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绕球一圈回到原点,罗卜丁与天逸漫游英国乡间》

原标题:《绕球一圈回到原点,罗卜丁与天逸漫游英国乡间》

话说罗卜丁一家三口开着雪铁龙经典老车2CV,自2017年4月从英国出发,一路向东转地球。转眼两年过去,2CV车轮驶过11万3千公里,罗卜丁穿越4洲37国,绕球一圈回到出发地英国。

蒙古

加拿大北极圈

美国

墨西哥

伯利兹

秘鲁

玻利维亚

在乌拉圭把2CV送进了海运集装箱,他将在1个月后抵达大西洋彼岸的英国。罗卜丁一家从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起飞,13个小时直达伦敦,完成了728天环球一周的旅行。两年时间,2CV里程表溢出一轮,罗小丫长高16公分,老罗白发翻番减重数斤,小丁皱纹加倍增重保密,啊~岁月这把杀猪刀从不亏待旅行者。

两年环球旅行,精彩纷呈,目不暇接。我看到的远比我能记住的多,而我记住的也远不止照片记录的风景。罗卜丁这一路得到了遍布全球的雪铁龙车友的关注与支持(纯民间自发,没有任何官方背景,再次强调:雪铁龙完全没有赞助罗卜丁环球旅行),有许多车友对我们说,“你们是背负着大家的梦想在前行。”

抵达英国,回到阔别两年的家,堆积成山的未拆信件里有一批雪铁龙车友杂志《Citroenian》,这本由英国车友自发编审制作的杂志已有70年历史。

8年前我们开着东风雪铁龙C5往返欧亚大陆的故事也曾受到约稿刊登在这本杂志上,文章标题为The Longest Commute(最长途开车上下班)。老罗的英文作品首次印成铅字与众多英国读者分享,颇受好评。

还有一个刚刚寄到的厚信封,是英国雪铁龙发来的邀请--雪铁龙全球车型C5 Aircross(中文名天逸)等待罗卜丁试驾,对天逸慕名已久的我不禁欢呼雀跃,在心中抱拳:久仰久仰。

早在2017年环球旅行开始之时便已听闻天逸即将在中国率先上市。途经波兰时与众多雪铁龙车友相聚,其中一位正殷切期盼着天逸在欧洲开售。离开南美前,看到乌拉圭的雪铁龙4S店里已陈列有天逸。

2019年4月 乌拉圭首都蒙特维迪欧

如今我们回到英国,天逸也终于现身欧洲市场。从2017年出发,罗卜丁绕地球一周的历程,正好也是天逸走向全球的历程。

时差尚未调整到位,罗小丫连续两晚半夜起床精神抖擞地玩耍。在回到英国后的第三个清晨,一家三口开着下飞机当天刚买的N手雪铁龙C5旅行款(罗卜丁家的第6辆雪铁龙)晕晕乎乎北上300公里,前往英国汽车工业中心考文垂,与天逸相会。

这就是标致雪铁龙集团位于考文垂的英国总部,门口陈列着雪铁龙C5 Aircross天逸与标致新508。

拿到钥匙,见到了这辆崭新闪亮的灰色天逸。1.5升柴油130马力手动档,带有PHC悬挂系统,属于英国市场的中档配置(Flair)。未来几天我们将开着它在英国中部四处转转。自驾2CV环球旅行刚刚结束,抵达英国换成天逸继续旅行... 用老罗的话说,这相当于我们两年环球自驾之旅的软着陆。

把跟随我们绕球一周的安全座椅搬到了天逸上,罗小丫兴奋地说:“我要坐在超人的胸口上!”

妈妈当场笑喷,天逸配色考究制作精良的座椅,在罗小丫眼中是下图这样:

过去两年,老罗几乎全程掌控2CV方向盘,也就是说我几乎两年没开过车... 略为紧张地坐上驾驶座,第一印象便是非常舒服(超人的胸肌靠谱)。紧跟老罗驾驶的C5,我开手档天逸游走在考文垂市中心的车河中,低速时方向盘很轻,高速时方向盘沉稳,两年没开过车的女司机竟然感觉既轻松又踏实。

女司机在微笑

抵达同是汽车工程师的好友家。两年未见,啥也没变,包括座驾也依然还是雪铁龙C4--以前他在国内开的便是东风雪铁龙世嘉(第一代C4)。罗卜丁的亲友们随便聚一下都是雪铁龙车友聚会。

好友家门前天逸、C5、C4一字排开

罗曰:上图中间的绿色C5装备可升降液气悬挂,拍照时正伸直了腿儿,因此比旁边的C4高出很多,接近旁边的SUV了。雪铁龙的液气悬挂已随着欧版C5在2017年停产而成为了过去时,如今雪铁龙引以为傲的是PHC自适应液压稳定技术,或称渐进式液压垫,是雪铁龙"先进舒适性"技术的一部分。

PHC技术是通过在每个减振器里增加两个液压垫,实现渐进式的阻尼变化。悬挂接近极限行程时仍有柔顺的反应,不像通常的橡胶止动垫那样简单粗暴。这也使得在行程有限的前提下可以选用更软的弹簧,从而在小行程时也能提升舒适性

图释:减震器两端增加的液压垫,一个负责压缩行程,一个负责拉伸行程

这项技术2017年首先在国产天逸上采用,而欧洲市场直到2018年才开始在第二代C4 Cactus上装车。我们试驾的这台灰色天逸便带有PHC减震装置。

灰色的天逸在阳光下神采奕奕,行李架和保险杠搭配了鲜红的装饰条,为低调的灰色增添了一抹靓丽。天逸以及近几年的雪铁龙汽车配色都很有特点,很经看。

上世纪80年代雪铁龙2CV在推出双拼色系列Dolly时的广告语很幽默:

“我们无法让它更快(最高时速71.5迈已经超过法定限速70迈),

无法让它更大(空间足够装下平均家庭3.7人,还可再装0.3个搭便车的),

无法让它更便宜(再降成本只能拆轮子),

所以,我们给它多喷些颜色。”

注: 迈(英里/时),70迈约等于113公里/时

如今的雪铁龙,不仅有速度、有空间、有价格优势、有创新技术,还有令人眼前一亮的造型与色彩。

把我们的绿色C5停在好友家门前,罗卜丁开着天逸出发软着陆之旅。

Day 1-2 英格兰中部峰区

小小的英国共有15个国家公园,峰区便是其中非常著名的一个。名为峰区,想必有陡峭的山峰,然而并非如此,峰区是英格兰中部一片海拔300多米的区域,其中最高峰的海拔也不过636米。才在南美洲沿着安第斯山脉走了大半年,饱览了无数壮丽山色的罗卜丁自然是无意在英国峰区看山。这几天只想开着天逸走走看看,找找天逸的感觉,也找找回归英国生活的感觉。

英格兰峰区是这样的峰:

安第斯山脉是这样的山

智利百内国家公园

这位先生不知是刚刚挣脱了绑匪的绳索还是晕车,一直趴在车尾思考人生。

英国峰区晕车?这位先生应该去感受一下安第斯山脉如下图所示的山路。图中有辆2CV,找找看?

秘鲁Huasicaran国家公园

峰不在高,有内涵则灵。英国的峰区从来都是各国游人趋之若鹜的热门旅游目的地,广袤的丘陵地貌,神秘的地下洞穴,精美的古堡庄园,众多英剧都曾在这里取景,还有各种难度的徒步线路适合各类人群。

网上扒来两张专业级美图,更能呈现峰区之美。

Chatsworth House查兹沃斯庄园,《傲慢与偏见》的故事便是来自这里。

峰区的YHA青旅,由古老的大宅改建而成

正值学校复活节假期,到处都是人。在坡度20%的大坡上跟随两辆自行车以七八公里的时速缓慢爬坡。

在Hope Valley的Castleton小镇过夜,仍在与时差作斗争的我们这一夜再度睡得很辛苦,早上险些睡过了早餐时间。

春天,小羊羔出生的季节,罗小丫看到路边有那么多可爱的羊宝宝,兴奋极了。

Day 3-4 探访隐居山间的雪铁龙车友

车友阿德与女友艾莉住在英格兰与威尔士交界的一座小山坡上。阿德曾任英国雪铁龙车友会杂志《Citroenian》多年主编,有过四十多辆各型雪铁龙,妥妥的雪铁龙铁杆粉丝。

铁杆粉丝相聚,前前后后打开天逸,细细研究。研究了一番天逸的发动机舱,发现这辆天逸的日间行车灯来自中国。

说到铁杆粉丝,不由想起了我们在北美各地遇到的许多雪铁龙车友。尽管雪铁龙品牌早在1970年代便已离开了北美市场(罗曰:主因是1974年美国的新保险杠法规禁用了雪铁龙特有的可变高度液气悬挂),如今仍有许多活跃的铁粉,大都已是老人。有一些一直在为2019年雪铁龙诞生100周年筹备北美本地的庆祝活动,不图名不图利,只为了一份热爱,怎能不叫人感动。各种脑洞大开的创意,充满了童真。

西雅图车友大卫老爷爷珍藏了几十年的雪铁龙4S店铭牌。他和一帮本地车友正盘算着今年在西雅图市中心电视塔Space Needle上点亮Citroen标志,致敬1925-1934年间雪铁龙在巴黎埃菲尔铁塔所做的世界最大广告,为雪铁龙百年庆典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

网上搜来一张西雅图电视塔Space Needle图片

老爷爷们打算以雪铁龙铁粉的名义去和相关机构谈谈,让他们免费在这电视塔上亮个灯以贺雪铁龙百岁诞辰(忍不住脑补相关机构的反应…)

还有麻省车友查尔斯,家里最大的装饰品便是一块雪铁龙4S店的原版大招牌,是好友们多年前集资从拍卖会上买来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说回到隐居山间的英国车友阿德与艾莉,2012年厌倦了都市生活的他们放下伦敦的一切,在欧洲与非洲旅行了一年半。结束旅行后在英国乡下买了一栋300年的老房子,占地1.5英亩。如今阿德作为IT工程师在家办公,艾莉作为出版人偶尔出门见客户,两人在自己的天地里享受着宁静的生活。

刚刚完成了环球旅行的罗卜丁也正有一些迷惘,长达两年的旅行像是给了生活一个重启的机会,未来的模样我们还不确定。见我双眼放光流着哈喇子欣赏着他们的宽宅大院,艾莉笑问我是否心动?距离他们100米的邻居正在卖房,一亩地加上一栋三个卧室的小屋,价格27万英镑(约人民币235万)。地处英格兰与威尔士交界山间,周边基本没啥公共服务设施,对于有孩子的家庭不是很方便。想当年罗卜丁还是两口子时,说走就走一拍大腿就把家从中国搬到了英国,如今有了学龄儿童罗小丫,需要考虑的多了许多。在孩子上学前抓住时机野了两年,现在必须回归理性,面对现实了。

阿德除了在网上工作,还负责在家修房子修车。刚搬进来时破败的车库是这样的

经阿德亲手改造,如今是他们得心应手的工作室

艾莉热爱养猫种菜做手工,尤其酷爱做书。手工造纸,再用各种自然方法印花:

她甚至用2CV车门做了一本书!一共三页... 谁说书上一定要有文字?载体本身就是内容。

艾莉在制作2CV车门书时的照片

邀请阿德试驾天逸,他带我们沿着英格兰与威尔士的国境线溜达。我坐到驾驶座后面的座位,挨着罗小丫。人高马大的阿德把座位往后调整了不少,但我的腿部空间仍然十分宽敞。

路过一个酒吧,一半属于威尔士一半属于英格兰。过了一座收费的桥--英国鲜有收过路费的路段,而这座桥是私人修建,因此有权收费。每天1英镑,付款后会提供通关密码,使用该密码当日通行次数不限。

罗小丫坐在安静平稳的天逸里,一路画着画。这两天见到了好多小羊,她的作品集里又增加了很多绵羊母子。

阿德家的晚餐:Shepherd Pie牧羊人派,主材羊肉与土豆,撒上牛至与孜然,很美味。

英国烹饪常年被人们嘲笑,罗卜丁东奔西走东西半球,走南闯北南北半球,勉强算是有些见识,在这里负责任地告诉大家:英国菜远不止Fish and Chips(鱼和薯条),多给英国菜一点机会,会有出乎意料的惊喜。

其实鱼和薯条也颇有讲究:鲜嫩的鱼肉包裹着恰到好处的面皮,与选材优良的薯条一起炸得酥脆而不(太)油腻

回到阔别两年的英国,我们的第一顿晚餐便是鱼和薯条

回想环球旅途中吃过的各国特色食物,英国菜无论如何也不会垫底,毕竟俄国菜已率先躺到了地基里。我们在俄罗斯摇着头叹着气吃了太多冷食,连肯德基的炸鸡汉堡都是凉的,吃得令人怀疑人生。

最令人怀念的当属墨西哥美食,街头随处可见的Taco小摊用玉米粉做成的薄饼包上各种肉类(或烤或炖或煎炸,总有一款适合你),淋上各式酱料,令人垂涎。

刺身Taco

炸鱼taco配无限量供应的小菜与酱料

烤肉Taco

罗小丫示范墨西哥街头Taco的标准吃法

在秘鲁挑战造型惨烈的整只豚鼠,是旅行者不可错过的体验。

老罗罢吃,我心存芥蒂艰难尝试,罗小丫吃得很香…

南美洲南部,牛肉以质高价优而闻名。我们在餐馆或当地人家一次次干啃着味同嚼蜡的肉块,克制住内心巨大的失望,嘴上波澜不惊地表示“It’s nice,thank you…”下过屈指可数的几次馆子都是网上评价颇高的烧烤餐厅,也曾受邀参加当地人家的花园烧烤,唯一一次觉得美味是在智利。阿根廷与乌拉圭两国的烧烤不放任何调料,无论烤得如何热烈,摆盘如何讲究,一坨坨原味肉块烤得很老,有的甚至连盐都不放!作为吃货深感疑惑。

罗卜丁自然不会浪费在南美大吃牛肉的机会,只要有机会就会买牛排自己煎。(旅途中我们大都自己开火,用旅馆厨房,或是在房间里插上电饭锅,野营时便是使用自己的野营炉。)

牛排下锅前随便抹点盐就能秒杀本地最佳烧烤餐厅,火候很关键。

上图为七成熟T骨牛排,野营炉出品,食材成本每块人民币10元

我的牛排激情在旅行临近结束时达到了顶峰,连续煎了一个多礼拜牛排,老罗与小罗纷纷摇起了白旗,表示罢吃牛肉只吃蔬菜。老罗诚恳地望着我说:“英国的牛肉也不错的,咱们回去偶尔吃一顿还是吃得起的。” 呃…

一说吃的就收不住哇,吞吞口水,说回在阿德家的故事。晚餐后给阿德与艾莉播放罗卜丁环球旅行的幻灯片,回看一张张精彩照片,回想旅途中的那些有笑有泪的故事,恍若隔世。两年时间转瞬而过,我们已经绕球一周回到了原点。

今年夏天,我们与阿德艾莉以及其它雪铁龙车友将有不少重逢的机会。雪铁龙100周年的生日大party将于7月19-21日在法国举行,遍布全球的铁杆粉丝们都在为之摩拳擦掌。还有7月29日-8月4日克罗地亚2CV世界大会,也让我们期待已久。这两个活动我们都会参加,期待着再次见到许许多多在我们环球路上有过交集的各国雪铁龙车友。

Day5-6 威尔士

英格兰与威尔士基本没有明确的分界指示,只有在交通指示牌出现两种语言时才会意识到,这里是威尔士的地界儿了。

减速,英文Slow,威尔士语Araf

双语路牌

令人绝望的威尔士地名,到底怎么读?!

八十多年前,在研发2CV初期,雪铁龙的设计目标是要让法国农夫戴着农夫帽拖着后排一篮子鸡蛋在刚犁过的田地里狂奔而不蛋碎。今天我们也准备了一篮子鸡蛋,来考验一下天逸底盘的稳定性。

罗小丫亲自装篮,于是混入了两个巧克力蛋。

在英国想找点烂路还真不容易,终于在威尔士腹地找到了一点砂石路面,小小地越了一把野

罗小丫一路哼着小曲画着画,绑着安全带的一篮子鸡蛋既没蛋碎,看起来也没蛋疼。号称“专业级舒适”的天逸果然没让人失望,PHC减震器功不可没。

威尔士拥有大量的开阔地盘,不喜欢呆在大城市的罗卜丁,每次到威尔士都感觉非常舒服。在乡间小道上溜达就是一大快事。

英国的乡间小道大多都非常窄,有些只够一辆车通行,开车时要常注意前后哪里有错车区域可以让行。好在英国司机一般都很礼貌,大家都能让则让,不会发生赌气堵到天荒地老的事情。

威尔士海边小城Aberaeron的彩色小房子,若是晴天,定是美艳惊人。

Devil’s Bridge自1902年开始运营的蒸汽观光火车

蒸汽中隐藏了一辆雪铁龙。你能看出来吗?

从Devil’s Bridge出发,可以坐火车到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尔--仅需换乘N次其它火车。再多转几趟车,从这里坐火车到中国其实也是可以的。

住在评分9.4的Parc Farm B&B,享用制作精良的标准英式早餐。香肠,培根,蘑菇,土豆饼,西红柿,鸡蛋,炖豆子,英式全套,一个都不能少。配料如此丰富,令我想起家乡的肠旺面。

花园里整理行装,连日阴雨的天空终于放晴。

威尔士的陡坡很常见,曾见过25%坡度的指示牌,听说还有超过30%的。

在森林里午餐,四周都是美丽的蓝铃花Bluebell

回到英格兰的地盘,天气越来越好,人多车多。路遇一位令人感动的摩托哥

经过一块以为写着“入口”的路牌

路过一座名叫铁桥的小城Ironbridge,自然,这里有座铁桥。

这可不是普通的铁桥,它建造于1779年,是全世界第一座铁桥。英国这个小小的国家,创造了不计其数的世界第一。

罗卜丁自驾旅行向来是能不走高速就不走,因为无论在哪个国家,高速公路都是为了尽快地从甲地到乙地,对走走看看悠哉游哉的旅行者来说却是最无趣的选择。但是今天打算在中国超市关门之前赶到伯明翰进行大采购,不得已走了很长一段高速。这一来反倒有了机会试试这辆天逸的自适应巡航。

罗曰:这个巡航手柄和我们以前的英国毕加索、现在的C5一模一样,用起来熟门熟路。但此巡航已非彼巡航,它装备了雷达,可以自动跟车,自动刹车,在保持安全车距前提下按照设定速度行驶。我注意到行车中当有旁车变道到我们前面,天逸及时地自动减速保持车距。

这辆天逸装有主动车道保持系统。该系统用摄像头识别车道线,必要的时候自行转动方向盘使汽车行驶在车道之内。此时仪表盘上的车道保持指示灯会闪烁,有点类似ESP启动时的情况。但如果司机双手离开方向盘,仪表盘会发出警告。

自适应巡航结合主动车道保持系统实际上已经具备初步的“自动驾驶”能力,但是请注意,这些功能严格说都只是驾驶辅助系统,千万不要真的以为自动驾驶已经实现。司机在任何时候都必须掌控方向盘,并随时接管刹车和油门。国内外颇有些“智能车”车主在一些“造车新势力”的误导之下误以为现阶段真的已经有了“自动驾驶”(例如特斯拉的Auto Pilot),他们中的一些人为此已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注意:这样做是不对的

车载摄像头还可以自动识别道路两边和上方的限速标识。下图仪表盘下方的红圈70就是自动识别到的限速值。图里还可以看到巡航已经启动,设定在70迈(约合113公里/小时)。

到了该还车的时候,真有些舍不得,特别是罗小丫。她乘坐天逸的一大乐趣便是放倒座椅靠背反复进出后备箱。生性好动的她在小小的2CV里憋屈了两年,终于得以在宽敞的天逸里大展拳脚。天逸后座放倒,便与后备箱连成一个大床,足够一家三口平躺。遗憾英格兰的初春依然寒冷彻骨,否则罗卜丁这几天就睡在车里了。

天逸很安静,因此罗小丫一路实时监听着爸妈的对话,随时准确插话。这在2CV里可不容易,因为2CV实在是太~吵了,高速行车途中前后排说话基本靠喊… 天逸很平稳,使得罗小丫在旅途中安心画下了一幅又一幅满意的作品。

回到考文垂PSA总部,依依不舍交还了天逸的钥匙,开上C5南下回家。罗卜丁与天逸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告一段落。过去的两年,一家人挤在2CV里马不停蹄转地球,一回到英国便开上了宽敞舒适的天逸四处溜达,这几天一直有些恍惚。天逸的宽敞、安静与平稳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也舒缓了些许两年来持续赶路奔波的压力,软着陆之旅不虚此行。

接下来我们也该休息一阵子了。2CV即将靠岸,罗小丫即将入学,工作也得找起来,百废待兴的英伦生活正在重启中。罗卜丁2CV环球旅行游记一直在酝酿,太多值得回味的故事等我梳理好了头绪,慢慢讲给大家听…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