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崎H2很暴躁?看看他老哥H1寡妇制造机1000cc二冲程V6发动机

原标题:川崎H2很暴躁?看看他老哥H1寡妇制造机1000cc二冲程V6发动机

轻量化到仅剩车架,可见是为速度而生。

“Widowmaker”这个名字你一定听过,因为这是川崎恶名昭著的H1 Mach III,于1969年推出后在北美市场所得到的一个称号。而H1之所以会被喻为“寡妇制造机”,正是因为这款车徒有狂暴加速,却不具备相对应的刹车制动表现和车架刚性。这下好了,如果一具二冲程并列三缸引擎就已经具备寡妇制造机的本事,那么当这样一具引擎被放大成V6之后,你觉得结果到底会是?

两具三缸的二冲程引擎合体。

在当今所有的赛车运动中,发源于美国的Drag Race肯定是全世界最容易理解,而且在最短时间内就能够决定输赢的一种赛事。因为在1/4英里长的直线上要赢得比赛,唯一的关键就是速度,而要让赛车跑出更快速度,引擎就必须要有更大出力。也因为这样一种简单逻辑,在上个世纪70年代,当Drag Race在美国还未被制定出针对参赛车改装条件的复杂规范之前,许多车队最常使用的招数,就是将两具引擎给拼在一起。

较长的车身与较低的重心,在高速下也能有较好的稳定性。

而说到这类双引擎的直线加速赛车,至今出现过的版本又有几种形式之分。例如有些是真的搭载上一前一后两具引擎,有些则是在一支曲轴的基础下,透过汽缸数的放大而变成V4、V6甚至V8。但是本篇要为大家介绍的这部车,却是属于上述两种形式的合体版本。

前叉采用连杆的方式,裸露的避震器相当硬派。

下斜的窄把手,一看便知是直线加速的机器。

这部车是由芬兰的JL Meccanica所打造,虽然他们并不是一个为直线加速赛而成立的团队,但是凭借着卓越的金属加工和制作能力,JL Meccanica长久以来除了为客户提供车架和手工零件的制作,他们对于杜卡迪和宝马车系的改装也非常熟悉,甚至还打造过各种比赛用车。这部名为VDR1000的作品,就是JL Meccanica在去年为了参加芬兰深受欢迎的Do-Dads Reunion活动而制作。

没有相对应的制动能力,难怪被称为寡妇制造机,每趟比赛都相当的玩命!

不使用传统潜望式避震器,为承受极加速浮头后,重新接触地面的压力。

不用多说,这部车最引人瞩目之处,就是它所搭载的那具1000cc二冲程V6引擎。这具引擎主要是用上两组源自于川崎H1的直列三缸,但是除了后排的三缸被刻意反转,以使V型汽缸夹角间得以塞入“1.5颗”的Weber IDF化油器之外,前后两列汽缸其实还个别配置了独自的曲轴。也因此,尽管曲轴箱看来是共用的,但是实际上却是属于两具独立的三缸引擎。

Weber IDF化油器夹于两具引擎的中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