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荐文】谢谢你,为生命负重前行!

原标题:【荐文】谢谢你,为生命负重前行!

导 读:

这是网上曾经流传过的一张照片:

一位患者治疗无效后给医生留下了遗嘱,上面是这样写的:

感谢您的救治,很抱歉没有坚持下来,愿您健康!

这位医生泪流满面,那一刻他得有多难受,那种用尽全身力气却无法挽回患者的生命,这种无力感会让人瞬间崩溃。

你再坚持一下,未来肯定会有办法的!

只是,患者却没有机会再等……

这是医生的日常,患者把他们当做白衣天使,可惜天使是神,但医生是人,人会出错,人会无力,人也会抱怨,他们也会难受和悲伤。

知乎上有一个话题:面对无力回天的患者,医生会有什么感受?

下面有无数的医生和医学生分享了他们的真实想法,每一个,都令人感动…

@ashely

工作第一个月,一个病人多发性血肿,经常口腔大量出血,连续20多天,我没有回家,出病房的那天,接班医生说,你中午回家好好睡觉,下午再来看看。下午上班,病人已经去了,病房的天花板上血迹斑斑。病人家属给我一张纸条,病人在临死前写给我的:“妙医生,你不要走。”我哭了一下午。

@醉笑忘忧

实习的时候,在脑外ICU,一位患者的家属同意拔管。

患者的儿子大概15岁,在床边一句话不说,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接触死亡,什么感觉?无法形容,脑子里一片空白。

@summer

实习曾经在消化内科看到消化道大出血的病人,插三腔二囊管抢救,抢救无效。整个过程心脏都是揪着的,真的太难受了,那种感觉,真的无法用文字形容,当时就想,或许死对于病人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吧。

@Sherry

压抑,到下班都不一定缓过来,而且,还带着烦躁的情绪,不管有没有抢救成功。父母提醒很多次不能把情绪带回家庭,但是没办法,真的控制不住那种无力感然后转化为无尽的烦躁。

@浮云

第一次参与抢救,没救回来,家属围在身边哭,一遍遍地问还有希望嘛,手和脸都成紫色的了,血压都是仪器按压出来的,不敢看他们的眼睛,只能摇摇头。

@废柴

三年前,刚上重症那会,医院收了一个被别家医院放弃的老太太,农村家庭,收入不高,老太太的老伴依旧撇开经济因素全力配合医生的治疗。两周左右,我们把这个老太太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了,她老伴整天乐呵呵的,后来有一天上班,老太太又因为心脏问题送回重症,抢救12小时,无力回天,老爷爷站在重症门口,低着头,一直掉眼泪,还跟我们道谢。

@言西韭

今天刚抢救了一个老婆婆,肺癌晚期,没能抢救过来,记得她刚来的时候从我手上入,给她操作的时候她看着我说:“这姑娘耳垂大,额头饱满,以后是个有福气的。”没过多久,病情一直恶化,今天在我班上走了……唉

@匿名用户

ICU,夜班,交班时昏迷了十几天的病人出现心脏骤停 ,于是开始抢救,作为一个实习小菜鸟,第一次遇到抢救,既紧张又激动,我带着手套在旁边守着,跃跃欲试。大概十几分钟后,带教老师冲我招手,你来吧,我如愿给病人做了心肺复苏,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专注。然而病人最终还是去世了,从医院出来时是凌晨两点十分。外面下着雨,在ICU的最后一个夜班,我拎着工作服走在雨中,突然眼泪就流下来了……

@可可西

我是今年才刚入职的护士,就在昨晚上夜班的时候,第一次看到一个病人的生命从我眼前消失,他是大出血,我真的无比自责无比愧疚,总会去想是不是我哪里没做好才会这样,下班出了医院眼泪就出来,骑车的路上一直在哭,回家和我妈说起来实在忍不住情绪大爆发大哭了一场,想起来就难受,我们并不是麻木的。毕竟生命不是儿戏。

@K-全莎

我是实习生,在内科呆了很久,内二科让我印象深刻。一个80岁的老爷爷,5保户,他好像有个儿子,每天守在病房里面,直到那天我们交接班后,他跟我们说呼吸不过来,四肢已经水肿了,我们马上就给他相应的措施,不过他一直在冒冷汗,肺癌晚期的病人,我下午4点下班后,他还是呼吸困难,第二天我去上班,科室的姐姐告诉我,他昨天晚上病危,家属放弃抢救,心里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实习第一次送走一个病人,我回到家里后坐在沙发上面一个发了很久的呆。

看过太多鲜活生命从眼前逝去,有人会说他们已经麻木,已经习以为常,然而只有他们内心知道,内心的挣扎与痛苦,也只会让他们更加珍视每一条生命。

曾有一条朋友圈消息背后的故事,温暖过无数人:

图片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

3月11日晚,重庆的一位朱兴旺医生发了这条朋友圈,文字间提到的早产儿叫毛毛,出生后不久就被发现小肠全部坏死,肚子渐渐鼓胀得像一面小鼓,家人只好带他接受临终关怀治疗。

在毛毛的家人已经放弃希望的时候,医生并没有叹息放弃,而是希望再努力一把。他将毛毛的病情和相关检查照片发在了自己的朋友圈,等待一线生机的出现。

当天晚上11点,浙大儿院新生儿外科主任钭金法就在微信上联系了他,表示去年成功救治了一名类似案例。经过仔细研究病情后,第二天凌晨2点,朱医生陪着毛毛连夜从重庆坐救护车赶往杭州,进行抢救。

一路上,两位医生都在就毛毛的病情进行沟通

重庆到杭州,百度地图显示最短车行距离1603公里,12日凌晨2点多钟,朱兴旺和护士万洪娇陪着转运箱里的毛毛,和孩子爷爷奶奶一起坐上医院的120急救车,赶往浙江这家医院。

一路上,司机的车行时速几乎都在120km以上,1600多公里,车上的人几乎都没合过眼。18个小时后,当天晚上8点多钟,救护车开进了浙大儿院。

此时,医院新生儿重症监护室(NICU)和新生儿外科的医护人员,已经做好了打一场硬仗的准备。

晚上10点,在钭金法的带领下,手术开始。医生们发现,毛毛的腹腔严重粘连,组织液、大便和小肠都粘在一起,需要医生一点点剥离开来,然后把坏死的小肠切除,把功能完好的小肠接起来。

晚上12点,手术顺利结束。

随后,毛毛的情况渐渐好转,撤离呼吸机,生命体征稳定。

最终,毛毛还是被医生们从死神手里抢了回来。

他们是这样一群人

怀抱着悬壶济世的心愿

在平凡中创造着奇迹

他们救死扶伤

每天都和死神赛跑

不断上演着生死时速

他们嘴上总说着“太累了”

但却总在最需要他们的时候

毫不迟疑地挺身而出

忍不住想起曾经在网上看到的一张图片:

强行涂改生死簿

轻描淡写间功德无量

有人说过

选择了学医

就等于选择了一生操劳

一生与死神抗争

她叫胡佩兰,98岁高龄,满头白发,患有严重的腰间盘突出。然而腿脚不便的她20年风雨无阻,在退休后坚持去社区坐诊。她离世前的最后一句话竟然是:

"病人看完了,回家吧"。

病人生命垂危,医生轮流进行心脏复苏,男医生按到脱力,女护士立刻化身女汉子,继续着这一场生命接力。

为了患者顺利进行心脏移植,医生一路狂奔,自己开车连夜来回500里,去外地取来供体心脏。

只要一息尚存,定当竭尽全力。

然而医生不是神,他们也无法保证,每一次抢救都能成功。

一位急诊室的医生,在自己19岁的病人抢救无效死亡后,默默地走到了医院外面,放声大哭。

孤独的背影,痛苦的哭声,这种切肤之痛,是身为医生常常会面对的深入骨髓的无力感。

面对一个鲜活生命的逝去,他们内心同样要承受巨大的痛苦与自责,但是面对接下来的几十台手术,他们还是要擦干眼泪,继续和死神搏斗。

患者突发躁狂,拔掉引流管冲出病房,很多医生、护士、家属都拦不住,主治医生一到,立刻上前拥抱住他,病人马上就安静了。

医生和病人从来就不该是对立的,只要有一线生的希望,他们便是一同抗击死神的队友。

医生付出了时间、精力甚至是感情,却无法挽回一个人的时候,这种痛苦是难以磨灭的,他们也许会躲到无人的角落大哭,他们也许会跑到天台狠狠的抽烟,也许只是洗干净手,准备下一场手术。

他们会偶尔发出:我不想再干这行了。

但急救车的声音响起时,他们还是会穿上白大褂,冲向最前线。

请对他们多点耐心和包容。

来源:成都商报

免责声明:本文著作权属原创者所有,不代表本微信号立场。我们转载此文出于传播更多资讯之目的,如涉著作权事宜请联系删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