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甲骨文中国裁员内情

原标题:甲骨文中国裁员内情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陈秋“前一天还在正常上班,做新功能的开发及老版本的维护,第二天(5月7日)就突然接到裁员的通知,随后HR面谈提供了补偿的协商方案。5月22日前签协议将会得到N+6的补偿方案,如不签字,赔偿就只有N+1,再不离开就只有N的补偿。”这一番举动,让在这工作近八年的员工李云感到很突然,且最后的工作时间太短了,他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这并不是协商。

和李云一样,在另一部门的刘旭,此前选择在甲骨文工作,无非认可公司的平台和信息技术的优势,而随着甲骨文中国研发中心裁员的事件发酵,他们愤懑和疑惑的情绪蔓延,也想探知这次裁员的原因和意图。

对于裁员风波,甲骨文相关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不予置评。2013年,甲骨文超过IBM曾成为继微软后的全球第二大软件公司,今年是其进入中国的第三十个年头,且在深圳、北京、上海等地先后成立研发中心。经济观察报了解到,甲骨文的中国区研发中心员工约1600人,首批确认裁员人数约900余人,其中超过500人来自北京研发中心,目前深圳研发人员已被全部裁掉,销售岗位的人员并未划进此次裁员的计划中。

记者采访发现,甲骨文中国研发中心裁员的背后,对于员工来说实属突然,但纵观其在市场上的表现,其实这一切来得并不突然。一方面全球范围内经济增长放缓,企业的利润下滑,跨国性的企业必然考虑降低人员成本,向低人力成本的国家或者地区迁移。而另一面,中国市场虽然需求量大,但外企的业务逐渐受到国内企业的冲击,自然也会考虑缩减在华规模。

“突然被裁”

从4月开始,在个人自媒体或网站上就已流传了“甲骨文中国区研发中心裁员”一事,但一直没有官方消息给出确认。“也没有想到动作会那么大,把中国研发人员全部裁掉,大家此前聊天觉得可能会将某些表现不好的业务、或者把已经淘汰的产品线的人员砍掉,这是正常的调整。”刘旭说。

刘旭向记者讲述他突然被裁的经过,“5月6日,他和同事们还在正常上班,处理线上的问题,在下班前全员都陆陆续续接到了以邮件形式的会议邀请。5月7日上午9点,会议宣读了裁员不是仅仅针对中国研发中心,是全球都在‘调整’,其中一部分员工会受到影响,会给员工丰富的补偿或提供职业转换的措施帮助度过难关。”

“会议结束后,HR开始一对一面谈,具体也没谈出什么,而是将赔偿的明细内容摆出来,但我当场表明了最后的工作日期太短了,HR只是记录在案,并没有说以后的解决办法。这并不是协商过程,就是一个单方面通知的过程。下午员工拉条幅对这次裁员抗议。”刘旭说。

北京炜衡(上海)律师事务所鞠秦仪律师对记者说,“不得不承认,甲骨文‘N+6’的补偿方案,已超过了法定标准,算是补偿比较多的了”。但在刘旭看来,“N+6”补偿方案的消息刷屏,这也成功转移了舆论的焦点,并没有人弄清楚这次公司裁员的原因和意图,作为甲骨文的员工,他对这次裁员充满了疑惑,“一是到现在为止,没有收到任何书面文字的通知;二是在与HR面谈过程中,HR小心谨慎,没有谈论任何关于裁员的字眼,说的最多的就是‘调整’和‘影响’;三是如此大规模的裁员并没有备案。”

而甲骨文这种大规模的裁员,实际上在劳动法上属于“经济性裁员”。一般有两个程序,第一必须提前30日向工会或者全体职工说明情况,并听取工会或者职工的意见。第二裁减人员方案向劳动行政部门报告。劳动行政部门也要积极介入确认是否符合程序条件和实质条件。《劳动合同法》规定,用人单位在下列情况下可以进行经济性裁员:(1)依照企业破产法规定进行重整。(2)生产经营发生严重困难。发生严重困难,是指用人单位的产经营难以为继,不得不进行裁员。(3)企业转产、重大技术革新或者经营方式调整,经变更劳动合同后,仍需裁减人员。

“甲骨文的裁员事件在程序上存在些问题。”鞠秦仪表示,应该是在故意模糊这种大规模裁员的概念,而是一对一谈判签署协议,在程序上制造成自愿离职的样子,同时还通过设置不同的补偿条件来迫使员工选择,减轻公司的压力。

“并不突然”

其实,甲骨文中国研发中心将要关闭的消息早已传出。此前,甲骨文宣布美国研发部门将在5月份裁减352人,包括加州红木城(RedwoodCity)总部的255人和加州圣克拉拉市 (SantaClara)的97人。甲骨文发言人黛博拉·海林格(DeborahHellinger)在发布的一份声明中称,“随着云业务的增长,将不断平衡公司资源,重组开发团队,以帮助确有合适的员工提供最好的云产品。”

在给加州就业监管机构的两封信中,甲骨文写道,正在重新评估其产品重点和员工技能差距,基于这些原因,甲骨文决定解雇产品开发组织的某些员工。预计这些裁员将是永久性的。信中还提到,在这两处机构失去工作的人中,绝大多数都被列为软件开发人员。

而刘旭在甲骨文中国研发中心所属的部门与云计算业务相关,顶层架构经常换来换去,也收购了不同的公司,不同公司带来不同技术,底层技术也有一些变化。但用户的数量在增长,从销售同事的口中也能听到关于业务服务卖的不错。“中国的营收在甲骨文的总营收占比很小,所以公司不在乎这次裁员对营收的影响。裁员也受到创始人拉里·埃里森(LarryEllison)的决定影响,他做出这样的决定也不是很让人疑惑,从其言谈中可以看出,对在中国培养中国的工程师有些偏见。”刘旭说。

“甲骨文中国区研发人员被裁,这个结果并不突然。”多位专家对记者说,而一位长期观察云计算行业的人士称,这是甲骨文公司的理念问题,或者说既得利益太重。

甲骨文擅长的是服务器和数据库业务。“公司战略非常保守,但问题是,云时代的到来使得云数据中心开始替代传统数据中心,也就是说,甲骨文为了让自己的业务能够赚到更多的钱,并没有花费很大力气去推、开发云计算业务。”产经观察家梁振鹏分析说。

同时,中国研发人员的工资的确是非常高,同样的研发人员其在印度的员工工资就低很多,从节省成本角度考虑,转移到印度或者其他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在情理之中。

产经观察家洪仕斌对记者表示,甲骨文在中国区的研发中心价值性不在,也不具备创新能力,而当市场也不选择他时,就会带来高额的成本。

云计算业务持续承压

甲骨文近年来,通过并购和招人等方式转型云计算,曾数次收购公司,如在2016年曾以93亿美元收购云服务解决方案供应商NetSuite,同时每年研发投入50亿美元以上,加速转型的步伐。

但交出的成绩单却不尽人意。云计算业务作为甲骨文营收的主力,收益并不理想,据2018财年财报显示,其总营收为398.31亿美元,净利润为38.25亿美元,同比下降59%。其中,云服务和授权支持业务营收为262.54亿美元,云授权和现场授权业务营收为61.90亿美元,与2017财年的64.18亿美元相比下降45%。

去年11月,在亚马逊re:Invent大会上,AWSCEOAndyJassy还曾调侃埃里森,认为甲骨文在全球云计算市场份额太低,AWS真正的对手是微软、阿里巴巴以及谷歌。

但给中国的应用市场提供服务,且无论是ToB和ToC市场,阿里、腾讯、百度则更具优势,“实际经验”更丰富。

5月6日,IDC发布《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18下半年)跟踪》报告显示,从IaaS+PaaS厂商市场份额占比来看,阿里云、腾讯云、中国电信、AWS、百度占据前五名。甲骨文则被归到“其他”类。

在洪仕斌看来,“在中国的互联网时代,因为中国的人口数量众多,比如在电商的双11、双12期间,需要庞大的数据能力,这些都倒逼了国内技术的不断创新及提高先进性。”

此外,在甲骨文转型期间,除了外部竞争激烈以外,而根据美国SEC数据显示,截止到去年年底,沃伦·巴菲特清仓了其持有的21.3亿美元的甲骨文股票,众所周知,他以价值投资闻名,一直坚持长期持有有价值的公司的股票,且拥有众多追随者。这些都意味着,甲骨文将面临更多挑战,其云计算业务的发展前景也不容乐观。

(应被访者要求,李云、刘旭为化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陈秋 n+6 ibm 大软件公司 秦仪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