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看点|千亿音箱,百亿翻译宝,AI 消费品等风来

原标题:看点|千亿音箱,百亿翻译宝,AI 消费品等风来

网约车、O2O 等行业的兴起,“补贴换用户”的故事正发生在人工智能消费品行业。

翻译机、录音笔成为巨头涌动的另一赛道。2016 年,科大讯飞在业内首先尝试翻译机产品,定价为 2799 元。随后,网易有道、百度、搜狗、小米、猎豹等厂商纷纷跟进,试图以低价抢占市场。其中,猎豹在去年推出的“小豹翻译棒”就低至 149 元。

未来三到五年,中国翻译机市场将达3000-4000 万台,营收规模将在2020 年增长至561 亿元。

技术成熟是刺激 AI 消费品爆发的因素之一。

1

AI 公司拥抱渠道商

除了上线新产品,科大讯飞与猎豹移动还公布了新的渠道合作方。鉴于AI 产品的特性,科技公司需要更多元的渠道资源支持,而不仅仅是依靠天猫和京东。

猎豹选择与社交电商“达令家”达成合作,将产品通过平台上的“妈妈店主”进行社群分销。根据猎豹官方统计,小豹 AI 单词宝首批 2800 台在达令家上线后,10 分钟内即宣布售罄。

折射到产品层面,达令家平台的反馈也符合猎豹 AI 产品的迭代需求。

科大讯飞则代表了硬件销售的另一种思路,它选中了国内经销商伟仕佳杰,后者在国内掌握大量科技产品渠道:To C,其拥有伟仕佳杰数码生活馆、苏宁、宏图三胞、黑口袋等2500 家门店;To B ,由于伟仕佳杰还承担技术方案集成业务,在国内下沉市场的多级分销商、政府采购端均有着丰富资源。

这与科大讯飞自身的定位、定价不无关系。一台 2799 元的讯飞翻译机,单靠电商渠道无法刺激C 端用户购买。为此,科大讯飞更注重政府、企事业单位等 B 端渠道的拓展,同时拓展线下门店增加用户体验。

2

巨头游戏

89 元的智能音箱,149 元的翻译棒……国内科技公司用低价把 AI 产品塞进消费者的购物车,但这一生意并不是所有中小公司都能玩得转。

以百度在 2018 年出的带屏音箱“小度在家”为例,每台 599 元的“小度在家”音箱,补贴+亏本超过 200 元。

对于擅长软件、算法的互联网公司来说,AI 产品的硬件供应链成为一大难题。

科技公司在早期的硬件试水中,产量一般不会太大,这就会造成工厂不愿接单、生产成本较高等问题。

已推出多款智能硬件的百度也在供应链环节频频“交学费”。

为此,百度挖来前锤子 CTO 钱晨,负责百度智能生活事业群组的硬件研发与供应链生态。钱晨曾在摩托罗拉工作13年,并在锤子手机、数字方圆、洪泰智造工场均有过操盘硬件供应链经验。

为了“追入口”而“造风口”,AI 产品还应警惕伪需求。

如何验证一款AI 产品是不是伪需求?要看阶段性的增长规模。以研发儿童智能手表的经历为例:“2015 年手表市场在国内年销售不足 100 万台,2019 年已经有 3000 万台,如果是伪需求,就不会有这样的占比了。”

至于“风口”上的智能音箱,越来越多的玩家开始重新审视这款产品的定位。

科大讯飞曾是智能音箱的第一批试水者。2015 年,科大讯飞与京东曾合资成立“灵隆科技”,推出“叮咚音箱”。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在当时表示:“讯飞不会用补贴的方式做音箱。”如今,灵隆科技多次被传解散,讯飞也逐渐退出智能音箱的战场。

目前,科大讯飞旗下硬件被划分为两类:

1、翻译机、录音笔、办公为工具型产品,有销售收入,属于现金流业务;

2、智能音箱、电视机顶盒、智能玩具为内容型产品,用户不以提高效率为目的购买,为的是获取背后的内容。

不过,科大讯飞依然没有“放弃”智能音箱,只不过由于上述定位,讯飞需要找到更适合的方式去落地。

编辑来源于36氪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