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盲井》故事真实上演,6魔头残忍杀死11人伪造矿难,骗取赔偿金310万

原标题:《盲井》故事真实上演,6魔头残忍杀死11人伪造矿难,骗取赔偿金310万

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很多农村地区出现无数的私营小煤矿,这不仅带动了地方经济,也帮助解决了很多农村劳动力过剩的问题,这本来是好事,但这些小煤矿存在着很大的安全隐患,矿难事故常有发生。有那么一些丧失良知的人,开始觊觎死难者可观的赔偿金。在某一个大山深处的矿区,有两个整天无所事事的人,想出了一个能快速致富的生财门路,他们把来矿区打工的工人介绍工作,诱骗到井下害死,并制造出事故的假象,自己再假冒死者家属,向矿主索要高额的赔偿金,屡屡得手后,两位泯灭人性的人渣继续在矿区寻觅着下一个目标。

这是2003年由王宝强主演的电影《盲井》中的故事,王宝强饰演一个未满18岁的小矿工,两个骗子的其中一位对这个孩子竟然产生怜悯之心,决定放他一条生路,这是因为骗子想起了自己的孩子。电影以社会现实问题来探讨人性,也着重揭露存在于矿区的混乱管理和管理漏洞,以及管理者漠视矿工生命的现实状况。虽然电影是以艺术形式,把故事扩大化展现给观众,让观众产生共鸣。但现实生活中,诸如电影中的情节也是真实存在的,它远比电影更震撼,也让人更为受害者痛心。

一个个因为贫穷来到矿区找活干的打工者,一条条鲜活年轻的生命,就因为那些利欲熏心的人一己贪念,被残酷杀害换得他们想要的金钱。这类血腥事件不是只存在于电影中,而现实中真真切切地时有发生,2019年,山西省临汾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一起恶性杀人案件,案件中6名丧尽天良的罪犯,以介绍工作为名,把一些不明真相的打工者,骗到了矿区干活,然后找机会在井下将他们杀害,继而伪造出矿难假象,再以死者家属身份与矿主谈判赔偿问题。

他们掌握了矿主不想把事情闹大的心理,急于私了的迫切心情,大敲竹干,索要高额赔偿金,他们以打工者的鲜血养活自己的私欲,以无辜者的生命换取不义之财。这6人在7年中作案12起,共谋害了11条人命,骗得赔偿金310余万元。如此残酷冷血的行为远比《盲井》中的故事,更令人恐怖,也更为无辜的死难者痛心。但是,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相信这6人都已听过,也早应该知道自己的结局,天理不是不在,只是迟早的问题,他们该为自己的恶行买单了。

2019年4月12日,山西省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宣读了高院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6名穷凶极恶的罪犯彭万军、郭德靖、王洪林、张元美、白元贵、刘学军被押赴刑场,在验明正身后,立即执行了枪决,他们的死是罪有应得,更是大快人心,没有人会为他们感到惋惜。临刑前他们应该为自己的恶行感到后悔,也更应该对死难者和他们的家属忏悔,但是,这6名罪犯还死不悔改,竟然不服判决提出上诉,当然这是痴人说梦,他们的上诉被驳回,维持原判死刑,几声枪响后,他们的人生也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山西和陕西煤矿业在中国能源界有着极高的地位,生产的煤炭量也是占全国之首,因此很多的煤老板富了,成了土豪,他们出入都是豪华轿车,一掷千金。这很让郭德靖等人眼红,但苦于自己没有这个本事,如何快速致富,也跻身于土豪之列,竟成了他的心病,经过苦思冥想他终于发现了一条快速的生财之道,这是一个非常邪恶的方法,以杀人制造矿难为由骗取赔偿金。2007年4月,郭德靖与王洪林、张元美合谋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几个臭味相投的人一拍即合,立即商定好了这条“致富”之策。

4月初,他们以招工下井工人为名,骗取了35的姓肖男子的信任,把他带到了山西省汾西县团柏乡李家坡村郭金虎经营的煤矿,他们对矿主谎称肖某某是自己家的亲戚,都是从陕西省汉中市宁强县老家过来找工作的,像这样的私营煤矿,管理非常混乱,录用务工人员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手续,几个人被录取后,郭德靖、王洪林就与肖某某一起下井干活,在作业时,郭德靖安放好炸药,引诱肖某某过来想把他炸死,但肖某某命大,却逃过了一劫。

第一次尝试杀人失败后,他们并没有死心,三人还暗自庆幸杀人动机没有被肖某某识破,决定再次实施这个邪恶计划,4月12日凌晨,郭德靖,张元美与肖某某再次被安排同时下井干活,在井下,肖某某根本就不知道危险已经临近,他在低头干活时,郭德靖瞅准机会,用挖煤用的镐锄猛击肖某某的后脑,致其倒地,接着两人又用大石块对肖某某的脑袋一阵猛砸,肖某某顿时就昏死过去,伪装好矿难现场后,郭德靖,张元美立即向矿主报告称发生了严重事故。

肖某某被抬上井后,尚有一口气在,因为他与郭德靖、王洪林、张元美是“同乡”又是“亲戚”,所以矿主就安排他们三人用三轮车拉着伤者去医院,在路上三人眼看着计划又要破产,还可由此能招来杀身之祸,越想越怕,当车子到了一个无人之处,三个人就毫不犹豫地用棉被将生命垂危的肖某某捂闷口鼻而死,到达医院后,肖某某被确认已经死亡,于是,张元美冒充是肖某某的弟弟,与郭德靖、王洪林找矿主理论,矿主不得已赔了他们17万了事。

初次尝到了甜头,不费吹灰之力就弄到了17万,三个杀人者没有感到害怕,反而很兴奋,继续干起这杀人的买卖,2007年9月初,王洪林、张元美伙同同乡彭万军,将一王姓男子骗到了山西省交口县石口乡张家川村铁矿,三人还拉上了老乡白元贵一起行事,在矿上四人连哄带骗要王姓男子冒充白元贵的哥哥白元强身份,王姓男子不疑有诈,就按他们说的做了,就这样他们5个人一起在这里安顿下来,下井工作,干了一给星期左右,9月14日晚上,是王洪林与王姓男子一起下井作业,在作业过程中,王洪林趁其不备用大铁锤击昏了他,接着把他拖到了爆破点,点燃了炸药后离开了现场。

一声巨响后,王姓男子当场被炸死,王洪林谎称在爆破时出现了哑炮,在排除哑炮中他不幸被炸死了,又是一起“天衣无缝”的矿难事故,接下来的当然就是赔付问题了,作为死者的“弟弟”白元贵,立即与老乡一起找老板商谈解决,在老板的要求下,白元贵的老婆郭春芳把白元强的身份证明材料传真了过来,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的协商,老板赔付给了死者“家属”9万2千元,拿了这笔带血的钱后,4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就立即平分了,他们拿着钱竟然是那么的心安理得,竟然都不怕冤魂缠身。

两次成功谋杀,成功骗取了赔偿金,让他们更加胆大妄为起来,事情还没有过去一个月,他们贪婪的欲念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同年10月,彭万军、郭德靖、王洪林三人选定了31岁的殷某某作为下一个既定目标,三人不断地与其套近乎唠家常,以此来赢取殷某某的信任,游说他一起出外去挣大钱,11月中旬,殷某某答应了,与他们一起到了山西省汾阳市杨家庄镇高家庄村,按照事前说好的,殷某某冒用了彭万军弟弟付万利的身份在矿区登记。

几个人在矿区干了近半个月,彭万军等人始终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这让他们很是着急,到了月底29日这天,殷某某被安排与王洪林一起去井下作业,几个人暗自商议这是最后的机会,必须要将殷某某在今天做掉,于是,在无人的井下,一起触目惊心的矿难,按计划发生了,王洪林用工具首先击昏了没有防备的殷某某,接着再用巨石猛砸殷某某的头部,然后把现场伪装成殷某某因塌方被巨石砸中脑袋而死的假象,最后成功再次骗取了赔偿金22万元人民币。

为了钱财,已经丧心病狂的犯罪分子继续作案,用别人的生命来换取自己需要的金钱,2009年9月初,彭万军与白元贵伙同汉中略阳县老乡刘学军共同作案,几个人用同样的方法骗取了33岁的宋某某信任,将他带到陕西省铜川市印台区王石凹办事处李家塔社区宏业煤矿,毫无疑问宋某某被哄骗换了身份登记,他冒用了彭万军弟弟付万利的身份在此干活,仅仅干了5天活,8日晚,宋某某就被白元贵与刘学军残忍地杀死在井下,接着彭万军拉其父亲付彩选下水,参与了骗赔,让其父冒充死者家属拿到了32万赔偿金。

同年11月,王洪林、张元美、彭万军、郭德靖、付彩选参与杀害了一位姓白的男子,骗取了矿方赔偿金22万元,2010年10月,几个人再次商议干一票,但王洪林、张元美提出要退出这次计划,于是彭万军、郭德靖只好两人去“干活”,一位22岁的年轻小伙子王某某,被他们成功骗到了陕西省韩城市桑树坪镇杨家岭兴盛煤矿,9日16时,王某某就被他们俩杀死在井下,一条年轻的生命为他们换来了30万元赔偿金。

接着他们继续疯狂作案,先后几年又杀死了几条人命,直到2014年,才到了他们的末日,这年上半年,彭万军拿来了自己弟弟付万利的户籍等其他资料,郭德靖、王洪林、张元美开始四处物色打工者,来矿区打工的人很多,他们经过商议,决定34岁的陈姓男子作为下手对象最合适,这个年龄获取的赔偿金额一般都是很高,陈某某被他们带到了矿区,几个人骗他说必须要用付万利的名字登记才可以被录用,陈某某哪知道他们是别有用心,就依照他们的安排下井干活。

11月12日夜里1点,陈某某就在一次“矿难”中死了,在井下,王洪林、张元美用铁锹石块击打陈某某头部,直至其死亡,接着就通知了矿方,说发生了重大事故,然后用电话通知彭万军与郭德靖冒充死者家属,拿着付万利的材料,找到矿主用威胁哄骗等手段,骗取一大笔赔偿金,就在他们即将得手时,骗术被识破,天网恢恢,警方很快就将他们抓捕归案。

在警方的调查中,被6魔头害死的11位遇难者,都是来自贫穷偏远地区,他们分别是陕西、山西、云南、四川等省份,家乡的贫困,让死难者们都有一个出门挣大钱的欲望,在法制社会里,也让他们忽视了身边的危险,他们到死都难相信,这样一个和谐社会里,还有人敢杀人换钱,但是,现实就是那么残酷,《盲井》中的情节就在我们身边真实恐怖地上演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