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母亲患病两年约不到大夫 加拿大医疗体系怎么了?

原标题:癌症母亲患病两年约不到大夫 加拿大医疗体系怎么了?

近日,一则令人心碎的视频在网上疯传。视频中,一位处于癌症晚期的33岁加拿大妈妈玛丽兰(Marilyn Inez),流泪痛诉加拿大崩坏的医疗系统,并喊话其所在的新斯科舍省省长作出回应。

这位患癌妈妈称,她感觉身体不舒服后,花了两年时间都没有约上家庭医生,而此时她其实已经罹患癌症。在这期间,她由于担忧自己的身体状况,去急诊室看诊,但对方都只是草草了事,忽视病情可能恶化的风险,拒绝给她进一步治疗。等她终于约上医生时,得到的却是3期癌症的诊断书。

事到如今,她必须通过全身放射治疗来杀死癌细胞,这使得年轻的她再也无法怀孕。从她的陈述中可以得知,身体的病痛和30轮化疗让她的精神一直处于高压状态,但她向医院精神科的求助也一再被拖延,要到今年七月才能就诊。

这段视频在Facebook上观看三百多万次,评论近万条,分享超十万次。有人给玛丽兰加油打气,有人表示对医疗系统的失望,更多的人和玛丽兰一起呼吁政府给出回应。

随着视频在网络上疯传,众多对本国医疗系统早有不满的加拿大民众被激怒,舆论讨伐下,新斯科舍省省长史蒂芬(Stephen McNeil)于4月25日出面回应。他表示,已经要求卫生部门联系玛丽兰,询问其具体情况,但在卫生部门给他回应之前,他无法承诺和玛丽兰见面。他同时称:“在获取基本医疗服务方面,我们的医疗系统确实面临一些挑战。这是我们一直以来都知道的事情。但是,我们已经在不断做出调整了。”

另一方面,该省的卫生部长兰迪(Randy Delorey )在参加内阁会议时,也遭到记者围堵。他回应记者提问时称,卫生部门已经有工作人员在尝试联系玛丽兰。但他回避了关于该省是否在经历医疗系统危机的问题,转而称“新斯科舍省医疗系统的问题,是加拿大全国各地的医疗都在面临的问题。”

据统计,加拿大新斯科舍省一名家庭医生的候诊名单上,现在有55801个人的名字,这意味着五万多个处于病痛中的人,同时在等待一个家庭医生的救治。

加拿大的医疗系统:家庭医生+专科医生

众所周知,加拿大实行的是全民医保服务,医生的诊疗费、所有的检验费、手术费,都不用花钱。但是,很多人不了解,加拿大的医疗是“家庭医生”+“医院/专科”的两级系统。一般看病,病人要先到自己的家庭医生处就诊,遇到家庭医生处理不了的病,才会转诊到大医院或者专科医生的诊所。

首先,家庭医生会通过诊疗决定你是否需要更进一步的检查。如果需要,医生会开出检查单,引导病患到其他检查机构或专科医生处进行下一步检查。如果是简单检查,如血液、尿液或X-ray等常规检查等,通常可以在独立检测机构在一天或几天内完成。但如果需要到专科医生处就诊,就会经历漫长的等待,一般轮候时间从几周到几个月甚至是好几年。

如果家庭医生并不认为你有必要进行下一步检查,就会让病人回家观察。但是仅仅通过家庭医生的问询,很容易忽略病患的隐藏问题,从而造成更严重的状况。因为问诊的准确度,不仅仅在于医生的临床经验,还有很多其他因素:如年幼孩子无法准确描述身体状况,或者是移民家庭,英文有限,或无法准确使用英文描述病症。即使是母语为英文的病患,也因为匮乏基本的医学常识而忽略自身状况。

而且,在不滥用医疗资源及不滥用抗生素的初衷下,医生经常会延误病情到更严重,才最后采用其他检查手段确诊并使用抗生素。

在加拿大,如果有急症,则无需预约,可以直接去急诊室。但是,这也是加拿大免费医疗体系中最受诟病的地方。因为在急症室的等待排序里,危急病患有权优先得到救治。通常情况下,病患在急症室的平均等待时间长达5个小时,常常会导致貌似不紧急的病患的病情急转直下,最终不治。

候诊时间过长 大量加拿大人出国就医

加拿大智库“菲沙研究所”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癌症妈妈控诉的新斯科舍省的医疗环境确实很糟——2016年的统计报告发现,该省12岁以上公民中有15.8%没有定期医务服务者;18-34岁人群中大约有500万人缺少家庭医生;亦有不少业内医生在采访时表示新斯科舍省的患者等待时间要比其他省更长。

但事实上,新斯科舍省并非特例,在加拿大候诊时间过长问题已经被长期诟病。

菲沙研究所的报告显示,2015年加拿大人接受各种专科医疗服务的平均轮候时间是18.3周。这份报告中还有一些更详细的数据,比如:在BC省(温哥华所在的省)做一个核磁共振的平均等候时间是24周,在安大略省做神经科手术的平均等候时间是34.9周。

2015年,加拿大病患一般在家庭医生或者医疗专家的初步诊断后,即使提前预约仍需要排队接受治疗,而这一等就要等上9.8周(平均时间)。较家庭医生认为合理的时间多了几乎3周。

更令人担忧的是,这种轮候时间还在逐年递增。

报告同时还指出,在2015年赴有45619名加拿大人到国外进行非急救性治疗。菲沙研究所通过分析发现,导致加拿大不惜出国看病的因素主要是候诊时间漫长、医疗资源匮乏、医护质量不高、医院缺乏及时合理的治病方案等,其中,候诊时间过长成为加拿大人吐槽的罪魁祸首。

这45619名病人当中,有10315名来自卑诗省(比例最大,佔1.5%),亚省有4616名,沙省有712名,缅省有702,安省人数最多(达到22,352人),魁省有3360人,纽宾士域省有894人,斯高沙省有1466人,爱德华王子岛省有52人,纽芬兰拉布拉多省有1151人。

而在境外求医的专科治疗方面,泌尿科最多,为4974人。眼科治疗有4635人,普通外科手术有4495人,内科医疗程序例如结肠内窥镜检查、照胃镜和血管造影等则有3959人。

免费医疗 但药品价格贵

除了候诊时间过长,加拿大免费的医疗体系下,还有另外一个硬伤——药品价格贵。

加拿大实行的是医药分家,所有的诊疗,检查,住院等费用是免费的,但是药品需要自付。加拿大的药品价格在全部发达国家中,排名第二高。在2013年时,加拿大人均药费就已高达713美元(约4797元),远高于OECD的平均值515美元(约3465元)。同时,加拿大药店零售药品的价格也属于世界最贵的行列。加拿大的医药费在全球范围内仅次于美国,有多达10%的老年人,拿着医生处方而买不起药。

药品贵,不只是外国公司生产的药品贵,加拿大制药公司生产的药品在新西兰市场的销售价格远远低于加拿大的售价。比如,加拿大Apotex制药公司销售的的7种常用药品在新西兰的售价只相当于是加拿大售价的11.5%。究其原因,是因为新西兰政府在25年前成立了一个独立的政府机构PHARMAC,专门负责与各大制药公司谈判进入新西兰市场的药品价格。以一国的市场做为和药品公司谈判药品价格的砝码,确保了新西兰免费医疗体系不但提供了免费的医疗服务,而且在可负担的国家税赋下,提供了免费的药品。

加拿大联邦卫生部部长简.菲尔伯特解释说:加拿大目前的法规是,只要药品价格不超过7个国家的平均水平则联邦政府就不会采取干预行动,但问题是这7个国家中包括了世界上药品价格最贵的国家美国,却没有包括世界上药品价格最便宜国家之一的新西兰。简.菲尔珀特的建议是重新审定这7个国家的名单,用新西兰取代美国、作为药品平均价格参考名单上的国家。

加拿大的免费医疗, 遵循着公平原则。无论贫富,无论地位,在加拿大的免费医疗下得到同样的救治。但是公平原则下,效率就比较难以得到保证。

加拿大每年有成千上万的病患,因为不能及时预约到医生或专业检查,病情被耽误;每年还有成千上万的病患,因为支付不起药费而放弃治疗。这是加拿大免费医疗下,一些不得不正视的事实。在种种困境中支撑起的加拿大免费医疗,在世界最先进的12个国家的医疗体系评比中,位于倒数第二。

很多人认为,加拿大的医疗体系已经到了不得不改,但在各方博弈下,又很难下手。在“正确的”公平原则下,医疗体系一直没有改变。各个政党争取选票时,政客们往往选择的就是不触碰雷区,他们能够做的最大的承诺,也不过是“增加医疗预算”,而无法改动这个体系分毫。因此,加拿大医疗体系改革,无疑是一条颇为漫长的道路。

希望这场人间悲剧之后,新斯科舍省的政府能上心地改良一下医保系统,让更多人有医生可看。也希望加拿大其他省的公立医院能越来越完善,让急症室的医患双方都能拥有一个更舒心的环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