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上汽变速器钱向阳:转型升级是企业唯一的“生存法则”

原标题:上汽变速器钱向阳:转型升级是企业唯一的“生存法则”

本期采访嘉宾个人简介

“如果不解决生存的苟且,就会死在去远方的路上。”上汽变速器总经理钱向阳近日在接受盖世汽车采访时指出,汽车行业智能化、网联化、国际化的趋势下,零部件企业已经到了关乎存亡的重要关头,转型升级是唯一的出路,不仅如此,“转型,还要转得快、转得质量高。”

事实情况的确如此,尤其在当前汽车大环境并不算太好的情况下,企业转型显得尤为迫切。回顾2018年,中国车市出现自1990年以来的首次年度负增长,全年销量止步于2808万辆,同比下滑2.76%;2019年第一季度,这一境况并没有得到太好的改善,主机厂受其波及,汽车零部件企业们同样难以置身事外。

对于车市环境的恶化,钱向阳的观点是,销量出现下滑是汽车发展的一个必然规律,如同股市到达一个高点之后就会进入盘整阶段,略微的上下偏移都是一个正常现象。3000万辆的销量会是行业阶段性的制高点之一,从这个角度来去看,2808万辆其实也相差不远。而去年车市下滑的原因主要还是股市和房市的影响,消费者的消费欲望和消费信心明显不足。当然,从长期来看,3000万辆的程度还远远不是中国市场的终点。

需要指出的是,除了整体销量下滑,车市的结构也在发生变化,也就是所谓“汽车四化”的产业变革: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和共享化;同时,钱向阳还指出,国际化也是国内汽车产业不得不考虑的重要趋势。在此背景下,如何快速高效的转型创新成为每个企业生死攸关的头等大事。

新能源转型提速 纯动、混动产品进入量产阶段

作为一家1925年创立的国内老牌变速器龙头企业,上汽变速器依托上汽集团的快速发展,以手动、自动、新能源传动系统为主要产品,已实现了国内近五分之一的市场占有率,在业务转型上,上汽变速器更是走在了行业的前面。钱向阳表示,早在2004年,上汽变速器就看到了未来产业变革的发展趋势,并开始谋划技术创新和业务转型。

近几年来,上汽变速器新能源业务骤然提速,自2018年起,上汽变速器混动和纯动的解决方案已经陆陆续续开始投产,占公司业务的15%。本届上海车展上,上汽变速器也带来了包括自动变速器、混动驱动系统、纯电驱动系统在内的全系产品解决方案。尤其是针对新能源汽车的三合一集成电驱系统,已经具备了和国际一流零部件企业竞争的产品特性。

高度集成的纯电动车用电驱动系统

据钱向阳介绍,新能源变速器与传统变速器相比是完全不同的产品,从结构上看,纯电动仅一档的设计较之传动变速器动则7、8档的复杂结构简洁太多,与此同时还拥有着变速器难以匹敌的转速优势。另外传统变速箱的功率是固定的,新能源则可以自己调整,具有极大的设计灵活性。目前上汽变速器拥有110kw、150kw、200kw三个平台,其中150kw最受消费者喜爱。更为重要的变化则是,软件部分扮演着新能源变速器最为核心的重要角色,有一半的成本都集中在控制系统上。为此,在上汽变速器近300人的新能源研发团队中,有三分之二专注于软件部分的研发设计。

未来上汽变速器的业务将进一步向新能源方向倾斜,据钱向阳透露,2025年新能源版块在上汽变速器整体业务中的占比将达到45%,包括纯电动、插电混动、燃料电池。同时,产品结构上也会有变化,自动挡会越来越多,2025年手动变速箱的产值预计仅为20%左右。另外,基于在软件和控制领域的技术积累,上汽变速器还可能向自动化、智能驾驶等业务拓展。

三大优势“狙击”外资变速器企业

需要指出的是,瞄准中国新能源市场的不仅仅是国内变速器企业,随着中国新能源产业的高速发展,以及自主品牌技术实力的快速进步,外资零部件企业从去年开始纷纷涌进国内市场,普遍在今年年底及明年量产。

钱向阳表示,“外资企业对国内变速器而言确实是一大挑战,他们的技术水平非常高,而且产品较为成熟,这是必须要正视的行业差距,留给自主变速器企业追赶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一年之内如果没有太大的提升,将面临被市场淘汰的风险。不过上汽变速器因为转型较早,控制、软硬件包括电机都是自己独立完成的,无论在产品特性还是研发技术,甚至是开发能力上都与外资企业处在同一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面对未来与外资品牌的竞争关系,钱向阳总结出了三大优势表明了自己对未来十足的信心:一是转型较早并紧靠上汽,产品得到了足够的市场检验也更容易得到其他用户的信任;二是相对开放,可以与主机厂深度交流共同进步,但外资变速箱往往只是一个“黑匣子”,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不利于双方技术水平的共同进步;三是成本优势,从设计阶段就控制的比较好,量也有一定的保障,很容易通过规模效应降低成本,具有较合资企业更大的议价能力。

“两条腿”走路 做一家创新型科技公司

新能源是汽车发展的趋势,但它也是一个逐步实现的过程,很长一段时间内,传统燃油车都是交通出行的主流方式。对于一家在传统领域领先的企业而言,从来都是两条腿走路,在发力新能源的同时,不断加速传统部件的优化升级。当然,业务占比和研发投入依然会向新能源逐渐倾斜。

上汽变速器亦是如此,据钱向阳透露,上汽变速器目前的传统产品包括AMT、DCT以及CVT。其中CVT180是去年九月刚刚投产的项目,明年还要投产CVT250以及基于CVT本体的混合动力变速箱和传动系统,计划2025年将CVT做到100万台左右的规模。此外,AT变速器也在规划中,届时上汽变速器的将涵盖变速箱领域的所有主流技术路线。

钱向阳还透露了自己对上汽变速器的一个五年计划,2025年,上汽变速器要成为一家为用户提供传动系统和驱动系统的创新型科技公司;同时在研发团队和产品质量上要做到国际一流水平;最后变速箱的销售要做到600万台,300亿销售额。

以下是盖世汽车“C-Talk奋斗2019”系列之上汽变速器总经理钱向阳的采访实录,以供参考。

盖世汽车:能简单介绍些公司的一些状况么?

钱向阳: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公司的销售和利润略微下滑,今年上半年也不是特别好,但我们预计下半年会转好。

盖世汽车:您认为车市下滑的原因是什么?

钱向阳:这就是一个自然定律,如同股票到达一个高点之后就会进入盘整阶段,略微的上下偏移都是一个正常现象,3000万辆会是汽车历史的高点之一,去年2860万辆其实也差不太多。出现下滑主要还是受到股市、房市的影响,消费者的消费欲望和消费信心不够。

盖世汽车:作为一家有悠久历史的零部件公司,您是如何看待技术变革和企业战略方向变化的?

钱向阳:企业创新转型是必然趋势,跟不上智能化、网联化、国际化,最终肯定会死掉。转型也是解决企业生存问题的首要问题,谁转的快、转的质量高,谁就能活下去。上汽变速器是行业里转型较快的,从手动到自动,从自动到新能源,混合动力、纯电动、燃料电池都有产品,其中软件和硬件都是我们独立研发和生产的。

盖世汽车:能否介绍一下手动、自动、混动还有纯电产品的占比?

钱向阳:根据市场发展趋势和我们的产品规划发展,在产品结构上会逐步进行调整,自动挡产品和新能源产品会越来越多,手动变速箱的比例会逐步下来,2025年手动变速箱的产值占比预计仅为20%左右。现在我们新能源产品增值较快但基数较低,2018年新能源产值占比为15%,我们计划在2025年新能源产值占比要做到45%,包括纯电动、插电混动、燃料电池。

盖世汽车:在中国市场,外资变速箱还是占据主导地位,作为自主变速箱企业,您觉得我们有什么优势?

钱向阳:外资水平确实非常高,但他们在新能源方面进入市场较晚,主要集中在去年下半年进入中国市场,普遍在今年年底和明年量产,而且技术非常成熟,留给自主品牌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不能在一年内有大的起色,自主变速器企业将很危险。

对上汽变速器来说,第一个优势是紧靠上汽,转型较早容易获得其他用户的信任;第二个优势是比较开放,和整车厂之间毫无保留,而外资往往是黑匣子,只有产品没有技术。第三个则是成本优势,从设计阶段我们就控制的比较好,量也有一定的保障,很容易通过规模效应降低成本,具有很大的议价能力。当然产品品质还有一定的差距,这个还是得承认,但目前也在积极改进。

盖世汽车:去年吉利、广汽分别和爱信成立了合资公司,您怎么看?

钱向阳:目前爱信合资做的产品是老产品,有市场基础,很多配件也能共享,成本低、质量好。想要在这一领域同爱信竞争很难,这些企业选择和爱信合资也是正常现象。不建合资企业说明是竞争,建了合资企业,说明就是我们的产品做的还是不够好,还是要跟爱信他们学习,我是这么认为的。上汽变速器当然会一直竞争下去,也会在竞争的过程中倒逼自己的水平不断进步。

盖世汽车:去年9月份CVT180项目在烟台顺利批产,那您们对以后的业务的发展有什么预期吗?

钱向阳:CVT180是我们CVT第一款产品。我们集团已经同意把烟台建成百万级的CVT基地,另外还有当地政府的支持。现在有CVT180,明年还要投产CVT250,还有基于CVT本体的混合动力的变速箱、传动系统。产能方面,我们现有的一条线是24万台/年,明年要增加的一条40万台/年的装配线。目前还在和一些一线主机厂谈配套,过段时间就会明朗。2025年我们计划要把CVT的量做到100万台。

盖世汽车:您能不能给我们分享一下变速器在新能源车的定位和传统之间有什么差异么?

钱向阳:从产品上讲新能源变速器跟传统变速器是不一的产品,完全是颠覆。主要是软件方面,其中芯片是最核心的东西,一半的成本都在控制系统上,电机大概占三分之一,其他机械占比已经很少了;从档位上看传统变速器可以多至7、8档,但纯电动普遍一档,结构简单,转速还高;另外传统变速箱的功率是固定的,新能源可以自己调整,有很大的灵活性,目前大部分用户喜欢150kw,我们现在有110kw、150kw、200kw三个平台可供用户选择。

盖世汽车:上汽变速器在新能源产品上的研发如何?

钱向阳:我们在新能源产品上有260个左右的研发人员,其中软件工程就有170左右。现在每年超过50%的研发费用都是投在新能源上,大概5、6个亿,主要是研发和试验。其中试验方面手段非常齐全,很多合资企业参观后都表示比较震撼,也很认可,合作的意向也大大提高了。

盖世汽车:您对2019年的业务预期如何?

钱向阳:按照行业协会、专家、领导的说法,下半年销量回暖,我们也只能期望如此,大势上去,对我们的转型也是一种利好。

盖世汽车:五年之后,你觉得应该把上汽变速器带到什么阶段?

钱向阳:2025年,我们要成为一家为用户提供传动系统和驱动系统的创新型科技公司,而不是一个传统型企业;同时在研发团队和产品质量上要做到国际一流水平;最后变速箱的销售要做到600万台,300亿销售额。未来,我们在软件和控制领域进一步提升之后,还可能向自动化、智能驾驶等业务拓展。

▍关于“C Talk 奋斗2019”高端系列访谈

2018年,车市持续走低甚至负增长的状态,让整个行业陷入焦虑之中。2019年,这一状态或将持续。面对车市增长拐点,身处一线的企业究竟是何看法?另面对由此带来的发展以及盈利方面的难题,战略上将会作何调整?与此同时,汽车产业正处于深度变革期,企业还面临着技术升级、供应链优化等诸多方面的考验,对此,他们又将如何应对……针对以上问题,盖世汽车以“C Talk 奋斗2019”为主题开展系列高层访谈,聚焦行业领先者棋局走向,共探未来车市发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