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京东撤兵澳大利亚,强东迷失明尼苏达

原标题:京东撤兵澳大利亚,强东迷失明尼苏达

文|杜博奇

2018年2月27日,墨尔本市区那条号称“澳大利亚第一街”的colins street迎来了一家中国互联网公司。一位当地官员对媒体说,“这是澳大利亚企业推出他们的网络平台的巨大机会”。

来者是京东集团。它在银行林立的collins street开设了一个办事处,作为面向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市场的区域总部。 京东CEO刘强东当时表示:“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客户对高质量的产品需求很大,我们进军澳洲的这一举措正是为满足这一需求而迈出的重要一步。”

来自《澳大利亚人报中文网》

京东还安排时任CTO张晨接受《澳大利亚人报》独家采访,他说:“我们拥有中国最好的供应链。我听说澳大利亚的网购体验不是很好,你们买东西在收货前必须等很长时间。你们可以做得更好。”

15个月后的今天,张晨早已卸任京东CTO的职务,colins街上的京东办公室也悄然关闭。

对此,京东回应称:“经过几年的努力,大多数澳洲优质品牌已经在京东平台上开展了业务,驻地机构已经完成了其历史使命,后续品牌相关对接和服务将由国内团队进行整合和管理。”

然而,这个回应未免太过“官方”了:它过分着眼于进口业务,却在无意之中忘记了京东此前曾大书特书的“改进澳洲网购体验”“满足当地消费者对高质量产品需求”的目标。

一言以蔽之,这个匆匆关闭的澳洲办公室并未完成它的历史使命,反而折射出京东战略收缩的无奈。

2018年,刘强东创立京东20周年,预想中的庆祝之年,没有鲜花,没有掌声,没有喝彩。

这一年,京东营业收入达到4620亿人民币,毛利润达到659.5亿人民币,均创下历史新高,但是收入增速和毛利增速双双下降到了30%以下,并且还产生了将近25亿人民币的亏损。

自从京东2014年上市以来,虽然营业收入持续增长,但是一直没法彻底摆脱亏损。背后一个核心原因在于运营效率的举步不前。它的存货周转天数从2014年的29天增加到了2018年的33.4天,营收账款周转天数由4.6天增加到了10.70天,总资产周转率从2.49下降到了2.35。

4月15日凌晨,刘强东在内部邮件中披露:“京东物流2018年全年亏损超过23个亿,这已经是第十二个年头亏损了……如果扣除内部结算,京东物流去年亏损总额超过28亿”。

2018年京东物流完成25亿美金独立融资,融资完成后京东集团扔持有其81.4%的股权。一年后的今天,刘强东直言:“如果(继续)这么亏下去,京东物流融来的钱只够亏两年的。”

为了降本增效,京东加强业绩考核,关停并转了大批项目并裁撤了一批战斗力低下的员工。

5月10日,京东发布2019年第一季财报,营收1211亿,毛利181.8亿,同比2018年均有所提升。不过相比上一季度1348亿人民币的营收和191.7亿的毛利润则出现了不小的退步。

2019年第一季度,京东还罕见地实现了73.19亿人民币的归母净利润,而上一季度这个数字是亏损48.05亿人民币。京东取消了十几万物流员工的底薪,并下调了他们的五险一金比例;独立融资的京东健康等业务的权益增值,是京东盈利的两大推动因素。把时间线拉长来看,它依然没有摆脱单季盈亏循环的波动。

京东的季度业绩一直出于盈利-亏损的轮回中,它的稳健增长需要熨平这种“大小年式”的波动。

经历了明尼苏达事件的刘强东,如今正在内部大清洗,CTO张晨、CPO蓝烨,CHO隆雨先后离职,如今的京东管理层,徐雷、王振辉、黄宣德再加上新上任的CHO余睿,几乎清一色是刘强东的铁杆心腹。并且,徐雷、黄宣德二人,还是今日资本、高瓴资本推荐过来的高管。

腾讯则给了京东其他股东无法提供的流量扶持。5月10日, 京东与腾讯敲定了一项战略合作协议,把京东在微信中的一二级流量入口又延长了三年。

腾讯目前是京东第一大股东,持股17.8%,身为董事局主席兼CEO的刘强东持有京东15.4%的股权,为第二大股东,但他依然掌握着79%的投票权,对京东公司具有绝对的掌控权。

“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真兄弟一起拼杀于江湖。”悬崖边上的刘强东深知他已经没有了退路。

如此背景下,撤军澳洲客观上是战略收缩的需要,根本上未尝不是对过往历史的一次否定。

京东在澳大利亚设立办公室之前,刘强东已经对这块大陆遥望了许久,并寄托了重望。

2015年6月29日下午,刘强东率队抵达澳大利亚墨尔本的君悦酒店,为在此举行的澳大利亚招商会站台。

这次会上京东启动了“澳洲馆”,这是它在法国、韩国、日本之后上线的第四个海外馆。刘强东口无遮拦地说:“最近几年在网上个人代购的东西,我们可以告诉你,90%都是假的。”

彼时,京东正大力发展全球购业务,刘强东试图通过打造全球供应链,把澳洲的奶粉、红酒甚至活龙虾直接运送到中国消费者手中。可是,最后把这件事做成的却是盒马鲜生的侯毅。

侯毅原是京东高管,2015年从京东离职创业,一年后第一家盒马鲜生在上海开业,澳洲活龙虾很快就成为主打产品。侯毅在京东没干成的事为什么在盒马就干成了,一直是坊间热议的话题。

刘强东当时正沉浸在巨大的人生喜悦之中,对擦肩而过的机会浑然不觉。反应过来后,投入重金支持王笑松等人做7fresh,2018年第一家7fresh才在北京开张,比盒马已晚了两年。

2015年的刘强东,正值公司上市和新婚燕尔的人生巅峰。2014年他一手创办的京东登陆纳斯达克,2015年国庆节他迎娶了比自己小19岁的章泽天,不但在澳洲举世无双的昆士兰hayman island大摆婚宴,还豪斥8000多万人民币买下悉尼stamford residences的顶级豪宅。

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这栋可以俯瞰悉尼海港美景的公寓,总面积589平方米,采用现代风格设计装修,配有高档家具、昂贵家电、24小时门房,还有游泳池和健身房等设施。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刘强东怎会想到,这栋豪宅早就埋下了命运转折的种子?

2015年的一天晚上,刘强东在悉尼那栋全景公寓中举办了一场极其豪华的私人派对。

应邀出席的名单中有一位名叫Xu weilong的房地产开发商,还有一位年轻的模特,这名模特和Xu乘坐一辆白色路虎车来参加这场晚宴,并被一大群男性客人大量灌酒,喝得酩酊大醉。

最后,Xu提出送她回家,实际上却被带到了香格里拉酒店,实施长达一个小时的折磨。

据《纽约时报》报道,Xu提出买一条游艇给她换取顺从,得逞之后她趁Xu熟睡之际打电话给男友,并最终决定报警,警方搜查了Xu下榻的酒店房间,并发现了这名模特的DNA图谱。

这个案件被捂了整整三年,直到2018年7月才公之于众,迅速在中文世界引发轩然大波。

随后,刘强东的代理律师发布的一份声明称:“刘强东与涉事双方均不熟悉,受害人在法庭上也称当天向其敬酒的男性客人中不包括刘强东,案发地点也并非在刘强东家中。”

出人意料的是,一个多月后,前往明尼苏达大学进修的刘强东卷入了一场“桃色风波”。从受害人事后的指控来看,这起事件的场景、方式、路径,与2015年的那场风波,几乎如出一辙。

2018年12月,章泽天折价300万美金抛售这套豪宅,因汇率波动,最后算下来还能赚一千多万人民币。

随后,章泽天卸任刘强东旗下重庆嫩绿茶艺董事,刘强东也退出了章泽天投资的作业盒子。

命运是一场覆水难收的单行路,每一公里的路程都在暗中被标下了加码。房子可以卖掉,股权可以退出,往事也可以埋葬,只是,过去的一切,却没法全然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