红马甲”带领全村人一起扫的雪。已经快70岁的老支书感慨道:“咱们村已经十几年没有这样一起扫雪,一起劳动了。”

线下,党员们积极亮相便民服务岗;线上,党员干部微信群十分活跃,33名党员成了33个“喇叭”。党的十九大期间,村民房对喜特地作了一首诗发在微信群里。“十九党代刚闭幕,民生疾病放首位。医疗器械送患者,数九寒天党恩暖!”

2018年年底,道教村已实现整村脱贫。今年8月,国家卫生健康委派出的新一任第一书记将到任。

图文:健康报记者 于梦非

编辑:管仲瑶

审核:曹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