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敢跟《复联4》正面刚,王家卫这次真的“疯”了?

原标题:敢跟《复联4》正面刚,王家卫这次真的“疯”了?

【版权申明:本文为@影吹斯汀 独家原创稿,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抄袭or转载,违者必究!】

“你看《复仇者联盟4》了吗?”恐怕是最近被问到最多次的问题。对于这部热度空前的电影,蜀黍却只能以复杂的心态看待它的存在。

首先得承认,疲软已久的影市被它拯救了。电影院重新有了北京地铁早高峰般的热闹景象,大盘数字也好看了许多。

直接上个对比,《复联4》还没到来的4月22号,日票房3194.1万,然后第二天↓↓

一个零点场就让日票房翻了七八倍,好一针兴奋剂。

但心情复杂的是,一部《复联4》,几乎“杀死”了其他所有同档期电影。躲避《复联4》成了片方的默契,从它上映的前一周开始,几乎没有电影愿意在这个时间定档,所以上星期叔才很无聊地跑去看了明知道会很雷人的《如影随心》。这周《复联4》上映后,更是以80%以上的排片比占据了绝大部分银幕。

当然,这也不是《复联4》的错,这是观众用人民币投票所呈现的结果。这个时候,躲避是正常的,迎面杠只会被说“飞蛾扑火”、“炮灰”。

但这个世界上,就真的有一些很“轴”很“疯”的创作者,选择坚持把自己的电影放在这部大片的旁边,即使有时间有机会撤档,也坚决不回头——就是这部本周末孤零零上映的,藏族导演万玛才旦执导、大导演王家卫监制的《撞死了一只羊》。

看海报,就知道是一部小众艺术片,平时或许都很难引起注意,现在这个时间段更是难上加难。

它去年从威尼斯电影节载誉而归,在《复联4》之前便早早定档。当其他同档期电影要么改期要么延档,只有它坚持如期上映,和巨无霸正面硬刚。

所以说确实很“傻”?不妨先来看看本片监制王家卫怎么说↓↓

我想说0.1%的空间代表就是有99.9%的空间的进步的余地,只要文艺片导演有勇气,能用心拍好作品的话,这个空间一定会增大,这个局面一定会改变。

谁说看完《撞死了一只羊》不能去看《复联4》,或者看完《复联4》不能去看《撞死了一只羊》,两个都可以看,因为它没冲突。这个时代我们需要英雄,同时需要信仰,没有信仰的英雄只是一个机器人。

在创作者眼里,这个“正面竞争”,根本就是伪命题。同时,要想改变市场,就需要有坚持者,所以自己必须做那个人。

这难道不值得我们鼓掌吗?

-----------------------------------------------

除去这些与作品赏析无关的话题,《撞死了一只羊》本身就是一部值得关注的电影。先看一看奖项光环↓↓

单是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单元最佳剧本这一奖项,已经有力说明了是个好故事。王家卫也正是因为看中了剧本,所以选择做本片的监制。而墨镜王的加入,又给《撞死了一只羊》带来了一大特点:混搭。

藏族才子导演万玛才旦向来扎根故土,从《静静的嘛呢石》《寻找智美更登》到《塔洛》,都是纯藏族视角的故事,带着浓烈的高原式粗粝与质朴,并且不可避免地带着某种宗教神性。

《塔洛》剧照

而王家卫是属于城市的,小资又世俗。

这种反差极大的碰撞,本身就是一个看点。

不过万玛才旦也不是“标准”的藏族题材作者,你所想象的奇观化藏地及藏民生活,在他的影片中都没有。他并不是带着观众观看一次朝圣并妄图替所有人“净化心灵”的导演,而是真正呈现藏地生活,冷静地把现实故事放到这片被神圣化土地上的作者。

在风格差异上的碰撞与去奇观化中,《撞死了一只羊》就这么别具一格地被放到了观众眼前。

要说这部电影讲了什么故事,其实很简单,电影结尾的字幕就能解决主旨↓↓

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 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

故事的主角是一个叫金巴的藏族男子,长年在人迹罕至的青藏线跑运输。路上他总是放着《我的太阳》,世界安静地只剩这一辆卡车。

某天,他一不小心在路上撞死了一只羊,这让他认为自己特别倒霉。羊死的瞬间,也特意给了流血的镜头,突然间就明白了金巴的于心不忍。

果然他就带着这只羊上路了。

而路上他又遇到了一件奇事,人迹罕至的地方,偏偏出现了人:一个瘦弱的康巴男子。这个男子介绍,自己也叫金巴,这次出门是要找人报仇。

另一个金巴到了目的地,两个人分道扬镳。而司机金巴,却怎么也放不下这件事,就连幽会情人都心不在焉。最后情人责问道:“你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你怎么不行了?”

金巴决定去解开心结。他找到了另一个金巴原本打算复仇的地方,和茶馆老板娘打听这个金巴的行踪,结果发现,仇人还活着。根据仇人的描述,另一个金巴只是看了他一眼,哭着跑走了。

金巴继续上路,倒霉的事又来了,车胎爆了。修好车的金巴累瘫在路边沉沉睡去,梦里他似乎化身成了另一个金巴,将刀挥向了仇人.....

这就是整个故事,那么撞死一只羊的作用是什么呢?这就是这部电影的玄妙之处。如果按正常的故事推进来理解,这只羊可以看作是金巴仁慈的象征。

荒无人烟的地方撞死一只羊,本可以一走了之,但他执着地带着羊上路。他本有几次机会用这只羊获利,但他并没有。遇到卖羊肉的摊贩,金巴打听了一只羊的价格,但没有卖掉,反而把羊抬到寺院,花高价让僧人超度。

僧人也一脸懵,我只给人超度过,这个怎么处理?要不你把它吃了吧。

金巴又执拗地给羊举行了人才享有的天葬的仪式,让秃鹰去解决它。转过头,他又花了几百块去买摊贩杀好的羊。他的确需要羊肉,但不想要这块带着愧疚感的羊肉。

因为有善念,所以他会担心另一个金巴,一直想着他是不是真的去杀人。

而要对电影作出自己解读的话,撞死羊的瞬间,也可以是另一个“宇宙”的开启。为什么在撞死羊之后才遇到和自己同名的人?这个人是否真实存在?撞死的究竟是谁?最后化身另一个金巴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

一切问题,可以有多种多样的解答。

这种风格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另一个导演毕赣,同样擅长于在现实与梦境之间穿梭,并且玩很多“对位游戏”。

在毕赣的电影里,现实中的人会在梦境空间以其他身份出现,如《地球最后的夜晚》中,汤唯饰演的长发绿裙女万绮雯,在梦里是短发红皮衣的凯珍。

《撞死了一只羊》的对位更加有趣了,司机金巴来到茶馆,向茶馆老板娘打听杀手金巴,在老板娘的描述里,杀手金巴坐的也是同样的位置。甚至周围食客聊天的内容,吃的食物,也全都一模一样。

是梦还是巧合,留待你看完影片后去解读。

在影像上,虽然两位导演都喜欢加入风格化的表达,但又有很多不同。

毕赣更加“炫技”一些,一小时长镜头、2D转3D,首先在技巧上就拿出气势。

万玛才旦则更加注重光影感,比如这张被盛赞极有油画质感的剧照。

剩下的亮点,就是上文说的“混搭感”,包括细节上的混搭,也包括气质上的混搭。

万玛才旦为我们破除了藏地的原始感,在破旧村落卖甜茶的小茶馆里,照样找得到百威啤酒。天空有秃鹰,也有飞机。

还有司机金巴在路上听着意大利歌剧《我的太阳》,实际是藏语版。

气质的混搭除了王家卫式的慢节奏和摇曳的暖色调影像,还有角色特质。还是这个小茶馆,开在人烟稀少的村落,老板娘却风情万种又带着几分幽默,完全不似一般藏地电影中为信仰而质朴出世的女性。

挂着佛珠,依然可以世俗。

所以这部电影,一定要到影院去感受。只有大银幕,才能感受到它的颗粒感与光影,以及跟随角色沉浸到梦境中。

当然,前提是你要忍住它的慢节奏。虽然已经短到只有87分钟,但《撞死了一只羊》依然非常缓慢。甚至开场十分钟都没有一句台词,只有司机金巴一个人行驶在公路车,上车抽烟,下车撒尿。

说好的“人迹罕至”,万玛才旦说到做到。

还有另一个前提是,希望你能找得到排片。

虽然主创们是乐观的,但现实真的很骨感。《撞死了一只羊》本是全国影院上映,4月19日宣布改成了“艺联及片方指定影城”上映。尽管加盟艺联的电影院也遍布全国,可是并不能强制他们去排片。目前《撞死了一只羊》排片占比2.2%,首日票房150万,比叔预想的成绩还算好一些,但愿可以坚持久一点。

正如王家卫所说,看完《复联4》也能去看这部电影,并没有冲突。可是没有冲突的这部分观众太有限了,绝大部分人更愿意把时间交给流行大片。

作为比文艺片观影门槛更上升一个档次的、带有实验性的艺术电影,《撞死了一只羊》显然也无法去在乎目标之外的观众。或许在主创们眼中,能上映,就是完成了使命。但就连上映这个动作,也显得那么被动。

选择和《复联4》“正面杠”,可能也是没有选择之下的一种选择:反正放在哪个档期都很难引起注意,所以放在什么时候都无所谓。飞蛾扑火或者还能博一博眼球。

对于想看这类电影的观众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被动?想要支持,奈何条件就不允许。

艺联专线上映在最大程度上保证了文艺片的存活,是否要对加盟影院有更多约束?或许是下一步需要思考的问题。另外除了艺联,还能不能有更多别的放映渠道?比如文艺青年们最多的校园,以及各地的多种影展?

一个创作者除了用艺术表达自我,还得操心能不能作为一个产品卖出去,真是有些凄凉。然而这就是现实。

但愿这样的景象,不要吓坏后来的创作者,那样才是我们最大的悲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