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和远方or一地鸡毛

原标题:诗和远方or一地鸡毛

  夏花

生活最本真的样子,是心里藏着诗和远方,手里捡着一地鸡毛,任由世事沧桑,内心安然无恙

对屏枯坐,呆呆地啥都干不了。窗外车流声断断续续传来,痴望着河对岸点点灯光,竟然有种不知今夕何夕之感。

是太累了吗?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每天跟个小蜜蜂似的,这里一趟子,那里一扑腾,似陀螺般旋转不停。可待灯光熄灭、人声散尽,呆在黑暗里捋一捋这段时间都做了些啥,还真没拿得上台面的东西。无外乎昨天开了个无关紧要的会,今天找N个人签字跑了N次还没有了结的账,明天计划好了的工作,斜刺里冒出个紧急任务高标准严要求限定时间完成否则纳入考核云云。说起来,都是一些鸡毛蒜皮之事;捏一捏,轻得跟棉花般样。

可是,能不做吗?当然不能。

不仅不能,还得沉心静气拿出十二分的耐心把鸡毛蒜皮之事做规整。

年轻时,看山雄壮巍峨,看水清澈明净,看人纯粹简单,看物美好无限。怀着一腔远大理想,心里的天地辽阔无边,眼里的世界缤纷璀璨,而自我感觉能仗剑走天涯、花月诗酒茶。

活到中年,在人生这条长河里被撞击得头破血流之后,终于明白,天地辽阔、世界缤纷,跟自己没多大关系。每天围着一堆鸡毛蒜皮之事蹦跶,才是生活的真相。

上周培训结束,在回来的火车上,朋友发信息说到家了。我说这几天上课挺累的,到家了吃点儿东西好好休息吧。朋友一声长叹,说回到家闻到一股狗子的气味,家里也是各种乱七八糟,看着心里就烦。

朋友是个特爱干净的人,爱狗但不爱养狗,但被称作狗大爷的老公,却一片痴心只为狗。朋友在屡次反抗败北之后,家里多了一只叫西西的阿拉斯加。自此家无宁日,被调皮捣蛋的西西弄得乱七八糟,她还得忍着心里的不痛快天天扫狗毛擦地板,弄得烦不胜烦。有次实在忍不住,发圈说要把西西送人。可养狗容易送狗难,这么大只狗,哪能说送就送得掉呢。

朋友本来是开开心心回到家,想舒舒服服吃碗羊肉面,然后足足睡一觉的。可看到家里状况,心情顿时失落。收到信息时我正靠在车窗上,看着外面一排排的绿色随着火车一闪而过,本想说几句安慰的话,又怕惹得她再添伤悲。转而掉转话风跟她讲:“咱们去外面寻找诗和远方,现在只不过是又回到了生活的苟且,该吃面吃面,该睡觉睡觉呗。”朋友回了个笑脸,隔着屏幕,我感觉她对着一屋子狗味释怀了。

远方是诗,回家了还得一地鸡毛,这才是中年人生活的常态。

中年人的生活,抬头向上看,家里的老人一年年老去,情况好些的,生活自理,精神尚佳,能吃能喝能唠嗑;情况不好的,长年累月泡在医院里,全家人都得像个陀螺围着转;更有甚者,记忆消失大脑空白,出个门就不见了,还不得把人急死。

低头向下看,天天跟着个屁娃吃喝拉撒睡,作业要辅导、手工要完成、画报要有创意,各种纠缠各种折腾各种花样百出,整个就是一部鸡飞狗跳猫蹿兔闪的热闹情景剧。

照顾好老的小的,中间呢,还有跟流水一样的工作。对于已经折腾不动的中年人来讲,工作不仅是安身立命之本,更是生而为人存在的意义。纵然是一地鸡毛,也得铆足发条马不停蹄撸起袖子加油干,运用强大的内力拿出足够的耐力,把每片鸡毛、每块蒜皮做踏实。

行文至此,河对岸的灯光渐次熄灭,抬头仰望夜空,半弯弦月清冷地悬于一侧。我想着远方的朋友,想把刚想到的这句话讲给她:生活最本真的样子,是心里藏着诗和远方,手里捡着一地鸡毛,任由世事沧桑,内心安然无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