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务>>正文

新开发银行副行长祝宪:中国走出了一条独特发展之路

原标题:新开发银行副行长祝宪:中国走出了一条独特发展之路

‘一带一路’是一个更健康的全球化倡议。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新开发银行)副行长兼首席运营官祝宪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可能会给中国带来一些看得见的好处,但是它更大的贡献是全球性的,给沿线国家和地区带来的变化比给中国带来的好处多得多。”

孙超:现在世界上有些地方出现了反全球化的事件和现象。在这种时代背景下,中国推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有何意义?

祝宪:关于“一带一路”倡议的意义,很多学者和有影响力的人物都作出了很多解读和评价,我想结合我的工作谈一谈。

第一,在第一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六个多边金融机构与中国政府签订了谅解备忘录(MOU),这六个金融机构包括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和欧洲投资银行,表明了多边金融机构积极支持“一带一路”倡议的意向。

▲ 2017年5月1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并发表题为《携手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主旨演讲。这是习近平同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代表们合影。

第二,不能简单地把“一带一路”倡议看成一个只为沿线国家建设更多基础设施的倡议。它是一个新版的全球化倡议,是一个中国提倡的全球化倡议,是一个更健康的全球化倡议。如何通过这个倡议的实施,把那些欠发达国家更深入地纳入全球化进程中、全球供应链中,使这些国家可以发挥自身潜力和比较优势,摆脱贫困,也使其得以从低收入国家变成中等收入国家,进而变成高收入国家,这是“一带一路”倡议非常关键的一个方面。

第三,“一带一路”作为中国倡导的一项全球性倡议,可以有不同解读,也需要在国际上能够有一个被广泛认可的通用版。这样,大家才能够拧成一股绳。

孙超:现在,国际社会上对“一带一路”倡议还有一些不同的声音,甚至有一些误解,如何能够更好地团结各国,真正做到共商、共建、共享?

祝宪:对“一带一路”倡议有不同的解读甚至误解并不奇怪,这其实是一个常态,应允许有不同的声音存在。但是如果有负面的解读,就需要多做一些解释性工作,让事实说话。

▲ 新开发银行副行长兼首席运营官祝宪

“一带一路”倡议会给中国带来一些看得见的好处,但是它更大的贡献是全球性的,给沿线国家和地区带来的变化比给中国带来的好处多得多。同时,在“一带一路”倡议实施过程当中,应该记住很多沿线国家是不发达国家,它们的条件与今天的中国很不一样,所以不可能把中国的经验全部移植到这些国家去。

要重视、尊重当地的法律、法规、文化,同时也要考虑到当地情况可能会给中国的企业和投资方带来的不利条件甚至风险。要针对不同情况和条件拿出不同的应对方法。

“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必须给当地的老百姓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只有这样,广大老百姓才会真心实意地支持。当然,这也涉及如何将倡议和实际相结合的问题。

孙超:新开发银行的“新”体现在哪里?

祝宪: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2015年开业,总部设立在上海,如今已经正式开展业务。新开发银行究竟“新”在什么地方?我认为是新的模式、新的理念以及新的业务模式。

▲ 2015年7月21日,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开业仪式在上海举行。

第一,新开发银行不是国际官方援助的一部分,而是跟成员国特别是中等收入国家成员国的一种平等伙伴关系。新开发银行是由金砖国家发起的、目前没有发达国家参与的一个多边机构。和过去大家熟悉的那种已经建立起来的多边模式,特别是发展援助演变而来的多边援助模式有所不同,新开发银行致力于成为一个以“南南合作”为主线的平台。

第二,“新”在行动力:如何变得更有效率,而不是仅仅根据现有的国际开发的议程去执行。新开发银行跟原有的国际组织,比如世界银行、区域性开发银行在发展的总体目标上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比如联合国系统提出的新发展目标、可持续发展、气候变化、减贫等),区别在于新开发银行希望有一个新的机会,搭建一个新的平台,探讨新的方法,更好更快地达到这些目标,更贴近合作伙伴的需求。

第三,“新”在力图提高效率,减少官僚主义,使“客户”感受到优质服务的业务操作模式。新开发银行的项目准备时间要比其他机构更快,一般要求六个月完成。而在过去,很多的多边机构准备项目,特别是比较复杂的项目,都要一至两年的时间。

此外,新开发银行愿意在可能的条件下按照国别的标准来开展业务。特别是在基础设施的项目中,在采购和安保政策等方面,基本遵循所在国的政策标准,而不是另搞一套。这些方面也可能并不是战略性的“新”,而是一种业务操作模式的“新”。这些方法还在探讨过程中。

孙超:新开发银行能够在“一带一路”倡议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祝宪:短期来看,新开发银行可以给予支持的第一步是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互联互通。中俄两国的经济联系越来越紧密,新开发银行可以支持两个国家间的基础设施建设,帮助相关地区共同发展。

从中期和远期来看,新开发银行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比如巴西和南非希望银行支持的一些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也是和中国有关联的。由于在这两国的经济中,初级产品占比相当重,初级产品出口数量较大,所以两国希望通过新开发银行的支持来建设更好的基础设施,通过这些基础设施把初级产品更快地出口到中国。

新开发银行在吸收新的成员国方面,也将为“一带一路”建设作出更多的贡献。

孙超:在当今国际社会中,中国应该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祝宪:中国现在处在一个非常独特的位置。从经济总量、发展势头和规模上看,中国远超出了其他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但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在各方面还是有区别的。所以中国的经验既可以承上启下,又可以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提供发展合作的平台。

二战以后,所有发展中国家都希望自己加快发展,普遍把发达国家的今天看成自己的明天,希望借助发达国家的经验让自己发展起来。但是几十年来的实践证明,这种盲目地按照发达国家的经验使自己成功发展起来的例子并不多。而中国走出了一条独特的发展之路——借鉴以往经验,同时根据发展阶段和发展特点,实事求是,走出了自己的路。中国的路就是对中国有用的、经过实践检验的经验。

现在,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进行交流,将经验予以传授,但是中国也不应像教科书那样,原封不动地将自己的经验传给发展中国家。

孙超:如何能让西方更好地理解中国而不会产生误解?

祝宪:国际化过程既有“里”,又有“面”。这个“面”就是使用何种方式让对方接受,让别人听懂,使别人感觉舒服。从这个角度来讲,这是智库和媒体特别需要关注的方面。

▲ 祝宪(左)与本文作者孙超

原则上,在坚持初衷的同时要注意传达的方法,要考虑怎么能让别人接受。中国有一句老话——有理不在声高。尊重别人,倾听别人,不要把自己放在一个高于别人的位置——这其实是中国传统美德的一部分,我们也应该将这个美德运用到国际交往中来。

真正的自信就是相信自己的理念,但是不强加给别人,不要求别人百分之百都接受。求同存异,大家才可以共同工作。我们应该在国际交往中记住这一点。

延伸阅读: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又名为新开发银行,是金砖国家(中国、俄罗斯、巴西、印度、南非)领导人在2012年新德里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四次会晤期间作出决定,2013年德班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五次会晤期间宣布建立的。

2015年7月21日,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正式开业。初始资本为500亿美元,可扩充到1000亿美元,由5个创始成员平均出资。总部设在中国上海。

作者 / 孙超

《中国发展观察》杂志编委、国研智库副总裁,著有《新秩序:各国大使眼中的“一带一路”》

本文已由百通社获得中文转载权。部分内容有删减。

编辑 / 张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