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WEY和领克怎样了?| 左舵

原标题:WEY和领克怎样了?| 左舵

三月汽车销量出来一阵了,来看看WEY和领克这两个本土高端汽车品牌的成绩:

WEY三月销量10247、领克三月销量9065

具体到不同产品的销量:

(以上數據來自「搜狐汽车产销库-汽车产销数据」)

两个品牌的销量分布有一个相似性,比较大的SUV的销量要高于比较小的那辆。一方面同在20万以下的价格范围内、尺寸更大的SUV总归更有魅力,另一方面这也再次印证了本土高端品牌在向上挑战时的谨慎,价格越高、性价比就要越高,这样去跟合资产品竞争。

不得不更加关注的还是老车型的走低,01、02和VV7、VV5当中只有01一款车型还有3000以上的水平。这显然不是一个好现象,尤其是考虑到这两个品牌的关注度早已不复当年之勇,这样不温不火的销量已经值得担心了。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

一乘以一等于一

WEY和领克都是高效率型新品牌。从第一款车开始,WEY不到两年推了4款车,领克不到一年半推了4款车。其中,VV7推出两个月之后WEY又推了VV5,01推出半年后领克又推了02。

于是,VV7实际上只有两个月的时间得到了品牌的全部营销资源,01享受了半年。在那之后,这两个新品牌就要分出一半的资源去做品牌第二款车型的营销。其中WEY品牌的表现尤其典型,自打VV5上市之后,它和VV7的销量就一直保持五五开平分销量的局面,一点没有厚此薄彼。

我们就用最原始的思考方式来想想,两个月时间是否足够一个新品牌的第一款产品在市场上站稳脚跟,形成营销行为之外的市场关注度和舆论话题,这么短的时间是不是足够让消费者认识它、记住它并且在提到其他车型的时候想起它?如果不够的话,半年时间够吗?

特斯拉可是在Model S开始交付四年之后才发布了Model X,那个时候Model S已经是EV的唯一超级巨星了,那个时候它已经不再需要那么多营销资源去稳固自己的位置,用户和关注者会为他们做推广,媒体会为他们做推广,甚至其他公司都在为他们做推广。持续的高曝光会保证它们有足够多的人关注、感兴趣、付款购买。

而VV7和01在几个月之后就要被迫减半自己的营销资源,过了几个月品牌又有新车又要削减一块,再过几个月又有新车又削减一块。这就造成了VV7和01都没能成为真正的明星车型,它们之后的起点更低的产品就更没有成为明星产品的可能。

如果Model S没能成为那个EV时间里唯一的超级巨星的话,特斯拉不可能成为现在这个特斯拉,它会像美国曾经的那些EV公司一样就沉下去了。

品牌的明星产品没养成,品牌就没养成,品牌没养成,推出新车的唯一结果就是分流营销资源而已,它们无法形成「一加一等于二」的结果,能做到「一乘以一等于一」就不错了。

这就跟之前那么多汽车集团放弃多品牌、回归一个品牌战略的道理是一样的。

奥巴马、特朗普、杨超越

一切的问题都在于时机,你嗅到了吗?

很多人被问到为什么喜欢杨超越的时候说:她跟那些明星不一样,就像个小姑娘一样。

当人们对一种随着发展、趋同性已经极高的产业感到无甚惊喜的时候,就到了一个特别的存在去发光发热的时候了。

希拉里在输给特朗普之前的那次竞选里,党内大选对奥巴马的时候就一败涂地。希拉里是女性,奥巴马有非洲裔血统,两相抵消,希拉里是典型政客形象,奥巴马更亲民,奥巴马胜出。

奥巴马之后,希拉里在党内竞选差点败给桑德斯(希拉里赢得很有争议),希拉里是典型政客形象,桑德斯是真左派、非建制派的选项。大选面对特朗普,那时的美国产生了对左派思潮的抵触,特朗普在共和党内精选凭借非建制派的优势稳稳胜出。而希拉里还是那个典型的政客,而且是一个无法得到左派绝对认可的典型政客。非建制派对建制派、绝对右派对部分左派,结局我们都知道了。

伯尼桑德斯(图片来自「香港01」)

当人们对某种东西已经深恶痛绝的时候,他们会毫不犹豫地转而支持那个东西的反面。左派右派之争未必哪一方更有号召力,如果大选是桑德斯和特朗普,特朗普未必能赢。民主党之所以失败,是因为美国人恨透了职业政客,小布什和切尼糟透了,他们想要一个真实的、非建制派的、跟他们站在一起的总统。

我们先来看看,人们对汽油车是否到了无甚惊喜的程度。上一次汽油车足够惊喜的变化是什么,涡轮增压?

我们再来看看,人们对传统汽油车企是否有普遍性的深恶痛绝,比如无法信任的4儿子,比如避之不及的潜规则,比如金融服务费以及其它糊里糊涂的费用?

那么,WEY和领克抓住这些机会了吗?

如果……

特斯拉是传统汽油车企的反面,那之后的蔚来也是。威马有经销商但是敢说绝对不收金融服务费,小鹏有经销商但是也敢说取消金融服务费而且已收取的统一退款,他们也算是传统汽油车企的反面。

WEY和领克还没到那个份上。

他们未来扭转局面的机会有多大呢,考虑到他们不算强大的正向研发能力,答案不会很乐观。(长城研发投入向来不高,领克受到沃尔沃技术的局限)而且他们还有更大的一个新能源转型的挑战。以领克为例,沃尔沃的新能源技术要可着自己或者Polestar先来,吉利的新能源技术可着自己和几何先来,领克处在一个非常尴尬的位置。WEY则依然还是要面对长城研发投入不高的限制。

外面的世界里,国内新造车公司的品牌已经开始建立起来了。蔚来、理想、小鹏、威马的品牌曝光量未必不如WEY和领克,其中个别一两个还更高一些;那些新造车公司诞生以来就是传统车企的反面,他们在尝试去抓住那些之前国内没人抓住的机会。

更重要的是,在EV这个新的市场里面,新造车公司天生就不比那些海外品牌的位置低,很有可能和大众、丰田们的定位是同样级别的。如果它们成功生存下来,它们就提前完成了WEY和领克想要去做的事情,尤其是考虑到实际上这两个品牌目前还比大众、丰田们低半级。

曾经WEY和领克出现的时候,我对WEY谨慎不乐观,对领克谨慎乐观。原因在于领克做了更多有别于传统车企的事情。事实上直到今天我仍然很喜欢领克,我觉得03漂亮得不得了。

但是看起来,那些传统车企制定的规则,似乎还是要由那些更纯粹的新造车公司来完成了,甚至连本土品牌升级的使命也很可能会由他们完成,而不是这两个传统车企中的新品牌。

这挺难接受的不是吗?当你不再像曾经那样万众瞩目,甚至不再是压力最大的那个肩负期待的存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