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鹿角巷”隔壁开了家“鹿角巷”,店主和顾客都傻眼

原标题:“鹿角巷”隔壁开了家“鹿角巷”,店主和顾客都傻眼

你是否跟南都君一样

同一条街上就能看到

好几家鹿角巷

然后产生疑惑

自家跟自家抢生意?

都是正牌鹿角巷吗?

广东中山就出现了一个情况

两家鹿角巷竟紧挨着

店贴店开在隔壁

让人傻傻搞不清楚

在中国台湾、香港、以及东南亚甚至一路火到了欧洲的网红饮品“The Alley 鹿角巷”,近年在中国大陆的店铺也爆发式增长,这只小鹿几乎成为了大家打卡的对象。

但是,去年底,在广东中山市三乡金融商务中心刚开了一家“鹿角巷”的朱女士却特别苦恼,原来就在她隔壁,也开了一家门头几乎一样的“鹿角巷”。“这个生意还怎么做?”朱女士抱怨。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怪事?南都记者连日来调查发现,由于“鹿角巷”的商标在大陆还没有核准注册,各式各样打着“鹿角巷”招牌的加盟信息层出不穷,而加盟者的利益也难以得到保护。

朱女士质疑三乡金融商务中心,为何招商时把同样名称的店都招进来了?对此,该中心负责人表示,租赁合同中没有承诺是入场的唯一品牌。不过,如果朱女士不想再做找人接手转租,该中心可以退还朱女士押金。

顾客剪刀石头布决定去哪家

在中山市三乡镇金融商务中心一楼,两家并排开门的“鹿角巷”直营店格外显眼。5月5日,南都记者来到店门外,看到两家商铺门楣都是黑底白字,不过黑底深浅稍有不同;店名“鹿角巷 THE ALLEY”的字体几乎一样,只有大小区别。“我跟金融商务中心签完合同了,才发现隔壁也开了一家奶茶店,也是‘鹿角巷’”,26岁的朱女士称自己第一次创业,没想到遇到这样的事。

南都记者 吴进 摄

租赁合同显示,朱女士2018年10月份正式与三乡镇集体资产资源经营有限公司签约,租赁物作为茶饮类用途。为了吸引顾客,朱女士说自己特意把店内装饰成粉红色,花费了一番心思。不过,就在她进行装修期间,突然发现,隔壁的店面也在装修,准备做“鹿角巷”。

虽然内心有所顾虑,但是在2018年12月份,朱女士的奶茶店还是正式营业了。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两家“鹿角巷”如此竞争,场面经常很尴尬。“有时候,顾客走到店门口,看到两家店一模一样,就在外面石头剪刀布,他们不知道要去哪一家。”朱女士说。

那么,为什么相同的品牌会允许在这么近的距离同时开两家店?朱女士向南都记者出示了一份与广州市一家餐饮管理服务有限公司签订的合作服务协议书。

“我跟隔壁不是在一家公司签的”,朱女士表示,她也问过公司,对方称没有在三乡另外合作开店。

实际上,两家店销售商品的价格也不一样。南都记者从一款外卖软件上看到,同样是“黑糖鹿丸鲜奶”,朱小姐的店卖19元,隔壁店卖22元。南都记者来到朱女士隔壁的“鹿角巷”,对方表示不愿意接受采访。

“鹿角巷”奶茶店“加盟”有点乱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在中山,以“鹿角巷”为名的奶茶店不少,但并不是源自同一家公司,而是分别跟不同的公司“加盟”。

“在我的印象中,‘鹿角巷’应该是来自台湾的奶茶”,鹿迷梁女士说自己曾经在台湾喝过“鹿角巷”,感觉还不错,回到中山后发现也开了鹿角巷,就去试试,“口感不太一样”。

各家店的装修也各有风格。三乡的两家“鹿角巷”门头是黑底白字,石岐莲塘北路的一家“鹿角巷”则是灰底白字,石岐大信南路的“鹿角巷”是白底黑字。

“你进门问老板,是不是真的,他们都说是真的。我现在也搞不清中山有没有真的。”梁女士笑称。

此外,各家店销售的奶茶品种不完全一样,价格也是五花八门。南都记者通过美团外卖发现,在大信南路的“鹿角巷”,一杯“小鹿出抹”卖26元,而沙溪大道上的“鹿角巷”同款卖19元。步行街的“鹿角巷”除了卖茶饮,产品还有港式车仔面等面食,麻辣莲藕、麻辣面筋等小食。

“在抖音、微信、微博等各大网络平台都能看见大量鹿角巷的加盟招商信息”,朱女士坦言,有很多家公司都在代理“鹿角巷”,所以消费者能看见各式各样打着“鹿角巷”名字的茶饮店。

“难道中山就没有真的‘鹿角巷’了?”鹿迷梁女士做了一番研究,在她眼里,台湾邱茂庭开的“鹿角巷”才是正宗的。

南都记者搜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公开的判决书中,有以邱茂庭为原告,与被告屏南县鹿角巷奶茶店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一案,最终法院认为,邱茂庭是《鹿角巷》《鹿角巷之线条绅士雄鹿》等鹿角巷系列美术作品的著作权人,判决被告立即停止侵害该著作权。

邱茂庭在@邱茂庭 微博上表示,2019年将主动出击,用法律手段,向一切侵犯、盗用品牌的假店进行反击。而根据“@TheAlley鹿角巷”微博在4月8日发出的正牌门店图表中,中山有4家店,分别在利和广场、假日广场、小榄海港城、古镇益华,并不包含三乡镇金融商务中心的两家。

台湾邱茂庭是“鹿角巷”

最早的商标申请人

南都记者查询中国商标网发现,在中国大陆地区,“鹿角巷”作为商标饮料商品上还没有核准注册,而邱茂庭即便作为鹿角巷系列美术作品的著作权人,目前也没有拿到“鹿角巷”的商标注册证。以32类饮料商品类搜索“鹿角巷”,从2017年开始,到目前已经有41个申请注册号。而以43类餐饮类搜索“鹿角巷”,从2017年8月开始,到目前已经达到158个申请注册号。其中邱茂庭是最早的申请人,他申请的与鹿角巷相关的商标达三百多个,但还没被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

广东华鼎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负责人谢华新指出,一个商标从申请到获得核准注册,往往需要一年半甚至更久的时间。而在这一段时间内,其他个人或者公司继续申请这个商标,同样会被商标局受理并可以获得一个申请号。“可能有的公司就拿着一个商标的申请号,虚吹已经获准注册,忽悠个体加盟”,谢华新提醒加盟商要注意查验授权人是否有商标注册证,其的授权是否为有效的授权,以免上当受骗。

“这正是品牌创立人的尴尬之处”,谢华新认为,原创品牌人自己手中商标还没获得国家商标局的核准注册,商标就没有获得专用权,就无权制止其他人使用该品牌,别人也不存在法律意义上的侵权。另外,从诉讼的途径来看,在目前公开的判决中,邱茂庭胜诉是依靠鹿角巷系列美术作品的著作权,“这作为打假力度还不够,如果其他店铺没有抄袭邱茂庭的图形,单独使用‘鹿角巷’文字,法院就很难判决其他使用者商标侵权”,谢华新表示。

回应

金融商务中心:

同意让租客转租

现在年轻的朱女士面临的情况是,自己加盟的公司几乎无法给她保障。“因为我们这两家店不是一个公司签下来的,”南都记者翻看协议,里面也没有与品牌保护相关的条款。

南都记者尝试与朱女士提供的公司负责人联系,对方一个号码是空号,另一个号码也联系不上。“实际上,他给我们提供的服务很少,几乎没有什么推广活动。”

从另一个角度,朱女士质疑的是,三乡金融商务中心在招商的时候,怎么会让两家一样的店开在一起?南都记者联系到该中心负责招商的高女士,她表示,出现这样的情况,并不是招商的错。

高女士介绍,三乡金融商务中心不是商业综合体,而是写字楼,只是在一楼有几个卡位出租做茶饮,对具体经营的品牌没有约束。在租赁合同中,也没有承诺对方是入场的唯一品牌。高女士表示,招商处是在跟商家签完租赁合同后,才进一步要求审核门面设计,她到这时候,才发现两家都是“鹿角巷”。

对于这样的说法,朱女士不完全认同,她表示,在签合同期间,自己就已经告诉招商处,经营的是“鹿角巷”茶饮。不知道为什么,招进了两家一样的店,对此该中心招商应该负有一定责任。

朱女士开店后生意远没有想象中红火。“这幢写字楼目前人流还不高,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两家店竞争抢客,无疑是雪上加霜”,朱女士表示,现在每个月都不能保本。

对于中心运营的现状,高女士也坦言这个阶段客流还不足,不过她表示中心已经对各家商铺免费拍摄了宣传片,5月会在LED屏幕上播放。高女士说,如果朱女士认为生意难以为继,可以找人把店铺转租出去,不过下家要跟中心签合同,这样中心愿意退还朱女士押金。

“但是这里现在生意不好做,很难转出去”,朱女士十分无奈,她说转租信息已经挂了一阵子,店还是没有租出去。

南方都市报(nddaily)原创报道

统筹:南都记者 王卫

采写:南都记者 吕婧

摄影:南都记者 吴进

* 南方都市报(nddaily)原创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金融商务中心 吴进 黑糖鹿丸鲜奶 莲塘北路 石岐大信南路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