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清华读博不用发表论文了!给“老板”打工的博士生还会苦逼吗?

原标题:清华读博不用发表论文了!给“老板”打工的博士生还会苦逼吗?

近来,中国高等教育圈在热议清华大学有关“读博不用发论文”的新规,即2019年4月22日发布的《攻读博士学位研究生培养工作规定》。

新规中明确了“不再由学校统一规定博士生在学期间发表论文的硬性指标要求”,同时也谈到了新举动的目的。

过去,硬性规定博士论文在研究生学习期间必须发表,真有些强人所难、拔苗助长。明明是学生作业,还必须印成铅字放在知名的学术期刊上,甚至单独成书,想想都觉得不大靠谱。

可是有这样的规定,你敢不执行吗?

还好,天无绝人之路,供求关系总会发挥作用。

既然论文发表是刚需,国内有些学术期刊、出版机构不会放过这个政策导向的市场细分,版面明码标价,收取费用,于是,质量低劣、甚至造假的论文就此堂而皇之地发表了。

有人买,就有人卖,市场经济的规律无处不在,中国也就一举成为论文大国,走量的生意也就顾不得太多细节了。

据“里瑟琦科教观察”(自媒体)2018年6月的文章披露,中国学术论文图片造假在世界上最为严重,“问题图片文章数占总的问题图片文章数的49.52%,平均两篇图片造假论文中就有一篇来自中国”。

片面追求论文数量衍生出无数“注水”的论文,众多“注水”的博士,最终会导致毫无权威性可言的“注水”的学术。

清华大学改革博士毕业模式表面上看是“降低标准”,而实际上是清理学术垃圾。那些拼凑、抄袭后发表的论文反而无端增加了导师、学校的工作量。

而且论文发表时博导经常是第一作者,这些学者、教授是否也借此给自己的论文指标凑数呢?要知道,博导自身的论文发表也是有指标的。

没有硬性规定了,论文的好坏、博士生的优劣,是否还是导师一句话呢?

清华博士新规强调“完善资格考试、选题报告等培养环节的实施细则、考核要求和分流与退出制度”,也就是说博士的质量控制会更加严格。

主观评判权重的增加,是否意味着给学术“老板”打工的压力更大了?

博士研究生减少与期刊、出版机构搞关系,会不会回过头重点“公关”博导呢?

作者简介:赵刚(Andrew)

国际教育知名观察员,北京城市广播特聘教育专家,英国格拉斯哥大学MBA,获评网易号“2018态度风云榜年度耕耘作者”、腾讯教育“2017年度最具价值自媒体”、搜狐“2016年度留学类自媒体人”,撰写出版《留学的逻辑》《到英国去》等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