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只有干好革命工作,才对得起那些牺牲的战友”

原标题:“只有干好革命工作,才对得起那些牺牲的战友”

人物小传:

▲车俊贤近照

车俊贤,江苏邳县人,西藏军区原副政委,1929年11月出生,1941年10月参加革命,1944年2月入党,同年7月参军,1990年离休。

不久前的一天,在西部战区总医院的老干病房里,一位历经世事沧桑的老人向记者讲述起了那些纵横半个多世纪,却依然被清晰记忆的往事。

▲虽已90岁高龄,但车老对70年前战友的姓名、职务、籍贯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老人名叫车俊贤,是西藏军区原副政委、成都第三离职干部休养所的一名老干部。身为老将军的他,曾在抗日战场出生入死,也曾亲历过解放战争的枪林弹雨;建国后,他随十八军进藏,修天路、守边防,继续在雪域高原奉献自己的满腔热忱和火热青春。

如今虽年届耄耋,却声如洪钟、精神矍铄。在车老的娓娓讲述中,一个个伴随着枪炮声奋勇杀敌的身影,从历史的硝烟中走来,告诉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们:我们的岁月静好背后,是多少人的流血牺牲。

1929年11月,车老诞生在江苏邳县一户普通农家,身为家中的长子,父母对他寄予厚望,故而取名“俊贤”。1941年皖南事变后,他参加青年抗日先锋队,任副队长,从此开始了他的革命生涯。

“当时的任务就是站岗放哨、送情报、查汉奸,参加减租减息斗争。”谈起往事,车老仿佛回到了那段战火纷飞的岁月:“我们的排长和连长都是红军,我当时年纪小,他们都很照顾我。当地的老百姓都知道,红军是为穷人的。”

▲资料图:抗日战争中的新四军

1944年2月,车老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7月正式入伍,成为新四军的一员。谈起往事,老人展现出惊人的记忆力,他不仅记得自己参加过的大小战斗和为革命而牺牲的战友,甚至能准确的说出自己入党介绍人的名字。

“当时黄海乡党支部书记朱家善同志介绍我入党,经过两个月的侯补期,于当年4月转正。我正式参军入伍也是在那一年,我父母不同意,因为我是家里的老大嘛,他们还是希望我留在老家。我就给他们做思想工作,说我是一定要跟部队走的……”

一个绝决的转身,将穿着军装的背影留给牵肠挂肚的双亲,是那个年代常见的情景。而亲人们之所以一再挽留,是因为一旦离开家门、走上战场,便意味着生离死别、九死一生。

“那个时候,大仗小仗,几乎每天都在打,休息的时间很短。能休息三五天,就很不错了。”说到这里,车老脸上的表情凝重了,“印象最深的就是淮海战役,我们连从头到尾参加。刚开始全连147人,后来又补充了200人,总共300多人。战斗结束的时候,只剩下21人……”

▲资料图:淮海战役中的解放军战士们

而幸存下来的人,身上都留下了战争的伤痕。车老的头部两次被流弹擦伤,小腿也曾被击中,后腰被炮弹掀起土块砸中,留下了后遗症。

时常隐隐作痛的腰伤,伴随了车老的一生。尽管如此,在西藏工作的三十多年间,他依旧劲头不松,士气不减。修建川藏公路,他起早贪黑;开展青年团建,他不遗余力;抓起后勤工作,他废寝忘食;驻守亚东边防,他夜以继日……在他心中,只有干好革命工作,才对得起那些牺牲的战友。

▲修建川藏公路

刚到拉萨时,车老在西藏军区警卫营当教导员,1957年又调到军区后勤部工作,这一干就是三十多年。车老欣慰地对记者说:“那时候部队上下都互相了解,互相信任,有什么话都互相说出来了,大家推心置腹,没有戒备,不分你我,很实在,这样的人际关系处起来很舒畅。”

当记者问车老对现在的生活满意不,车老说:“想起那些牺牲的战友,我相当知足了。”

▲车老接受《国防时报》记者采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