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5000万没了没关系,他还能再赚一个亿

原标题:5000万没了没关系,他还能再赚一个亿

所谓信任,就是即便你手中的枪打中了我,我依然相信那是擦枪走火。创业路多坎坷,如果有合作伙伴之间相互扶持,这条路会走得更长远,但若是这伙伴“坑惨”了你,你是选择从此一刀两断还是继续信任他。

人生目标5000万

尤九周,重庆市巫溪县人,年少时家里实在太穷,他20岁就和妻子去了山西矿场打工,拼命挣钱。十几年后,尤九周夫妇二人在山西包下一座矿山,开采稀有金属,每年都能挣个五六百万。2003年,尤九周定下了人生目标:赚够5000万!

2009年,眼见着银行卡里的数字慢慢累积成4820万元,虽然还差180万才达到目标有些不甘心,但已经有这么多积蓄,劳累半生的两人终于可以回老家享享清福了。可有一个偶然发现的商机,却让这些辛苦攒下的积蓄清了零。那年,尤九周在山西五台山游玩时发现了虹鳟鱼,这种鱼卖38元一斤,一斤就能挣十几元,这个利润比他开矿赚钱还要快。而且,自己老家重庆市巫溪县,山泉资源丰富,很适合养殖虹鳟鱼,这让本就想回家做些投资的尤九周实名动心。经过近一年多的筹备,2011年,尤九周带着自己4000多万的存款回巫溪老家开始养殖虹鳟鱼。

有4000多万的积蓄在手,尤九周自然是心里有底准备大干一场,他拿出2000多万在巫溪县的神树溪建起了80亩水塘养殖虹鳟鱼。也就是在这时,尤九周认识了后来大家口中的“大骗子”李志伟。李志伟养了几十年虹鳟鱼,在行业内小有名气,他觉得巫溪水质好,养出来的虹鳟鱼个头大,市场前景极为可观。就这样,尤九周和李志伟两人一拍即合,成为了合作伙伴。

合作伙伴=骗子?

2011年,李志伟从国外订购了10万颗进口鱼卵销售给尤九周,在鱼卵孵化成鱼苗之后便放入了尤九周的80亩鱼塘。尽管放入了10万颗鱼苗,可尤九周发现鱼塘还是空出了一大半,所以他又向李志伟求购5万颗鱼卵。李志伟并没有因为销售利益将鱼卵卖给尤九周,而是直接拒绝了他。因为有丰富养殖经验的李志伟清楚,尤九周的鱼塘面积不够,根本养不了多出的5万颗鱼苗。

这件事让尤九周明白,李志伟是个实在靠谱的合作伙伴,所以他放心地将养殖虹鳟鱼的技术问题全权交给了李志伟处理。而尤九周自己又借巫溪县优越的水质条件,投资1000多万建起了300多亩的甲鱼趟养殖仿野生甲鱼。尤九周想着,等虹鳟鱼出塘卖钱之后,就可以确保仿野生甲鱼的资金运转,两不耽误。如意算盘打得虽好,但意外却毫无预兆地发生了。

2014年5月,尤九周养殖2年多的10万尾虹鳟鱼已经长到4、5斤,可鱼塘却出现了让大家头皮发麻的异常现象。所有的虹鳟鱼肚子都胀大了2倍,随即就翻白死亡,大批量的死鱼现象每天都在尤九周的鱼塘发生。在对死亡虹鳟鱼进行解剖和鉴定之后,发现问题出在进口鱼卵上,也就是说,这10万尾的虹鳟鱼等同于“全军覆没”,尤九周的2000多万都搭进去了。而这些鱼卵,全是由李志伟当初从国外订购,销售给尤九周的。一时间,所有矛头都指向了李志伟,尤九周的亲戚朋友都在指责李志伟是个骗子,尤九周的妻子卢太春更是要打官司叫他赔偿损失。

尤九周和李志伟之间友谊的小船,似乎说翻就要翻了。

花光积蓄陷绝境

对李志伟,尤九周做了剧烈的思想斗争,但他依旧觉得,朋友要继续做,今后的路还要继续走。李志伟其实也憋了一肚子委屈,鱼卵是国外供应商的技术失误造成的,自己也是被人坑。但面对尤九周的损失,李志伟十分愧疚,2000万的损失自己是怎么也赔不上了,思来想去,他自掏腰包重新购买了3万尾的鱼卵,孵化成鱼苗,反复确认没有问题才送到尤九周的鱼塘养殖。但是,刚没了2000多万元的尤九周对养殖虹鳟鱼已经蒙上一层“阴影”,不敢再碰,对李志伟送来的虹鳟鱼苗也不抱什么希望,一门心思全扑在了养殖仿野生甲鱼上,只有李志伟默默地为养殖虹鳟鱼跑前跑后。

然而,就是这些寄托着尤九周全部希望的仿野生甲鱼,彻底将他拉入了绝望深渊。原来,在养殖甲鱼之初,为了净化水质,也为了能够养出有野性的品质甲鱼,尤九周在投放甲鱼苗的同时,也放入了白鲢鱼苗,可尤九周低估了甲鱼的采食量。鱼塘里养的白鲢鱼每年只够甲鱼吃一个月,剩下的白鲢鱼就要从广西北海进行采购,300多亩鱼塘,一年就要投入100多万的饲料鱼钱。仿野生甲鱼一般要养6、7年才能出塘销售,2015年,甲鱼才养了3年,尤九周的积蓄就已经花光了。

万般无奈之下,尤九周只能将家里的房子抵押给银行,贷款500多万元继续养殖仿野生甲鱼。2017年,在咬牙坚持2年之后,尤九周贷款的500多万元也陆续花光,大家都说,曾经风光一时的尤老板又变回了以前的穷光蛋。发不出工资,工人都陆续离开了,最艰难的时候,只剩下妻子默默陪尤九周守着甲鱼塘。

“骗子”赚来救命钱

就在尤九周走投无路之时,曾经的“骗子”李志伟帮他赚来了400多万元的救命钱。原来,从2015年以来,尽管尤九周不再关心虹鳟鱼的养殖状况,但李志伟却一直坚持帮忙养殖,到2017年,1万多尾的虹鳟鱼全部长到了10斤左右,可以出塘进行销售了。

在重庆当地市场,尤九周只能将虹鳟鱼卖到35元一斤,但是李志伟却通过自己的门路将这些鱼以40元一斤的价格卖到了上海等地。这种十多斤左右的大规格虹鳟鱼在上海等大城市非常有市场,1万多尾的虹鳟鱼一共卖出了400多万元。也正是靠着这400多万元的救命钱,尤九周恢复了继续养殖虹鳟鱼的信心,也迎来了仿野生甲鱼的曙光。

2018年,养殖6年的仿野生甲鱼终于陆续出塘,由于成本高品质好,尤九周将甲鱼的出塘价定为130元一斤。可在重庆最有市场的甲鱼一般卖到50、60元一斤,要如何把这贵一倍的甲鱼卖出去成了尤九周每天思考的问题。这时,常年在广东经营农产品生意的老乡刘辉,通过朋友介绍,认识尤九周并尝到了他的仿野生甲鱼。8个月后,刘辉打来电话决定订购尤九周的甲鱼销往广东。尤九周有些纳闷,怎么就突然来了生意呢?其实这8个月,刘辉每个月都会来尤九周的甲鱼塘,进行品质稳定性的考察,甲鱼品质过关,刘辉自然就从尤九周这里订购。

2018年,尤九周的虹鳟鱼平均一条能卖到四、五百元左右,虹鳟鱼年销售额达600多万元;仿野生甲鱼陆续出塘4000多只,卖到150多万元,而甲鱼存塘量高达40万只,所有产值上亿。经历了“5000万骗局”之后,尤九周和李志伟的友谊小船更加坚固,有朋友有事业,尤九周的“小”目标,赚它一个亿,也不会遥远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