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令人心颤的手稿:梁思成和广济寺!

原标题:令人心颤的手稿:梁思成和广济寺!

今天讲的是广济寺,广济寺坐落于宝坻区,与蓟县独乐寺齐名,它在中国建筑史上具有特殊地位,不过它并没有被完全保存至今,而是毁于天津解放前夕。据了解,建于辽代的宝坻广济寺,年龄约1000岁左右,于公元1005年筹建,1025年正式竣工。是天津地区,乃至全国地区的佛教圣地,属辽代建筑,仅晚于蓟县独乐寺。现存建筑重建于2007年。

广济寺三大士殿立面图

“抬头一看,殿上部并没有天花板,《营造法式》里所称‘彻上露明造’的。梁枋结构的精巧,在后世建筑物里还没有看见过,当初的失望,到此立刻消失。这先抑后扬的高兴,趣味尤富。在发现蓟县独乐寺几个月后,又得见一个辽构,实是一个奢侈的幸福。”

——梁思成《宝坻县广济寺 三大士殿》 1932年

其中的三大士殿为砖木斗拱建筑,内部梁枋结构精巧,似繁实简,极用木之能事。让人不禁感叹那时候的国人智慧。

若保留至今,那将是近一千年的人类瑰宝。

而如今我们能看到的,只有梁思成复原的手稿,和一座2007年重建的新寺。

广济寺三大士殿平面及断面图

西大寺坐落在西门内西大街上,位置与独乐寺在蓟县城内约略相同。在旅馆卸下行装之后,我们立刻走到西大寺去观望一下。但未到西大寺以前,在城的中心,看见镇海的金代古幢,既不美,又不古,乃是后代重刻的怪物。不凑巧,像的上段也没照上。

西大寺天王门已经“摩登化”了,门内原有的四天王已毁去,门口挂了“民众阅报处”的招牌,里面却坐了许多军人吸烟谈笑。天王门两边有门道,东边门上挂了“河北第一长途电话局宝坻分局”的牌子,这个方便倒是意外的,局即在东配殿,我便试打了一个电话回北平。

配殿和它南边的钟楼鼓楼,和天王门,都是明清以后的建筑物,与正中的三大士殿比起来真是矮小的可怜。大殿之前有许多稻草。原来城内驻有骑兵一团,这草是地方上供给的马草。暂时以三大士殿做贮草的仓库。

这临时仓库额曰“三大士殿”是一座东西五间,南北四间,单檐,四阿的建筑物。斗栱雄大,出檐深远,的确是辽代的形制。骤视颇平平,几使我失望。东边许多工人正在轧马草,草里的尘土飞扬满屋,三大士像及多位侍立的菩萨,韦驭,十八罗汉等等,全在尘雾迷矇中罗列。像前还有供桌,和棺材一口!在堆积的草里,露出多座的石碑,其中最重要的一座是辽太平五年的,土人叫做“透灵碑”,是宝坻“八景”之一。

抬头一看,殿上部并没有天花板,《营造法式》里所称“彻上露明造”的。梁枋结构的精巧,在后世建筑物里还没有看见过,当初的失望,到此立刻消失。这先抑后扬的高兴,趣味尤富。在发现蓟县独乐寺几个月后,又得见一个辽构,实是一个奢侈的幸福。

出大殿,绕到殿后,只见一片空场,几间破屋,洪肇楙《县志》里所说的殿后宝祥阁,现在连地基的痕迹都没有了。问当地土人,白胡子老头儿也不曾赶上看到这座巍峨的高阁。我原先预定可以得到的两座建筑物之较大一座,已经全部羽化,只剩一座留待我们查记了。

如此将西大寺大略看了一遍,回到旅馆。时间还不算太晚,带了介绍信去见县长杨君,蒙他接见,并慨允保护协助,我们于是很满意的回到旅馆,预备明天早起工作。晚饭以后公安局长刘晓洲君派来一名警察,问我们工作的时间,预备照料。第二天刘君又到寺里来照料,使我们工作顺利,是我们所极感激的。

此文是梁思成先生所著《宝坻广济寺三大士殿》的第一部分,记录了他1932年来宝坻考察广济寺时的情景。原文载于《中国营造学社汇刊》民国二十一年第三卷第四期。

宝坻解放后,广济寺于1947年被县长下令拆除,原因是:把那个“破庙”的木材,拿去修桥,这桥还能为人民服务。

于是,一座极具文物价值的辽代建筑不复存在。

当梁思成于1953年得知这消息时,痛彻心扉:“我也是辽代的一块木头!”

这是中国文化遗产上的一个损失。2005年9月,在广济寺于辽统和二十三年始建后的千年之际,天津市政府决定由民间出资对已经完全消失逾半个世纪之久的大寺进行仿古复建。

内容来源:UED城市环境设计、孙琬童(简书)、UnderstandA(豆瓣)

本文由宝坻胡同儿综合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