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光纤大亨遭炮轰!从小木匠到260亿江苏富豪,加冕中国企业500强

原标题:光纤大亨遭炮轰!从小木匠到260亿江苏富豪,加冕中国企业500强

文/朱邦凌

5月14日开盘,亨通光电在昨日跌停后继续大幅下跌。最近,昔日白马蓝筹股频频遭遇质疑,在康美药业、康得新、欧菲光之后,亨通光电也“摊上事了”。被称“财务打假斗士”的夏草重出江湖,第一炮就轰向了大白马亨通光电。夏草质疑亨通光电的资金迷局,称亨通集团595.27亿元的总资产仅有49.38亿元的归母“净资产”,其对外的其他应收款却高达69亿元。而亨通光电一边是“ 定增+可转换债”募集资金超60亿元,另一边却是2018年预付33亿元给凯乐科技开展贸易业务。

5月13日晚间,亨通光电于当日晚间发布了澄清公告,针对名为《亨通光电33亿预付款与集团69亿其他应收款之谜》的文章,亨通光电表示报道内容不实,目前亨通光电和凯乐科技的交易已下降很多,预计到三季度将下降到很低的程度。在澄清公告之外,投资者还关心,市值逾300亿的亨通光电到底成色几何?亨通光电实控人父子崔根良与崔巍到底是如何发家的?

亨通光电创始人崔根良为人比较低调,关于他个人的介绍很少。崔根良1958年出生于江苏吴江,作为一名农民子弟,从小就培养了吃苦耐劳的宝贵品质。《脊梁——崔根良传》一书介绍了他的少年经历:一个少年,由于家境贫寒,刚读完初中便辍学了。崔根良放弃继续求学之路,并不意味着放弃对生活的追求,放弃对理想的追求。他选择了出去闯荡,木匠﹑军人﹑卖丝绸,他做过许多工作,一路过关斩将,虽然经历了重重困难,但他没被困难压倒;虽然他屡战屡败,但他的执着依然没有使他放弃经商的梦想。就这样,他敢拼敢冲,不畏困难,勇于向人生挑战,终于成就亨通今日的伟大事业。

上世纪八十年代,崔根良退伍复员,从原先的农村青年摇身一变成为了乡镇企业上班的职员。5年多雷达通信兵的经历,造就了崔根良敏锐的直觉,也培养了这个农家娃坚忍不拔的毅力,这些优秀品质都让后来投身商海的崔根良获益匪浅。80年代初,在部队复员后的他临危受命,任濒临倒闭的吴江七都丝织服装厂厂长。任厂长时,他已经在厂里待了5年,是厂里的老员工,当时厂子效益不好,人手、设备不够得24小时连轴转,他就与员工们一起奋战在生产一线;物积压没有销路,他就亲自外出找厂商、跑供销,与员工们吃住在一起,几天不回家是常事。几个月后,丝织服装厂扭亏为盈,净利润60多万元。

后来,作为一名空军地勤退伍的通信兵,1991年崔根良临危受命,担任负债120万的通信线缆厂长。面对着眼前“无技术,无资金,无人才”的窘境,崔根良毫不气馁。亨通集团的前身就是是崔根良于1991年创建的吴江七都通信电缆厂。那时候,电缆在全国刚刚起步,很多技术都被国外垄断,“当时是个要倒闭的农机厂,几百平方米破旧厂房、几台老掉牙的机器设备、1台报废铁炉,还背负着120万元的债务,”崔根良说,这就是他的全部家当。但崔根良并没有气馁,没有的就借,别人有的就合作,他在这上付出了极大的心血,一连攻克了建厂、批件、资金、技术、人才、品牌与市场等多重难关。

在崔根良的苦心经营之下,厂里不仅通过合作解决了技术人才问题,还实现了光缆项目的空白。仅仅几年的时间,崔根良就带领着企业实现了质的飞跃。1994年,吴江市光电通信线缆总厂正式更名为江苏亨通集团公司。

光棒是光纤通信的核心技术产品,中国90%以上光棒一度依赖进口。正是这根“卡脖子”的棒,使中国广大光纤用户不得不承受高额的消费负担。2006年,崔根良力排众议,决定实施6亿元光棒研发项目。200多名研发人员,1500多个日日夜夜,屡试屡败、屡败屡试,反复冲刺着世界通信技术的顶峰。

正是崔根良的果断决策,使亨通成为中国唯一掌握光棒尖端技术及自主知识产权的民族企业,打破了国外对中国的封锁。目前,亨通光棒产能已占国内市场的四分之一,成功实现了向高端产业的转型,为我国光通信发展赢得了主动权,使中国在全球光通信领域拥有了话语权。

崔根良没有止步。2012年,为实现绿色发展的民企担当,崔根良终止四氯化硅光棒扩能计划:“传统光棒工艺有环境污染隐患,不能代表未来方向,亨通宁愿牺牲两年的光棒市场占有率和经济效益,也要尝试新技术研发。”又是一番咬紧牙关披荆斩棘,经过3年炼狱般的“鏖战”,亨通自主研发的绿色光纤材料终于试制成功,比肩美国康宁,成为世界上拥有该技术的两家企业之一。

如今的亨通集团已经成为了全球光纤通信前3强,连续9年入围中国企业500强的民营巨头,实现了从创业到创新、从制造到创造的华丽逆袭。亨通集团已发展成为服务于光纤光网、电力电网、大数据互联网、新能源新材料和金融投资等领域的国家创新型企业,拥有全资及控股公司70 家,上市公司3家,在全国13省市和海外9个国家地区设立研发产业基地,是中国光纤光网、电力电网领域的系统集成商与网络服务商。

而崔根良也被外界誉为“光纤大亨”,先后荣获全国优秀企业家、改革开放40年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等崇高荣誉。在《2018胡润百富榜》上,崔根良家族财富达到260亿元。

媒体质疑,在亨通集团595.27亿元的总资产仅有49.38亿元的归母“净资产”背景下,其对外的其他应收款却高达69亿元。而亨通光电一边是“ 定增+可转换债”募集资金超60亿元,另一边却是2018年预付33亿元给凯乐科技开展贸易业务。在资金需求均强烈的情况下,亨通集团及亨通光电为何愿意将巨额资金通过其他应收款、预付款等方式给人“占用”呢?

亨通光电的现金流量表异常的惹眼,数据显示,一季度公司产生的经营活动现金流为-5.29亿元。在三大财务报表中利润表是最容易藏污纳垢的,最难改的是现金流量表,因为它是以真实的现金流入和流出作为唯一的依据。而亨通光电经营现金流大幅减少是由于其存在大额的应收账款。根据亨通光电的解释,其预付款尚未形成实际的现金流动。故预付款较大,仍不能解释公司出现净现金流流出的情况。相信不久之后,亨通光电33亿预付款与集团69亿其他应收款的谜底就会揭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朱邦凌 亨通集团 定增+ 可转换债 凯乐科技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