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宁德时代首份年报:营收增净利降

原标题:宁德时代首份年报:营收增净利降

  4月25日,动力电池巨头宁德时代交出上市后首张年度成绩单。年报显示,2018年,宁德时代营收增长近五成,但净利润和各主要业务板块毛利率却出现下滑。近两年,随着行业竞争升温,我国动力电池产业正加速迈入“洗牌期”,特别是在新能源补贴退坡和日韩电池企业加速入华的背景下,虽然宁德时代并没有被淘汰出局的风险,但要想长期保持霸主地位,也面临不小难度。

营收增近五成

年报显示,2018年,宁德时代营收为296.1亿元,同比增长48.0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3.87亿元,同比下降12.6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31.28亿元,同比增长31.68%。

分产品看,2018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系统营收为245.15亿元,同比增长47.18%,占总营收比重高达82.79%;储能系统营收为1.89亿元,同比增长1051.89%;锂电池材料营收为38.6亿元,同比增长56.27%。

对于营收增长的原因,宁德时代在年报中表示,新能源汽车市场快速增长,公司加强市场推广,市场份额提升。营收成本增加,则由于公司销量增长导致营业成本增加,以及公司主要原材料价格降幅低于产品销售价格的降幅。

此前,宁德时代业绩快报显示,2018年利润总额下降主要原因为上年同期转让北京普莱德新能源电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莱德”)股权取得的处置收益影响。2017年4月,宁德时代将所持普莱德23%股权转让给东方精工,转让价格为每股47.5元,对应23%的股权价值为10.93亿元。

从产品来看,2018年国内动力电池装机总量为56.9GWh,同比增长近51%,其中宁德时代以23.4GWh装机电量领先业内其他企业,市场占有率为41%。尽管市场占有率领先,但宁德时代主要业务板块毛利率水平均有所下滑。分行业看,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的毛利率同比下滑3.5%;分产品看,动力电池系统的毛利率同比下滑1.15%,锂电池材料的毛利率同比下滑3.95%。

成本压力

毛利率下滑与宁德时代面临的成本压力不无关系。从年报来看,宁德时代主要业务板块,均面临成本增速快于营收增速的情况。2018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系统营收增速为47.18%,营业成本增速为49.8%;锂电池材料营收增速为56.27%,营业成本增速则高达64.72%。

2019年3月,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在第六届G20锂电峰会上表示,未来三至四年,将会是动力电池及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最艰难的时期,尤其在降成本压力上,上下游企业将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这需要整个产业链协作配合共渡难关。

对于有着降成本愿望的宁德时代而言,随后到来的补贴新政并不是一个好消息。2019年3月,财政部等四部委发布《关于进一步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在2019年补贴政策中,续航里程小于250公里的新能源汽车将不再享受补贴,其他车型补贴幅度也大幅缩水。同时,补贴新政还大幅提高对动力电池系统质量能量密度的要求,最低要求从105Wh/kg调整至125Wh/kg。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上述政策将给汽车厂家带来一定压力,不过厂家不会把涨价压力传导给消费者,会通过降低汽车产品生产成本或利润来平衡收益。

业内人士认为,补贴进一步退坡后,谋求收益平衡的整车厂家很可能会要求上游电池厂家降低价格,再加上上游钴等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电池生产成本增加,电池企业利润将被严重压缩。

竞争惨烈

不仅是成本压力,进入2019年,过去享受政策红利的宁德时代等国内动力电池企业,还将更多与日韩电池巨头展开正面竞争。

此前,我国一直设有动力电池企业“白名单”,只有使用该名单中电池企业的产品才能拿到国家补贴,但这份名单中无一家外资电池企业进入。不过,随着《汽车动力蓄电池和氢燃料电池行业白名单(第一批)》于2018年5月发布,首次进入该白名单的日韩电池企业,开始重返中国动力电池战场。

2018年,韩国企业LG与华友钴业合资成立两家公司,分别生产锂电三元前驱体和三元正极材料。同年8月,韩国电池制造商SKI也宣布,在中国江苏常州金坛开发区建立动力电池厂,预计年产能达7.5GWh。

在国外竞争对手加速入华的背景下,宁德时代选择提前捆绑车企构筑“护城河”。资料显示,仅2018年,宁德时代先后与东风、广汽、宝马、吉利等成立合资公司,宁德时代也成为在动力电池领域与车企合资建厂最多的企业。

不过,这种捆绑关系也并非牢不可破。据了解,国内大型汽车集团在动力电池供应上,除会选定一家企业作为主供应商外,还会与其他企业建立供货关系。如上汽集团除与宁德时代成立合资公司,还与万向集团保持电池供应合作关系。此外,吉利汽车集团总裁兼CEO安聪慧透露,将以合资方式选定日韩电池企业作为第二家供应商。

未来,在与国外电池企业争抢车企订单过程中,成本无疑成为宁德时代的“软肋”。国际投资分析机构瑞银2018年底发布的电池生产企业成本报告显示,通过拆解对比四家电池厂商生产的锂离子电池发现,松下21700型圆柱形锂离子电池成本为111美元/kWh、LG化学的成本为148美元/kWh、三星SDI与宁德时代的成本均超过150美元/kWh,其中宁德时代成本最高。

“目前,LG化学、三星SDI、松下的动力电池供应商主要以日韩系企业为主,在供应商产品品质方面优于国内企业。”崔东树表示,未来随着国内中游材料企业技术的不断提升,LG化学、三星SDI、松下在实现国产化后,国内企业极有可能成为其重要供应商,而这些日韩电池企业的电池成本有望继续降低。

北京商报记者 钱瑜 濮振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