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硅谷巨头纷纷来取经,中国互联网不再做跟随者

原标题:硅谷巨头纷纷来取经,中国互联网不再做跟随者

5月6日,在第二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上,李彦宏在演讲时表示:

在智能音箱领域,百度下出先手棋。两年前,百度就在亚马逊和谷歌之前推出了带屏的智能音箱,抢占了先机。商场如战场,这就和下棋一样,讲究战术先机。百度坚持技术创新,就能下出先手棋,而不是在做跟随者。

此言一出,舆论大哗。

毕竟,在中国骂百度是政治正确的事情。去微博上看了一下,相关新闻下的评论,几乎全都是骂百度的,很多人不能接受,亚马逊和谷歌竟然要跟随百度?

当然,有的新闻说百度比谷歌和亚马逊要先做智能音箱,本身就搞错了,网友不认同可以理解。智能音箱亚马逊Echo是始祖,2014年11月推出,2015年7月全面开售,引爆一个产业,现在依然是智能音箱一哥,后来Google Home和Apple HomePod纷至沓来。中国最先做智能音箱的巨头,不是BAT,而是京东,只不过没做起来,后来天猫精灵、小米小爱、小度智能音箱才纷纷面世,现在成为智能音箱三强。

李彦宏原话说的是,百度先做带屏智能音箱,这个没错。

2018年3月26日,百度发布国内首款智能视频音箱“小度在家”,是小度系列智能硬件诞生的开端。不过亚马逊在2017年5月就发布了Echo Show智能音箱,也是一款带屏幕的智能音箱,这样看百度不会比亚马逊早。但是,2017年初,百度与后来被其收购的小鱼在家合作发布了全球第一款带屏幕的智能音箱小鱼在家,并在拉斯维加斯的CES上展出。

从这个时间线上看,百度确实是先给智能音箱装上屏幕的。现在,主流智能音箱玩家都推出了带屏幕的产品了,有了屏幕,信息更丰富,交互更便捷,功能更强大,有许多应用场景。

“带屏智能音箱”这个名字本身就有一些别扭,既然是音箱干嘛要带屏?带屏了干嘛不叫个智能电视啥的?实际上这是一种思维转变:智能音箱内置了跟人对话的语音助理,此“音箱”非彼“音箱”,智能音箱不是智能的音箱,而是一个全新品类,作为家庭入口,互联网巨头都很重视。

李彦宏说的是事实,他说要有技术创新才能不做跟随者也很在理,换成是马云或者任正非来说这话,网友应该会一片点赞。

百度跟联想一样,这些年一直面临不太好的舆论环境,不管做什么,不管说什么,不管怎么说,都要挨骂,这固然有业务本身的问题,也有某些负面事件的持续影响。但更多还是跟一些网友容易被误导很有关系,说到底还是偏见,骂百度不用担责任,百度成了出气筒。百度中国的成功真的是因为谷歌退出吗?恐怕未必,事实上谷歌退出时份额也很小,即便在李开复主导下在中国发力的几年,份额也从未超过四分之一。

很多网友还是不理解“对事不对人”这句话的意思,而且,他们还是接受不了中国公司比硅谷公司还要创新这样的事情,虽然越来越多。

从今天开始,Twitter用户可以在转发/引用的推文中添加图像、视频和GIF动图等,这个功能微博已经支持很多年了,在这个功能前,Twitter已经跟着微博加入了很多功能,比如对多媒体的支持。

前几天,《经济学人》发布了一篇文章《Mark Zuckerberg wants to build WeChat for the West》,翻译过来就是扎克伯格要将微信复制给西方世界。

这不是意淫,今年3月,扎克伯格就曾在Facebook间接表示,后悔没早点学微信,他还发表一篇长文,阐述Facebook未来做社交将朝着更加私密和安全的方向发展,这是广场式社交和客厅式社交的区别。基于安全的IM,在此之上建立更多让人们能够互动的方式,包括打电话、视频聊天、群组、故事、商业、支付,最终成为提供更多私人服务的平台,这跟微信路径如出一辙。

一时间,《Facebook想要成为微信》《扎克伯格希望Facebook模拟中国的微信,能成功吗?》《Facebook朝着中国超级应用微信的方向发展》诸多文章出街。曾经被视作是“拷贝大王”的腾讯旗下的WeChat,现在要被昔日社交标杆Facebook学习了,而且是大张旗鼓。

“西方学习东方”的事情可以说不胜枚举,而且会更多。

  • 亚马逊在学习阿里的新零售,做线上线下的整合;
  • 谷歌在学习百度的信息流,因为传统搜索天花板确实到了,再不学就晚了,一季度财报营收增速创最近三年最低,当日股价大跌8%,近年来罕见;
  • 这几天,苹果CEO库克在参加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年度股东大会时接受媒体表态,苹果已把华为当成强大的竞争对手,“但不会刻意去关注”,不关注,又怎么会将其列为对手呢?
  • 星巴克跟饿了么合作做外卖尝到甜头后,前段时间在美国总部西雅图推出了外卖服务,这显然是受到了瑞幸咖啡的影响;
  • ……

中国科技产业特别是互联网产业,最近几年涌出不少创新是不争事实,有商业模式的(共享充电宝、拼多多、新零售、瑞幸咖啡等等),有产品形态的(信息流、抖音等等),有运营方法的(补贴大战)。

今天中国互联网生态跟美国已截然不同,但全世界的生意有共通处,互相借鉴在所难免。去年10月,社会化问答始祖人Quora 联合创始人兼 CEO Adam D'Angelo 入驻知乎,他的第一个问题是:“对于美国互联网企业来说,中国互联网企业有哪些值得学习之处?”而Quora,曾被视作是知乎抄袭的对象,现在知乎的规模、模式、功能、商业化进程,都比Quora做得更好。

Adam D’Angelo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关注中国互联网并来取经的硅谷创业者/企业家。

最近亚马逊正式将核心电商业务退出中国,成为众多退出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又一案例,其原因显然不能简单地归结到水土不服。中国本土互联网公司的努力,不容忽视。

当然,整体而言,中国科技产业和互联网公司要努力的地方还有很多,特别是芯片等底层技术以及机器人等前沿技术,现在还远没到可以沾沾自喜的时候。

但是,进步很明显。你可以讨厌百度,但你不能否定百度先做带屏智能音箱的事实,也不能对中国互联网的创新视若无睹。

硅谷的月亮,不会比中国更圆。

如果觉得文章不错,可以+我luochaozhuli进群(备注:进群)交流。

欢迎关注 BT商业科技(bttimes)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