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郡“撒钱”求资质 谁为其买单?

原标题:博郡“撒钱”求资质 谁为其买单?

4月30日,一汽夏利发布公告称,“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拟以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负债出资,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以现金出资,在公司所在地成立合资公司,生产新能源车型。”双方已于4月29日签署了《关于成立合资公司的框架协议书》。

公告中指出,合资公司注册地为天津市西青区京福公路578号,正式一汽夏利的办公所在地。并且,博郡汽车优先并尽量多的聘用一汽夏利员工。

有消息人士称,博郡汽车将以至少10亿元的资金入股,未来将持有合资公司绝对控股的股份,一汽夏利则以生产资质、厂房、人员等出资,占小部分股份;此外,合资公司需担负一汽夏利部分债务。

分析人士指出,从曝光的消息来看,表面上是博郡与一汽夏利合作,实际上更像是博郡10亿买资质。他同时表示,博郡着急了,背后可能有人替他买单。

代工后仍选择资质

通过曝光的合作细节,不难发现,博郡汽车可以由此获得新能源汽车的生产资质,对于此前的立下的豪言壮语起到促进作用。

生产资质是新势力造车企业面对的一道门槛,解决的路径目前来看,其一为代工,其二为购买资质。有声音表示,福特的经历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黄希鸣的做事风格。

不同于蔚来、小鹏等新势力造车企业创始人互联网背景,博郡黄希鸣更像是传统汽车的发展道路。

资料显示,目前新势力造车企业例如蔚来、小鹏,已经找到了稳定的代工工厂,威马、理想智造则通过收购获得生产资质。不过,在代工模式初期,并不被大家看好,但是2018年12月,工信部公布《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办法》,这意味着,工信部第一次正式明确了汽车“代工”生产的地位。

全国乘用车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代工模式被认可,各方资源将得到有效的整合利用,对受到资质约束的造车新势力的发展具有极大的促进作用,有利于造车新势力发展,有利于充分利用现有产能,也利于企业降低管理成本等等。”

消息人士透露,此前,博郡汽车曾经尝试向发改委申请资质,那时博郡在南京生产试制车间生产了几十辆车,交由发改委测试,但是申请过程中,发改委审批中止了,由此,博郡并未走通自己拿资质的这条路。

因此,博郡汽车在2018年3月,已与一汽吉林正式签署项目战略合作协议,通过一汽吉林的工厂代工生产博郡品牌电动车型。

有舆论称,在找到代工厂后,为什么还要花钱买资质,把钱放到其他地方不会更好吗?

10亿“买资质”值不值?

不管是代工还是收购资质,其最终的结果,无非是能够让自己的概念车顺利落地。不可否认,在代工模式里,新势力们其实也有着相当大的造车自主权,比如改造旧工厂,建设新工厂。随着良性发展的不断深入,从技术研发到实质制造,完全由新势力掌握,只不过,碍于造车资质,尾部依然逃不过要贴上合作伙伴的标识,同时,每辆车的利润,自然也是会进行分红。

或许,博郡认为资质更加重要,但是十亿元对于起步阶段的企业仍旧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资料显示,蔚来曾一度陷入资金紧张的境地,其财报指出,蔚来汽车2018年度全年净亏损96.39亿人民币,同比增长92%。此外,2018年ES8总产量为12775辆,全年共交付新车11348辆,据统计,目前蔚来已经交付完成1.5万量左右ES8,成为新势力造车企业中交付的头部企业。不过,蔚来年报中也表示停止上海嘉定生产基地的建设计划,而这在业内看来,面对96亿元的巨额亏损,蔚来在资金方面实属吃不消了。

有行业人士表示,“10亿元可以做很多的事。目前来看,博郡汽车一直在向外界传递着‘我在认真造车’的信息,而其品牌知名度几乎为零,相比于蔚来、小鹏等新势力造车企业,博郡在宣传方面确实落后不少,无论是从曝光、理念等方面都显得发力不足。”他同时表示,“按照博郡黄希鸣十几亿弄出三个平台的说法,10亿元如果放到研发、生产、人才团队建设、营销、用户体验店等方面,对于品牌本身将是一个不错的提升。”

记者通过企查查APP发现,博郡汽车目前完成了三次融资,但金额并未透露,不过有消息人士透露,博郡汽车创办至今总共进行了4轮融资,已经到位的资金有30多亿元。

对于消息中透露出的出资至少10亿元建立合资公司一事,由于成立合资公司的操作机制不同,是需要直接投入资本,由此不难发现,10亿元对于博郡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此外,在产品尚未投入到市场中的情况下,仍要承担一部分一汽夏利的负债。

一汽夏利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显示,一汽夏利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35亿元,同比下降64.0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99亿元,延续了去年同期亏损的状况,扣非后净利润-2.29亿元。根据此前一汽夏利发布的年报,公司2018年营业收入11.25亿元,同比下滑22.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730.85万元,同比增长102.27%;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12.6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业绩扭亏为盈的背后,是一汽夏利变卖资产所致。截止2018年10月29日,一汽夏利作价29.23亿元向控股股东一汽股份转让其所持一汽丰田15%的股权。对此,有行业人士表示,一汽夏利已经卖完所有资产,只剩下“壳”,和相对落后的工厂、生产线,至于说,博郡夏利完成合资后需不需要改造工厂生产线,目前还不得而知。

针对此种现象,有舆论称,或许有人在博郡背后为其买单。

博郡的机会在哪?

此前,同样选择了一汽夏利的拜腾汽车,在资质购买中虽然只用1元购买了一汽华利,但实际上支付了接近9亿元的大额开支,而其最近一笔完成的融资是2018年的5亿美元。为了生产资质和制造交付,拜腾只能继续启动新一轮融资计划。

博郡是否会遇到同样的资金问题,暂不得知。此前博郡创始人黄希鸣曾透露,前面所谓几轮融资是政府扶持基金和其他机构的大额基金。与此同时,博郡汽车分别在南京浦口区、淮安高新区、上海临港经开区拿地建厂,再加上与一汽夏利建立合资公司,在不少人眼中,博郡汽车也践行着撒钱的行为。如此看来,未来博郡如何消化几十万的产能将是一个重要问题。

博郡汽车成立时间较早,但是真正出现在人们视野中的时间较晚。同期企业,像蔚来、小鹏、威马等都已经开始交付,在新能源汽车风口下,他们抓住了机会,抢先一步占得了资源,那么反观博郡选择一汽夏利是不是一种无奈之举呢?

也有人认为,在新能源补贴退潮下,博郡这一次算是抓住了政策的尾巴。据了解,在2018年9月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泰达)国际论坛期间,天津市新能源汽车产业联盟成立。会议表示,推动天津市内新能源整车企业融合发展,实现共建共享共赢。随即,天津市通过签署协议等方式,助力新能源汽车产业融合。

对此有分析人士表示,此次博郡消耗大量资金合作背后,很有可能由地方为其分担压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