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正文

他是谁?哈里王子和贝爷去南极探险都要带上的男人

原标题:他是谁?哈里王子和贝爷去南极探险都要带上的男人

文/陈霞 图/NTS大自然学院

帕崔克·伍德黑德(Patrick Woodhead),当代英国探险界颇负盛名的人物之一,南极专家,高寒气候探险者,他既是最年轻最快速抵达南极点的团队成员之一,更是完成从东至西穿越南极大陆的第一支队伍的领导者。

Patrick Woodhead 在北京

他曾攀登吉尔吉斯斯坦和中国西藏的几座未登峰,曾在亚马逊河的不知名支流漂流而下,还曾参与航行横跨大西洋,创造大西洋南线最快的航行纪录。

同时,他也是一名作家,著有《密室》(The Secret Chamber)、《禁寺》(The Forbidden Temple)、《冰层之下》(Beneath the Ice)等以探险为背景的悬疑小说。

2008年,Patrick Woodhead入选由伊丽莎白女王所主持的英国皇家探险俱乐部(Royal Expedition Club),今年42岁的他,是该俱乐部最年轻的成员。

叛逆少年成功记

在找到南极这片乐土之前的八年时间里,精力充沛的Patrick尝试过许多不同的户外探险活动,如前文所讲的那些疯狂的事情,对很多人而言是难以企及的,那么,除了有钱有闲之外,他的原动力来自什么呢?

2016年,当NTS大自然学院邀请他来北京做分享会时,我曾给他做过采访。在通惠河南岸那片仿古建筑群里,把他的人生故事好好聊了聊。

估计是经常被人问到这个问题吧,Patrick嘿嘿地笑了几声,缓缓地回答道:“要说最初的触动应该追溯到16岁那年。我去听了一位非常有名的英国极地探险家的讲座,当他拿出那些震撼人心的南北极照片时,我感到十分嫉妒——凭什么他可以过这么精彩的生活,而我将来要去上无聊的班?所以我决定做出改变,人生应该充满更多有趣的事情——这也是后来一直鼓动我不断尝试的内因。于是,我从大学辍学,雄赳赳地踏出校门,但并不是很清楚自己究竟要做什么。接下来的八年里,我一直都在探索,从亚马逊的丛林到喜马拉雅的群山,到大西洋的汪洋大海,最终,我将自己的心落在了南极大陆。”

事实上,在尝试过那么多种户外探险项目之后,Patrick发现自己不喜欢水、不喜欢湿热,也受不了蚊虫,相反,在寒冷的环境中却相当适应,所以他自称是“cold weather explorer”(高寒气候探险者),难怪南极这个大冰疙瘩成了他的最爱。Patrick相信宇宙的能量是循环的,他热爱南极,南极让他感到自己很特别,更能发挥自己所长。

Patrick的成功很大程度上离不开朋友的支持,有些朋友是那种喝着啤酒跟你说着某个地方多么神奇多么想去、但从未动身的人;还有一种朋友跟你聊着聊着就说我们去吧为什么不呢——Patrick表示很幸运有几个这样的朋友。于是2002年,一行四人来到了南极,利用Kiting(风筝滑雪)以58天纵跨了南极大陆(南北向),一不小心成为世界上抵达南极点最年轻最快的团队。但这并没有结束,一年后,其中两个朋友去了北极探险,而Patrick新组了一支队伍回到南极,去做一件更疯狂的事:由东至西横跨南极大陆,最终他们用了75天完成1850公里的大穿越。

成功背后的酸爽

每一次挑战成功是什么感觉?

“累爆了!”这三个字挤出的酸爽劲儿扑面而来。他苦着脸形容道:“就像战争中不断行进的队伍,让自己随时处在危险的边缘。因为身体会本能地反抗这一切——每天不够用的卡路里,一天比一天虚弱的体能,我们只能努力在自己崩溃前保持平衡。”他回忆第一次南极点之旅中,他们曾经不间断滑雪行进长达42小时,那是抵达南极点的最后一段距离;第二次南极穿越之旅中,也曾不间断滑行达40个小时——由于一名队员的妻子快临产了,他希望能尽早结束这次探险,催促他们咻咻咻地赶路。

抵达南极点开香槟,右一为Patrick Woodhead

格陵兰岛风筝滑行穿越中,Patrick曾在17个小时内行进了270公里,这期间他们只停下来两次,每次休息10分钟。“我们两条腿累得像灌了铅似的,膝盖磨损得仿佛都能发出咯咯声,浑身上下每一块肌肉每一个关节都疼得吱吱叫。根据我们绑在风筝上的追踪仪,我们的行进速度一度达到52km/h。还有我们脚上的冻伤,我们一个队员的脚趾严重冻伤坏死,最后不得不切掉两个趾头。”Patrick说那是他见过的最严重的冻伤。

白色沙漠里的豪华营地

2003年,Patrick和另外三个队员被困在一个帐篷里面等待暴风雪消停,他们正在穿越南极大陆1850公里的长征途中。小小的帐篷里挤满了挫败感,帐篷外,暴风雪已经肆虐了四天,他们的补给所剩不多,更严重的是,他们互相已经没话可聊了。“我们当时就想,凭什么只有科学家和老派的极地探险家才能看见真实的南极?”当然他们所指的是南极内陆腹地。

当时,已经有不少人能够享受乘坐极地破冰邮轮绕着南极大陆边缘巡游的服务,然而,南极冰盖腹地几乎没有人可以触及。Patrick想,既然他们发现并体验了南极腹地令人惊叹和兴奋的离奇,当然其他人应该也可以。

于是,在那个小帐篷里,四个人突发奇想设计出一种新型营地。这种营地会有比较高的舒适度,有供暖,装饰风格很接近维多利亚时代早期探险家们配备的复古奢华装备——黄铜配件、皮毛座椅、野餐篮子等等。营地里会有一位很会做菜的大厨——目前的情况下,食物的可口程度实在令人堪忧,还应该有货真价实的极地探险者来担当向导。营地就要小小的,不要太大,限制人数,让每一个来这儿的客人都能按自己的节奏来体验南极。另外,这个营地应该是完全环保的,以24小时日不落的太阳能和风能来产生电力和热能,“我们清楚这个营地一切的能量来源必须是南极自身——风能和太阳能是唯一的途径,对于我们几个在南极度过七十多个日夜的人来说,这一点再明显不过。”Patrick说道。

2005年,他一手创办了自己的极地探险公司,成为了史上第一个提供南极腹地探险的机构,带客人乘坐私人飞机进入南极腹地,在这个距离南极点2400公里的营地安营扎寨。

说到在南极建立营地,Patrick透露真的非常非常困难。可以想像,要把物资一点一点运到南极腹地,这个过程有多么艰难多么昂贵。对于一般人来说,搭建一个帐篷是普通的事,但在南极,难度提升了上百倍,更别提在南极腹地建立一个豪华型的营地。最初建立帐篷时要考虑帐篷不会被南极冰盖上200公里/小时的劲风刮跑,能否经受住恐怖的暴风雪和超低的气温,市面上普通的固定器满足不了需求,因此搭建帐篷的很多材料都是特殊定制的。“当然一开始我们的营地只是个不怎么舒适的小帐篷,经过11年的打造,帐篷营地逐渐变得更坚固、更完善,也更舒适,这一点让我们引以为豪。”

哈里王子在南极探险,拖着雪橇踏着雪板前行

贝爷在南极

2013年,英国哈里王子完成南极探险之后到访了营地,冒险家贝尔·格里尔斯(Bear Grylls,“贝爷”)也在他这里体验过风筝滑雪。如今,Patrick的公司白色沙漠(White Desert)在南极腹地的豪华营地(Whichaway)已经成型,这几年来已带领过几百人深入这片难以抵达的大陆,对于普通人来说,抛开所有的挑战不讲,这已经是一份难能可贵的殊荣。

南极,脆弱的美丽

南极的美是脆弱的。在南极,人类的一切活动都必须遵守国际南极旅游业者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Antarctica Tour Operators,缩写为IAATO)所定下的严格条例,包括如何处理垃圾、如何管理运营、如何对待野生动物,等等。首先,进入南极腹地要取得许可并为此付出很大一笔钱,包括支付飞机进入南极的许可费用、补偿飞机燃料产生的二氧化碳等。

南极的动物保护规则同样十分严格,例如,不能靠近企鹅五米范围之内。不论是哪家公司的向导都必须非常清楚这些规则,并告诉到访南极的每位客人。

至于垃圾,Patrick提到两个处理方式,一是把垃圾带回开普敦处理掉,二是燃烧两次,彻底销毁,再把剩下的灰烬带走。至于废水,他们会用过滤器将废水过滤之后再倒回自然中。

Patrick表示很高兴听到我们问到这些问题。“这很重要,让人们了解我们在南极做什么、怎么做,南极是如此珍贵,必须得到细致的呵护。我觉得有两种情况对南极来说都是摧残,一是根本没有人关心、没有人踏上这块陆地,二是乌泱泱成千上万的人来了南极,但并不在乎环保。这两种情况之间的平衡一定要小心地掌握。”

参加他们南极之旅的客人(6.4万欧元/人,这是笔不小的数目)大多身居高位,也许是某集团的CEO,也许是某个部门的政府官员,甚至是王室成员,可能会激发他们想要保护南极的心。但如果他们从未来到这里,就不会了解南极这个地方,也不可能关心南极冰盖会不会融化、是否被人类垃圾糟蹋。所以,让人们来到南极有一定重要性,但要控制在少量的人数范围内。利益与环保,这是所有从事南极旅游开发的业者要平衡的重要问题。

对话 Patrick Woodhead

Q:相比待在城市里,你更喜欢纯自然环境下的生活吗?

A:当然。在纯自然环境中体验过生活,才会对现代城市中的一切便捷条件心存感激——淋浴、美食等等,如果一味在舒适的环境下生活,一味去高档餐厅吃饭,就会失去生活的对比。此外,我认为人类很有必要走进自然,去理解为什么土地、森林、沙漠、海洋对人类那么重要,这样的人越多越好。

Q:鼓舞你从事这些探险的动力是什么?

A:我一直都对探险充满激情,希望到80岁还能继续探索世界。所以激情是第一动力,此外,我也喜欢挑战,总是想在更加极端的环境下做一些真正具有挑战性的事情。比如之前攀登雪山、横跨格陵兰岛等等。

Q:在你之前的各种探险中有受过重伤吗?

A:我还好,没受过什么严重的伤。只是当我们在快速行进中,寒风如铁,会把我的脸割出一道一道的伤口;我被一些小家伙咬过,比如蝎子、食人鱼。哈哈,其实我很幸运。

Q:你曾经攀登过不少高峰,作为一个cold weather explorer,没有想过登上世界第三极吗?

A:我是曾经在吉尔吉斯斯坦和中国西藏攀登过一些高峰,跟海拔高度比起来,我比较偏爱那些未登峰。将来应该也会去攀登8000米级的山峰,但不会选择珠峰,那里人太多了。等等看吧,这不是特别着急的一件事儿。

Q:是啊,你现在经营着公司呢。你是和你妻子一起在经营白色沙漠这个公司吗?

A:当然,我们两个轮流换班,一个人在南极忙着的时候,另一个就在开普敦带孩子。我们分工做得不错。这意味着,我们的对话总是关于工作和孩子,而不是对方,所以,我们得学着在这些话题之外多准备一些娱乐消遣才够完美。

Q:你个人将来还会去做一些极限挑战吗?

A: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只是现阶段工作比较忙,还在构思阶段。我非常喜欢风筝滑行kiting,所以我想将来去沙漠里感受一下,其中一个特别想去的地方就是中国的戈壁沙漠,我想将沙滩车(buggy)和风筝结合完成戈壁大穿越。我喜欢这个主意。我知道戈壁里荒无人烟、条件艰苦,但说实话,还能比南极更荒吗?

谁能回答Patrick这个问题?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