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日美贸易谈判不欢而散,日本拒绝将贸易同汇率问题挂钩

原标题:日美贸易谈判不欢而散,日本拒绝将贸易同汇率问题挂钩

  日美贸易谈判尚未进入正题,双方就进入了相互试探底色的僵持阶段。

当地时间25日,两组日美高级财经官员在华盛顿会面,一组为日本经济再生大臣茂木敏充和美国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另一组则为日本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和美国财长姆努钦。在后者的会见中,日美双方讨论了汇率政策和贸易问题,但未能达成共识,美国财政部发布了一份言辞模糊、冷淡的会后声明。

麻生太郎在会后记者会上表示,他将日方在汇率问题上的谈判立场阐述得很清楚。“我们不能将任何有关汇率的问题同贸易政策挂钩。”他说。

原定会议提前结束

此前,美方曾多次表示,希望同日本在贸易谈判中讨论汇率问题。姆努钦就曾经表示,美国与日本达成的任何贸易协议中,都需要包括阻止竞争性贬值的语言段落。

不过日方对此并没有太大兴趣。一个颇令人玩味的细节是,作为日美双方财长,自2018年的一次会晤之后,麻生太郎就一直都没有同姆努钦举行双边会谈,其实通常他们可以举行双边会谈的场合非常之多。

据日媒报道,对本次会议吹风的日本财务省官员指出,日美财长原计划谈一个小时,后来只谈了45~50分钟。

在原定会议提前结束之后,美国财务部发表了一份言语模糊的声明,仅表示双方财长在会面之后,重申了日美经济关系的重要性,并为6月即将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财长会做了准备性讨论。同时日美也讨论了有关伊朗制裁的问题。

贸易谈判:胡萝卜和大棒谁先来

在贸易方面,日方让步的余地亦不大。截至第一财经记者发稿时, 茂木敏充和莱特希泽的会面还在继续中。

此前,双方曾在15~16日在华盛顿进行了第一轮贸易谈判,并在其间讨论了涉及农业产品的贸易问题以及在数字贸易领域建立高标准的必要性等问题。

而茂木敏充则在第一轮谈判中表示,日美双方致力于达成“早期”协议。美方也表达了类似观点。

不过美日双方目前的谈判策略都被国内政治日程深深影响。美国将在2020年举行总统大选,美方希望在初选前达成协议,而日方则试图在今夏的议会选举之前按兵不动,避免惹怒日方农民选民。

在15~16日的会谈中,莱特希泽曾明确向日方表示,希望迅速解决美国在农业方面不利的贸易形势。

数据显示,自从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和欧盟-日本经济伙伴关系协定(EPA)分别于2018年12月和2019年2月生效以来,面对澳大利亚和欧盟这些受益于低关税的竞争对手,美国牛肉和猪肉销售商开始失去日本市场份额。

以牛肉为例,CPTPP生效后,关税减免至27.5%,来自CPTPP国家的牛肉对日出口量猛增至上年同期的约1.5倍,而美国牛肉则仍需面对高达38.5%的进口关税。本周,近90家美国农业组织向莱特希泽致信称,在日本对欧盟和一些亚太国家的产品进行第二次关税削减后,美国的农产品正在逐渐失去优势。

在茂木敏充和莱特希泽第二次谈判前夕,日方消息人士放风称,日本在农业方面的让步不会超过CPTPP的前身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中的幅度,除非日美新协议可以对日方的汽车业更有利。

在此前的TPP版本中,美国曾同意,在25年后放弃对汽车的2.5%关税,并在30年后放弃对轻型卡车征收25%的关税,同时还承诺在TPP生效后立即取消对一系列汽车零部件的关税。不过这些都在特朗普政府上台后成为幻影。

日方希望美方在汽车关税方面有所让步的同时,美方另有想法。在15~16日的会见后,美方在声明中着重提到了与日本的巨额贸易逆差,表示2018年,日本对美的货物贸易逆差为676亿美元。

要看到的是,当下时机已经非常微妙。按照美方商务部此前给出的日程表,5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就要决定是否对汽车及零部件征收25%的关税。2月17日,美国商务部已经如期将针对进口汽车及零部件“232调查”的报告提交给特朗普,该报告对美国是否应当以及如何推出汽车税给出建议。不过在做出是否征税的决定之前,特朗普政府选择暂不公布该报告的具体建议。

不过,伟凯律师事务所国际贸易律师林斯康此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曾表示,这一日期的宣布是可以延期的,延期原因包括协议正在谈判等,延期时限为180天。

根据高盛在一份报告中的估计,如果征税10%的话,日本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就可能减少0.2个百分点以上。

最新出炉的日本经济数据不佳。26日上午,日本经济产业省公布数据,一季度工业产出同比下降2.6%,创近5年来单季度最大跌幅。其中,日本一季度工业机器人订单台数同比更暴跌35.4%,出现连续3季度负增长趋势。(实习记者郝爽言对本文亦有贡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