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谁是二战欧洲最危险的男人?

原标题:谁是二战欧洲最危险的男人?

1944年12月17日,由Manfred Pernass中士、Günther Billing军士长和Wilhelm Schmidt二等兵组成的德军突击队化妆成美军,在比利时东部进行破坏活动,行至Aywaille附近因对不上口令而被捕。在审讯中,Wilhelm Schmidt声称Otto Skorzeny(当时已升至Obersturmbannführer,党卫队上级突击队大队长)已派突击队伪装成美军前往巴黎,准备将盟军最高司令艾森豪威尔将军绑架并杀害。审讯人员顿时大惊失色,马上上报总部。艾森豪威尔在凡尔赛的总部特里亚农旅馆迅疾被机枪和坦克围得水泄不通,他本人必须24小时待在旅馆内,不得外出,同时派容貌与他相似的替身在旅馆附近散步,以期引出德国杀手。艾森豪威尔在严密的监视中孤单地度过了1944年的圣诞节。

为何几个德军间谍简单的几句话,就会让美军如临大敌?Otto Skorzeny又是个什么样的危险人物?

Otto Skorzeny(1908年6月12日 - 1975年7月5日),出生于维也纳一个中产阶级家庭,他的姓氏来自波兰,追根溯源来自大波兰地区的一个叫Skorzęcin的村庄。Skorzeny除了他的母语德语,还会讲极为流利的法语,精通英语。此人是位优秀的击剑手,参加过无数次的击剑比赛,他脸上最初的伤痕就是被剑刺伤的。当然,我现在看到的照片多数是1943年之后拍摄的,而其在1942年东部战线参加战斗时,脑袋就曾被弹片击中,故现在看其照片脸上的各种伤痕,很可能不只是一次留下的。

Skorzeny二战之初参加德国纳粹的党卫军,至此开始其特种作战的传奇经历。作为纳粹特种作战的创始者之一,他取得的战果是非常辉煌的。鉴于篇幅所限,本篇仅仅介绍阿登战役中他指挥的格里芬行动,如果有时间,以后会再更新。

-------------------

最近研读二战1944年底阿登战役这段历史,发现德军在其中发动的一个行动(德语:Unternehmen Greif)非常有趣,且听我慢慢讲起。。。

举手之劳

1944年10月15日,Otto Skorzeny带领特种分队突袭布达佩斯,绑架了匈牙利独裁者Horthy Miklós的儿子,当时他正代表父亲与南斯拉夫代表谈判倒戈之事(此事不在本篇之内,简单的说,匈牙利独裁者Horthy Miklós1944年发现纳粹大势已去,准备倒向苏联,被希特勒提早发现了),这有点类似现在的斩首行动,绑架控制匈牙利首领的儿子进而控制首领后,德国重新掌控匈牙利。完成这项任务后,他回到德国,在东普鲁士的狼穴收到希特勒的接见,希特勒告知 Skorzeny,他计划对深入西欧的盟军发动反击(这里就是指阿登突出部战役),重新夺回安特卫普,并交给斯科尔兹尼一项重要任务。

1944年10月,Otto Skorzeny率特种分队突袭匈牙利后,在布达佩斯街头

按照希特勒的安排,Skorzeny将组建一支特种部队。主要任务是趁盟军有所防备之前,夺取默兹河位于列日至那慕尔间的桥梁,接应前来的德军装甲师。鉴于之前美军突击队曾成功运用缴获的坦克渗透德军防线,希特勒认为,Skorzeny的部队也应换上盟军制服行动,不仅有利于顺利完成任务,还能通过下达错误命令、干扰通讯联络以及误导部队等手段扰乱盟军军心。

从希特勒委派任务,到守望莱茵行动发动,留给Skorzeny的时间只有五周,他必须争分夺秒征集到足够的人手和装备。Skorzeny向国防军最高统帅部作战部长约德尔大将提出了组建一支由3,300人组成的特种装甲旅——第150装甲旅的构想,立刻得到后者全力支持,准许他便宜行事。10月25日,德国最高统帅部发布命令,从全军征集熟悉英语的士兵向Skorzeny报道(能说美国口音者更佳)。Skorzeny本希望能在11月10日前募集到足够的人手,但结果令他大失所望:来自各兵种的2500人中,真正能纯熟运用英语并对美国文化了若指掌的竟只有10人;有30-40人英语流利但对俚语不甚了了;100-150人的英语水平勉强达标;200人在学校接受过英语教育;其余的“基本只会说'Yes'”。这些人被安排在位于巴伐利亚格拉芬韦赫尔的训练营中,为行动做准备。

Skorzeny从训练营中挑选出150名英语最佳的士兵,组成名为“施蒂劳部队(德语:Einheit Stielau)”的突击队。他们在训练营中接受了美国文化突击培训:看美国电影、吃美国口粮、抽美国香烟、学美国敬礼等。有些人甚至到科斯琴和林堡的战俘营中,跟美军战俘聊天以练习英语。除此之外,他们还进行了必要的敌后作战训练:包括使用敌方武器、识别敌方所属、安置炸弹,以及面对盘问时如何应对。这批突击队员按其任务分为三种:

由5,6人组成的爆破小组负责炸毁敌方桥梁、弹药库和油料库。

由3,4人组成的侦察小组负责侦察默兹河两岸盟军动向,沿途颠倒路标、混淆真假雷区、并向遇到的美军部队传递虚假命令。

先头小组将和德军进攻部队密切配合,剪断电话线并摧毁无线电基站以扰乱盟军通信,同时发布假命令。

60年代英法意大利合拍的二战影片《伦敦上空的鹰》,是当年我国少数引进的欧洲影片之一,其中就重点描绘了趁着敦刻尔克大撤退时,德军伪装成英军打入英国内部的事。

Skorzeny在战后美军的审问中说,他在阿登战役之初共派出八支突击队,其中六支成功打入盟军内部。1944年12月16日清晨,趁德军大规模炮击造成的通信混乱,四支侦察小组和两支爆破小组伪装成掉队的士兵混入掩护美国第1军侧翼的装甲纵队中,至16日夜已抵达列日至那慕尔的默兹河沿岸地区,随即按计划着手侦察和破坏行动。

一支德军侦察小组在17日光明正大地开进了美军控制的小城于伊,他们花好几个小时观察美军的兵力部署和防御阵地,沿途和碰见的美军敬礼、聊天,顺便给问路的车队指引了错误的方向,没有引起任何怀疑。另一支小组伪装成美军宪兵,误导了滞留在从默兹河至巴斯托涅道路上的大量盟军。美国第84步兵师某部受其影响,在森林里迷路了整整三天。还有一支小组报告称已抵达马尔梅迪,沿途摧毁一座油料库,并扫清若干雷区。他们无意间进入了马尔梅迪,详细记录了美军的部署并将报告发给第1装甲师的进攻矛头:派普战斗群(Kampfgruppe Peiper,Joachim Peiper上校指挥,是德军极为彪悍的一个团)。

Joachim Peiper,纳粹德国最年轻的旗队领袖(SS-Standartenführer),其经历非常传奇,今日暂不谈。

突出部战役伊始,渗透行动进展十分顺利。美军方面也报告称许多补给车队误入歧途、失联多日。

困惑之余,盟军很快意识到有人故意在后方实施破坏活动。12月23日,盟军远征部队最高司令部发布消息,提醒各部队警惕“携带伪造证件、身穿英军制服”的德国间谍。盟军迅速在桥梁和城镇等要地建立起大量检查站和岗哨以盘查沿途士兵,通过搜身、检查证件、以及询问那些只有美国人才知道答案的问题(如美国各州的首府、棒球比赛的结果、以及米老鼠女朋友的名字等)等手段,试图揪出潜伏在部队中的间谍。狐疑和恐惧在盟军士兵中迅速蔓延,频繁的检查也让原本就已堵塞的交通更加迟缓。很多真的美军士兵因各种原因被错抓甚至误杀:有人是因为穿着缴获的德军军靴;有人是因为答不上宪兵出的刁钻问题;有人甚至仅仅是因为名字听起来像德国人。美国陆军参谋长乔治·马歇尔上将不禁感慨:“这五十万的美国大兵每次见面就互相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盟军高级将领也不能幸免。美国第8军军长布鲁斯·克拉克准将在巡视圣维特时被一处检查站的宪兵拦下,他对上了口令,但误将芝加哥小熊队说成是美国联盟的一员,而被逮捕审讯长达五个小时;“享受”同等待遇的还有第12集团军群司令奥马尔·布拉德利中将(就是说朝鲜战争是错误时间错误地点等等的那位)。他在驱车返回总部的路上遇宪兵反复盘查,其中一个问他伊利诺伊州首府的所在地。布拉德利给出了正确答案斯普林菲尔德,结果却被拘留,因为宪兵一口咬定伊利诺伊州的首府是芝加哥!

甚至连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也在这场混乱中遭了殃。当蒙哥马利听说艾森豪威尔被限制自由后,他便前往马尔梅迪,想借机在前线美军中提升一下威望。他不知道的是,阿登地区正盛行一个流言,称Skorzeny已派一名和蒙哥马利惟妙惟肖的间谍出没于各检查点套取情报,所以美军对任何长得像蒙哥马利的人都格外警惕。当他的座驾行驶到第一个检查点时,美军示意停车检查。蒙哥马利对此不屑一顾,下令继续前进。愤怒的美军士兵开枪打穿了蒙哥马利座驾的轮胎,将他从车子里拖出来关进了旁边的一座谷仓。美军士兵表示不认识蒙哥马利,坚持要求他出示证件。蒙哥马利觉得这是在侮辱他,火冒三丈,威胁要把所有士兵都交军事法庭审判。直到数小时后,由一名美军认识的英军上尉出面,这位陆军元帅最终才重获自由。

上面的图片拍摄于1945年2月,奥德河附近。Skorzeny此时已经是少将军衔,指挥德国正规军抵御苏军进攻。

---------------------------

续:Unternehmen Eiche解救墨索里尼(Skorzeny欧洲最危险男人的由来)

1943年7月,盟军入侵西西里、随后派飞机轰炸罗马,意大利全国陷入恐慌之中。7月24日至25日,在国家法西斯党的最高机关法西斯大委员会上,迪诺·格兰迪发起对墨索里尼的不信任动议,随后通过投票获得通过。国王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三世随即罢免墨索里尼的首相职务,并将其逮捕。

希特勒马上选定时任武装党卫队一级突击队中队长Otto Skorzeny来解救他。

根据截获编码的意大利内政部电台讯息,Otto Skorzeny确定墨索里尼被囚禁在帝王台旅馆。帝王台旅馆位于意大利中部亚平宁山脉大萨索山的帝王台,是一处滑雪场。

1943年9月12日,他率领26名武装党卫队,另外加上82名空降猎兵组成营救小组,使用滑翔机开始了这次营救墨索里尼的高风险任务。12架DFS 230滑翔机降落在山上,只有一架坠毁,导致人员轻微的受伤。营救小组不放一枪一炮便迅速制服了看押墨索里尼的200名装备精良的意大利国家宪兵。Otto Skorzeny击毙无线电报务员并捣毁设备,随后正式迎接墨索里尼,向他说:“领袖,元首派我来释放你自由!”墨索里尼回答道:“我知道我的朋友不会舍弃我!”

Otto Skorzeny与刚刚被营救的墨索里尼

墨索里尼被解救后于1943年9月14日在拉斯登堡与希特勒会面。9月15日在纳粹德国的扶持下,墨索里尼在意大利北部成立意大利社会共和国,因为政府机构设在萨罗及邻近的几个镇里,又称之为“萨罗共和国”。

Otto Skorzeny凭借此次行动中获得的巨大成功,被提拔为二级突击队大队长,并获得了铁十字骑士勋章。他至此被誉为“欧洲最危险的人”。丘吉尔获悉此事后大为惊讶,认为这是“非常勇敢的行动之一”。

更多鼓励,更多精彩!

近期将揭示阿登战役中阵亡士兵的墓地,美军德军的都有,视频先睹为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