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丽人丽妆二次挑战IPO

原标题:丽人丽妆二次挑战IPO

  北京商报讯 (记者 王晓然 徐天悦)距离上次IPO被否刚一年多,丽人丽妆再次做出尝试上市的决定。近日广发证券公示显示,广发证券作为丽人丽妆上市辅导工作的辅导机构,对其进行股票发行上市前的辅导,该辅导备案已于2018年11月8日在中国证监会上海监管局登记。截至目前,丽人丽妆IPO辅导工作已取得了良好效果,达到了辅导计划的目标要求。

虽然并不为大众所熟知,但作为佳丽宝、爱茉莉太平洋等国际化妆品集团官方授权合作的电商代运营商,丽人丽妆曾是前几年电商红利下的典型受益方。拥有希思黎、雪花秀、兰芝、施华蔻等50多个全球知名品牌在中国的正品授权,背后还有阿里作为第二大控股股东持股19.55%。

尽管在化妆品代运营方面有着一定的优势资源地位,但丽人丽妆的上市之路并不顺利。2016年8月,丽人丽妆首次向证监会提交招股书,但在2018年1月,丽人丽妆出现在IPO被否名单之中。彼时丽人丽妆创始人黄韬就曾表示不会放弃再次IPO。他表示,丽人丽妆冲击IPO无成败之说,只是缓一缓。

回顾丽人丽妆首次IPO失利的原因,不难发现与其净利润率相对有限以及过度依赖天猫单一平台有关。丽人丽妆招股书显示,丽人丽妆2016年、2017年、2018年营收分别为20.16亿元、34.2亿元、36.1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8070万元、2.26亿元、2.51亿元。丽人丽妆的净利润主要来源于所运营的品牌返利,却要承担店铺运营、营销推广和人力等多方面成本,这也致使其净利润率一直相对有限。伴随电商总体销售放缓,丽人丽妆的营收增长幅度也由前三年的65%以上大幅下降到2018年的5.6%。对于营收增速放缓的具体原因,北京商报记者试图通过官网客服电话联系丽人丽妆,但截至发稿前未获回复。

而在过于依赖天猫单一平台方面,在首次IPO被否时,发审委就曾对丽人丽妆提出质疑问询,第一条就是关于丽人丽妆对天猫、淘宝平台构成重大依赖,质疑其经营模式和盈利模式的可持续性。发审委提出,丽人丽妆所有业务均通过阿里巴巴集团控制的天猫、淘宝平台开展,根据销售额支付相关的平台佣金、积分扣费、聚划算佣金等平台运营费用。

丽人丽妆再次尝试IPO,但首次IPO被否的问题似乎尚没有得到解决。丽人丽妆的招股书显示,从2014年开始,丽人丽妆每年向阿里支付的平台运营费用和广告推广费用都达上亿元,这一部分支出在公司总支出中占比很高。

作者:王晓然 徐天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