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护留学生自身权利,美国大学申诉机制

原标题:维护留学生自身权利,美国大学申诉机制

学生被开除,其实是学校规章中的一种处分制度。如果不是证据确凿,比如是GPA低于最低要求,一般学校都会给学生一个 申诉 的机会。

国内的大学像这样硬性的制度也有,但是一般情节不严重的情况下,很多人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放过了,而情节严重的,往往校方也就给出了直接的处分宣判,并没有太多辩解机会。

对于美国大学来说,有明文规定的,那就严格按其执行,同时会给学生一个申诉的机会。很多留学生之前没有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一时间并不知道如何处理。

有的选择不论干或没干的都全盘认错,期待坦白从宽,担心抗拒从严;或者是找了外界的律师,随行面见学校,期待吓住学校,然而这些方式都是不明智的。

谈到申诉机会,我们要从美国宪法中一个重要的原则due process(正当法律程序)说起。

不知大家有没有看过一个电影,叫做 Bridge of Spies (间谍之桥),由汤姆汉克斯主演。这部电影讲的是一个发生在冷战最激烈时期的故事:当时美国在他们的纽约抓到了一个苏联间谍,而且证据确凿,需要审判定刑,民众群情激昂。

汤姆在这其中饰演的是一个辩方律师,需要为这个间谍进行辩护。他本是专门做保险法的,却被分配到这个不讨好的任务,已是众矢之的,还遇到苏联间谍自己的不合作,因为他不相信美国人会真心为他辩护。

对此,汤姆本可以糊弄了事,但是他认为即便是苏联间谍,也应享有美国的due process权力。他出于专业素养,为苏联间谍准备了很多的材料,而且为他的客户提供了强有力的辩护。最后虽然这个间谍还是被定罪,但是得到了公正的处置,免于死刑。而且之后机缘巧合用这个间谍交换回一个美国被俘的飞行员。当年这个间谍的扮演者,还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奖。

一个苏联间谍,证据确凿,这可是重罪,为什么还有人听他的辩解呢?原因就是有due process,这个被写入宪法之中的美国社会体系重要组成部分。简单来说,就是给要被惩罚的人一个公正的申诉权力。

了解了这个大背景,那么再来看面临被学校开除的学生,所拥有的听证会申诉权,就容易理解了。

即使收到了有指控说学生作弊,旷课,违反校规,但是学校还是会根据due process的原则,给一个学业 申诉 的机会。

如果学生说得在理,那么就可能减轻处罚,从离校变成不离校,还有可能就免去处罚。

校内申诉和法庭申诉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校内实行的是校规,不是法律。学校是校规的最后解释者和执行者,而不是法院。即使学校加重处罚,也是学校的单方面权力。

而且申诉委员会成员,一般都是教师和学生代表,而不是专业的法官。学校的处罚结果,最多是请学生离开,开除出学校,而不会剥夺学生的自由,或者是罚款等。而且法庭判决不服,可以上诉,直到最高法庭。校内申诉判决如果不服,最多可以再上诉一级,由主管教务长决断,而绝不会进入司法程序。

这就是为什么校内申诉带律师来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因为在美国,律师的角色,一般都是不受欢迎的。法院上,因为规定必须由律师辩护,所以双方都请律师。

而在学校里,一般来说,一旦学生带律师出现,那么学校也会请律师出席。其直接结果,一般就是对学生尽快处理,让学生离校完事。因为绝大多数情况下,学生会走到校内听证会这一步,总是有理亏的。想必学生想得到的结果也是学校减轻处罚,而不是加重处罚。

所以,很多情况下,校内申诉请律师出席,是学生给自己买了个炸弹。况且,请律师也不合算,律师的专长在于国家法律,而不是校规。你之所以付律师钱,是因为律师通过了法律的训练。而付钱让律师花时间去研究一个学校的校规,这并不划算。

那么,如果不小心成了校内听证会的主角,面临开除情况,怎么办呢?

首先,要冷静考虑问题点的前因后果,是否有误判的可能。

其次,尽最大努力争取减轻处罚。因为像前面说的,美国院校会给学生due process的权力,也就是允许学生为自己辩护,抓住这个关键机会就有可能逆风翻盘。

一般来说,学校的处罚有几类,永远离校;一段时间后可以返校;留校察看;课程做降级处分,再犯重罚等多种。

在听证会之前,一定要根据自己的情况,吃透校规的内容,非常清楚自己要争取的最低目标和最高目标。绝对不能胡搅蛮缠,漫天要价。

第三,就是尽量找专家做咨询和参谋。

找专家,就一定要找有丰富经验的。

又到了自卖自夸的环节了。厚仁教育有一个专业的团队,专门做申诉等情况的紧急处理,上到MIT,斯坦福,下到地区性大学,处理过几千个案子。可以说是业内专业度最高的了。记住厚仁的名字,万一出现校内 申诉 情况,可以尽早来找我们,为自己争取机会。

那么听证会,是否要专家一起出席呢?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不建议。原因我们前面说过,如果有专家陪同学生出席,会引起校方的过度反应,可能不会减轻处置,反而导致学校加快加重处理。

最后总结一下,在美国读书,如果遇到被指控作弊,或者其他原因,需要上听证会做申诉,千万不要慌张,因为美国的学校,一般都给学生一个due process 的申诉机会为自己辩解。

希望学生能抓住机会,尽量减轻处罚。祝好运。

(原文转自美国厚仁教育:【 申诉 】维护留学生自身权利,美国大学申诉机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