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帽ST、造车梦碎 银亿股份身陷债务漩涡

原标题:戴帽ST、造车梦碎 银亿股份身陷债务漩涡

昨日(5月13日)ST银亿股价再次封上跌停板。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银亿股份戴帽ST、股价大跌、业绩亏损、债务违约、大股东被动减持、独董辞职……看到今天的ST银亿,不由得想到去年中国首单被强制退市的中弘股份,导火索同样是债务。ST银亿能否全身而退走出债务关口还是未知数?

股价连日下跌

截至昨日(5月13日)收盘,ST银亿股价为2.42元/股,单日跌幅为5.1%,封上跌停板,对应的总市值为97.48亿元。为此,ST银亿发布交易异常波动公告,称股票连续两个交易日(5月10日、5月13日)收盘价格跌幅累计偏离12.76%。

而在上周,连续三个交易日(5月7日至5月9日)ST银亿同样出现股票交易异常波动,收盘价格跌幅累计偏离14.69%。

究其股价异动的原因,离不开近期ST银亿的业绩溃败以及债务危机的持续发酵。

4月30日,ST银亿披露了《2018年年度报告》,这不仅是ST银亿自2011年借壳上市以来最差的年报,而且犹如一条引火线,令其更多的财务问题呈现出来。

2018年,ST银亿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73亿元、同比下降135.81%。ST银亿对于亏损的解释是,受国内整车厂商销售疲软,以及汽车零配件产能扩建固定成本大幅增加影响,公司旗下汽车零配件销售毛利率及净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明显。

另外,ST银亿判断收购宁波昊圣投资有限公司、宁波东方亿圣投资有限公司形成的商誉存在减值风险,由此已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0.27亿元,导致公司净利润同比大幅下降。

对此,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分析认为,若是计提商誉减值,那么不排除是企业内部出现债务方面的纠纷,这个时候从保有企业资产的角度出发,或会加大商誉减值,目的是防范企业资产被人为分割,或者是为了拖延各类债务的支付。另外也从侧面说明企业经营当前面临压力,商誉面临下滑的风险。

图片来自公告截图

逾期未还债务24.33亿,股份遭冻结

如果单纯业绩亏损并不会令ST银亿难堪至此,随后债务问题开始浮出水面。

ST银亿在2018年度报告中直言,此前其收购的比利时邦奇集团2018年财务指标未满足银团借款协议的相关约定,致2.4亿欧元银团贷款自长期借款转至一年内到期负债,还有公司债券7亿元加速到期由应付债券转至一年内到期负债,由此,流动比率由上年1.69下降至0.92,速动比率由上年0.83下降至0.40。短期偿债压力较大。

而截至4月30日,ST银亿公布的到期未清偿债务金额已达到24.33亿元。新京报记者从未清偿债务列表中看到,大多为一年到期的流动负债。

因为债务逾期,ST银亿已意识到可能会因逾期债务面临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被冻结、资产被冻结等事项,也可能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

事实上,为了缓解资金困境,银亿股份早已走上了卖项目的道路,比如在1月份以6.63亿元将湖州四宗地块的项目公司转予中国奥园。但是与大额债务相比,所卖项目仍是杯水车薪。

目前,已有多笔债务的债权人向法院提起诉讼。截至4月30日,ST银亿及子公司共9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已被冻结资金余额311.42万元。

然而,这一连锁反应还远未结束。ST银亿控股股东部分股份又被轮候冻结。5月9日,ST银亿发布公告称,截至5月7日,银亿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被司法冻结股份数为71630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7.78%。

“本次股份轮候冻结不会导致本公司控制权变更。”ST银亿对此称,银亿控股正在与债权人积极沟通,协商债务展期、追加保证金或抵押物等措施防范该等股份经司法程序被处置的风险。

“屋漏偏逢连天雨”,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ST银亿自查发现,截至4月30日,控股股东宁波银亿控股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占用非经营性资金约22.48亿元。为此向深交所申请,股票自5月6日开市起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银亿股份”变更为“ST银亿”。公司股票交易的日涨跌幅限制由10%变为5%。

如果不是因为戴上了“ST”的帽子,或者昨日(5月13日)跌幅不仅是5.1%。

房企转型扩张惹的祸?

现在提起银亿股份,想到的是汽车零部件行业,但其曾用名为银亿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房地产公司,拥有国家一级房地产开发资质,以宁波为总部,连续15年上榜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并连续12年名列浙江省住宅产业十大领军企业。

2011年,银亿股份借壳成功在A股上市。银亿股份2017年财报显示,银亿股份实际控制人为熊续强,曾历任宁波市委办公室干部、宁波市乡镇企业局副局长。现任银亿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银亿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

在2018年的胡润百富榜上,熊续强以295亿元的身家排名第95位,更有宁波首富之称。

银亿股份的转折点发生在2016年,在房企纷纷转型的大背景下,银亿股份也未能免俗。开启了“房地产业+高端制造业”双轮驱动的格局。

2017年,其先后两次实施了重大资产重组,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方式收购了宁波昊圣和东方亿圣100%股权,从而间接拥有了全球第二大独立生产气体发生器生产商美国 ARC 集团和全球知名的汽车自动变速器独立制造商比利时邦奇集团。

银亿股份也因此从房地产业走向了汽车零部件行业。在其2018年年报业绩中,就包括房地产和汽车零部件两大业务。

但是转型的路并不好走。“从一个地产业绩不错的企业开始走下坡路,这说明转型不成功。”严跃进如此认为。

除了转型不力,频繁重组也是致使银亿股份身陷财务危机的原因。除了上述提及的收购项目外,2018年,银亿股份拟用15.83亿元购买五洲亿泰以及银亿控股持有的宁波艾礼富100%的股权。但在今年2月19日,宣告重组终止。

“终止的根本原因不外乎短期内资金周转困难,”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前有要支付的重组资金,后有未能如期偿付的债务,重大对外投资、收购兼并行为暂缓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早在2018年年底,银亿股份发生首笔债务违约时,市场就有很多解读,比如企业质押率过高、债务结构过度短期化、多元化经营拖累企业整体融资。

对此,中泰证券分析认为,归根结底还是因为 2016 年以来的大规模转型扩张。企业转型带来了经营改善,但是在新业务开展前期需要大量资金投入。为了缓解资金压力,一方面通过加快公司业务周转,获得更多现金流补给,但重要动力还是地产业务,汽车零配件业务的贡献较低。另一方面,企业也在积极通过外部筹措资金。尽管降低了债务杠杆,但债务结构都朝着短期化方向发展,流动性风险进一步放大。

“在新业务的现金回款能力一般,而债务结构又朝着短期化方向发展的情况下,2018 年 6 月其还进行高达 28.2 亿元的大额现金股利分配,此后,股价下跌诱发股票被强制平仓风险,最终的结果是资金链断裂,导致 2018 年 12 月 24 日15 银亿 01 无法如期偿付回售本金。”中泰证券如此分析称。

独董投弃权票揭示N个不确定性

在4月26日刚刚辞去公司独立董事的余明桂,对2018年年度报告投弃权票的原因说明,似乎是给银亿股份今天的结局下了注脚。

余明桂认为,公司治理及内部控制体系存在重大缺陷,关联方资金占用及其可回收性存在不确定性,关联方资金占用导致的应收款项坏账准备计提是否充分存在不确定性。子公司南京银亿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对百胜麒麟(南京)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的应收利息的可回收性及其坏账准备的计提是否充分存在不确定性。可持续经营能力存在不确定性。业绩补偿及相关事项存在不确定性。包括但不限于以上事项的存在导致无法保证本议案的真实、准确、完整。

在余明桂提及种种不确定性之后,银亿股份的真识面目开始清晰起来。业内人士认为,余明桂对银亿股份年度报告提出的质疑是基于其专业知识而做出。

在债务压顶、股东股份不断被动减持的情况下,银亿股份在2018年董事会报告中仍在寄希望于快速扭转局面,其中提道,在房地产方面,解决好流动性问题,力争新项目尽早开工,在建项目按期交付,尽可能拓展新项目,增加土地储备。

严跃进认为,银亿股份今天面临的金融风险和债务危机,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此前的中弘股份。对于其目前的风险,显然需要积极防控的,否则容易增加企业经营的危机,引起股票价格继续下挫。后续从短期看,关键就是要寻找到较好的融资方和担保方,而从中长期看,要继续审视各类业务转型的利弊。

新京报记者 袁秀丽 编辑 武新 校对 卢茜

记者联系方式:yuanxiuli6208@126.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