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兼职刷单”诈骗频现,年轻人屡屡中招

原标题:“兼职刷单”诈骗频现,年轻人屡屡中招

“兼职刷单”诈骗频现,年轻人屡屡中招
稿件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调查观察

本报记者朱翃、兰天鸣

互联网伴随着不少年轻人成长。但随着诈骗手段花样翻新,骗子正把矛头对准网络上的年轻人。

“刷单”是指电商付款请人假扮顾客购买商品,但实际上并不真正发货,仅仅是在线完成的“空交易”,是电商为了提高销量和好评率的一种不合规行为。“兼职刷单”诈骗正成为青年人网上兼职的“公害”。据公安部门不完全统计,年龄在18岁至30岁的年轻群体已成为受害的重灾区。

针对性的诈骗手段、年轻人的社会阅历不足、电商平台和支付机构风控不到位等问题,正让非“网络弱势群体”的年轻人在网络世界中屡屡“掉坑”。

网上刷单暗藏骗局,年轻人表示“很受伤”

“参与刷单佣金高达15%”“利用碎片时间刷单,赚取每月生活费”“足不出户,轻轻松松,每月三千到手”……类似这种“兼职刷单”的广告,通过短信、邮件、聊天群等方式,在很多大学生的生活里频繁出现,不断寻找着“目标”。

殊不知,这背后是套着“兼职刷单”伪装的诈骗套路,正利用在校学生熟悉网络操作,却又涉世未深、急于赚钱的心理,不断入侵校园。

2018年12月9日,上海市公安局青浦分局接报称,一在校大学生兼职刷单被骗近10万元。警方初步调查,被害人黄某系上海某高校大一学生,其于2018年12月在邮箱内发现一份兼职刷单邮件。“利用碎片时间,手机半个小时轻松搞定,每月赚两三千元不成问题,这些宣传语吸引了我。”黄某事后回忆说。

黄某根据邮件提示加了对方QQ好友,对方自称是“网络兼职招聘中心”,黄某之后选择了“刷单10万元返现8000元”这一档的兼职刷单,但需先垫付本金。黄某将自己的某网络购物平台账户给了对方,对方下单后黄某再进行支付。“第一笔我刷了5万元,对方返现了4000元到我支付宝账号。”黄某表示,收到4000元兼职费用后,自己对此深信不疑。

之后黄某又根据对方要求,连续刷单,垫付了8.7万元本金,室友发现后提醒她小心电信诈骗。黄某随即警觉要求对方返还自己已支付的8.7万元,但对方以尚未完成10万元的刷单任务为由不予返还,之后还将她拉黑。黄某无奈只能报警。

上海徐汇区的俞小姐也同样遭遇了“兼职刷单”的诈骗,其过程与黄某如出一辙,接到“邀请其为店铺刷好评”短信后,与对方QQ联系。在完成第一笔刷单任务并拿到费用后,俞小姐投入了更多本金刷单,发现始终无法完成任务,5.7万元本金也要不回来。

据上海市公安局浦东新区分局初步统计,过去两年兼职刷单诈骗和网络交友恋爱诈骗的占比明显提升,两类案件的案均损失在所有类型中排名前两位。而在兼职刷单类诈骗案中,近半数的受害者是18至30岁的年轻人。

专业分工、长线钓鱼,年轻人防不胜防!

上海市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探长范华告诉记者,“兼职刷单”类诈骗正是针对在校学生设计。“碎片时间”“足不出户”“网络操作”“轻松赚钱”等宣传语,对在校学生非常有“吸引力”。而学生们急于赚钱的心理和缺乏社会经验,给了犯罪分子可乘之机。

“犯罪团伙一般是群发"兼职刷单"的短信、邮件等,或者在网上放出大量"兼职招工"的信息,被害人看到后主动与犯罪嫌疑人通过社交软件联系,之后就是填写个人简历和各种申请表。犯罪团伙则据此来判断被害人的身份以及大致能诈骗的金额。”

范华告诉记者:“开始,被害人在指定电商平台付款刷单后,会很快收到少量刷单返现。在取得被害人的信任后,犯罪分子会不断提升刷单金额,再以"系统故障""刷单延时""总单未完成"等理由要求被害人反复多次刷单,一旦被害人警觉或提出申请退款,就迅速拉黑对方。”

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民警朱春辉告诉记者,“兼职刷单”类诈骗如今已发展成熟,“为了博取应聘者的信任,犯罪分子通常会在线上给应聘者展示各种营业执照、企业注册文件、后台系统页面等,来营造自己诚信经营者的形象,但这些所谓的执照都是通过简单PS伪造出来的。”

此外,犯罪团伙的专业化和细致分工,也让年轻群体防不胜防。“这种团伙里既有专门发布广告的、专门为应聘人员介绍"兼职内容"的、专门对接的"客服""业务经理",还有负责后台层层转账和套现的财务人员。”

朱春辉说,为了引诱被害人,犯罪分子还会先给应聘者一两个比较小额的刷单任务,按照“约定”返还本金和佣金,晒兼职的受益、付款截图等,赢得被害人信任,“放长线、钓大鱼”。

打击、防范共治,源头遏制诈骗发生

消费者在网购时,商家的信誉、商品销量、顾客评价都会成为重要的参考因素。但在个别电商平台里,有商家为了谋取商业利益,进行虚假交易,催生出“刷单”“刷信誉”的产业链。而犯罪分子正是利用了年轻人对这一行为司空见惯,进而放松警惕的心理。

上海中浩律师事务所龚清华律师表示:“所谓刷信誉,是指在购物网站中,卖方为提升网站或商品的人气,而采取的一种违规商业炒作模式。”

龚清华说:“对于兼职的刷客来说,并不需要拥有此件商品,只要帮助卖家完成交易,就能获得佣金。兼职刷信誉本身就是一个非法行为,不仅破坏了诚信体系和市场公平竞争,还可能构成违法行为,被犯罪分子利用。”

支付宝安全专家张博接受采访时表示,根据他们的后台数据统计,以“兼职刷单、高额奖励”为名的刷单行为基本都是诈骗行为,不少骗子会通过社交软件专找学生下手。据不完全统计,这一类案件中,18岁至25岁受害者占到整体的近6成,其中大多为学生。

业内人士建议警方应加大打击力度和防范手段宣传,此外相关电商、网络支付机构也应承担社会责任。“打击是事后补救,关键在前期防范。”龚清华说。

据了解,已有网络支付机构建立了整套的网络“灰黑产业”行为的研究挖掘机制,可通过日常风险监控模型对电信诈骗进行持续监控,及时锁定最新诈骗手法,通过智能风控系统进行实时拦截。

“比如用户短时间内多次下单或多次给陌生账户转账,我们就会给出风险提示。如果用户给一个涉嫌刷单的账户转账,系统会判定该笔交易存在风险,并弹出预警提醒,建议选择延时转账乃至直接拦截支付。”张博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